《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15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战斗结束,齐恒正带着人摸黑打扫战场,毛求长兴冲冲的从前边用绑腿拖回来两个鬼子的掷弹筒,还有八颗榴弹,这对几乎没有重火力的齐恒他们来是非常不错的补充了。尤其是机枪排长,乐的不校八连的机枪排已经几乎打光了,唯一那挺漏了冷却筒的马克沁傍晚的时候叫鬼子飞机送上了,剩下八个人只能抱着步枪加入步兵排的行粒现在有了两个掷弹筒,机枪排或许还能改成机炮排,机枪连长这样想着,乐呵呵的从毛求长那里抱走了掷弹筒。毛求长倒也不气,反正现在阵地上六七十号人里只有机枪排长和机炮连剩下的两个兵会使这玩意,大方的交了出去,换了机枪排长半包鬼子香烟。

  现在的毛求长已经一副老兵做派,斜叼着烟头,嘴里骂骂咧咧的吐着不知从谁那里学到的脏话。不过齐恒认为多半是田班把这孩子教坏了,自从特务连二排补进阵地,他俩就一直混在一起,现在毛求长已经开始叫田班大哥了,田班的花机关也到了毛求长手里,毛求长那瘦的身子骨抱着之前那把中正式实在有些过于单薄,现在用冲锋枪还顺眼些。
  “你子干得不错啊,回去了我给你请功!”齐恒鼓励的拍了拍毛求长的背,又一把抽掉了他嘴里的烟屁股:“还有,你年纪怎么还学会抽烟了,不许抽了!”
  “连长,这可是我从吴排长那里用两个鬼子掷弹筒换来的,现在就剩两根了…”毛求长可怜巴巴的。

  “你还藏了烟啊,毛猴也不给大哥分点?”田班笑嘻嘻的开始摸毛求长的衣兜,毛求长赶紧护住:“别别别,大哥,就两根了啊。”
  “去去,别欺负孩,你咋不从我兜里掏呢?”齐恒把田班拽了过来。
  “连长瞧你的,我哪敢啊,再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烟早抽完了,兜里鼓鼓的是你那把勃朗宁吧,你骗我去摸,是不是想找个袭击官长的罪名把我枪毙掉啊。”
  “你还挺聪明啊。”齐恒做式要掏枪,田班立马抱着脑袋蹲下了:“别,连长我错了再也不敢了,你看现在阵地上就剩下两个排长,你毙了我还怎么当连长嘛。”
  “那就别欺负孩了,快滚吧,去叫还活着的兄弟准备一下,鬼子夜袭失败,肯定要报复的。”
  “好嘞齐营副~”田班打趣道,“打完这仗您高升营长了可多提携提携我啊。”
  “扯淡,快滚吧!”

  齐恒躺在弹坑里,用袖子用力抹了抹手表上的灰,发现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但是鬼子打出的照明弹照得整个阵地像白一样。刚黑不久的时候,鬼子没打照明弹搞了次夜袭,被兄弟们一通狠揍打了回去,之后鬼子的照明弹就没断过。
  “我的大连长啊,您您这嘴,也忒准了吧。”田班苦着脸趴在齐恒旁边一口京片子,他的屁股中了发弹片,躺不下去。“一鬼子要报复报复就来,您瞧我这屁股,哎呦,可多疼啊。”
  见齐恒准备拍自己屁股上的伤口,田班立刻认了怂:“别打别打,连长,我错了,您啥都是对的,英明神武!”
  “再嘴贱我真动手了啊,鬼子照明弹把阵地搞得像白一样,你机枪不是打得更准吗?还不知足?”
  “可这样鬼子也打得准了啊…”毛求长嘀咕道,他的头盔之前中了一枪,子丨弹丨弹飞了,但是把他吓得够呛,“我也不能去捡漏了…”
  “你子也是,之前没发现你这么贪财啊,要钱不要命了?不过捡回来那么多东西挺不错的嘛。”齐恒毛求长的时候有点心虚,毕竟他的新手表还是毛求长从一个鬼子军官手上扒拉下来的。毛求长趁黑一直没消停,在鬼子打照明弹前一共在前边的死人堆里摸回来一挺轻机枪两个掷弹筒,十一颗榴弹,还有好多甜瓜手雷,给八连重建了一个机炮班。至于手表钞票什么的财货就更多了,两个兜鼓鼓囊囊的,齐恒估摸着现在八连最富的人肯定是毛求长,田班表示同意。

  在八连几个人照着照明弹聊的时候,安德门“82高地”守军第二营也遭到了日军的偷袭。在之前的防御战中,第二营给了进攻的鬼子第47联队一个当头痛击,打头阵的鬼子第5中队包括中队长在内死了多一半人,打退了鬼子多次进攻。
  不过和在八连阵地上遇到的情况差不多,日军敢死队刚刚摸上82高地,就遭到邻二营的合围,在陈斌升营长带领下,第二营的兄弟们凭借黑暗的掩护,在整备的工事里用轻重火力一同招呼上去,打的鬼子晕头转向。带队的日军中队长首藤中尉刚刚爬上82高地就被打断了腿倒在沟里,几个队长接连送命,没了指挥的鬼子伤亡惨重,将近一百号人只剩下二十多个苟延残喘的爬了回去。
  到了11日清晨,日军卷土重来。雨花台核心阵地上,面对中国军队坚固的碉堡工事进攻接连受挫的日军发了狠,集中数百门火炮对守军阵地疯狂炮击了一个多时,炮火几乎将整个雨花台中央地区每一寸泥土都翻了个遍。随后,数万日军在五十多辆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开始轮番猛攻中国军队阵地。

  在齐恒这边,他的八连几乎已经油尽灯枯了,一个150饶加强连加上一个机炮排,还有后来增援上来的特务连一个排,仅仅两多时间连同轻伤员在内就只剩下68个人。阵地前边还有两个重赡没咽气,但在鬼子的枪口下谁也不敢出去救人,刚亮的时候为了救他们牺牲了三个兄弟,还有个被打断了腿,也半死不活的躺在了前边,阴损的鬼子专门瞄着救饶打,一打一个准,连里最后一个医护兵王守义就是这么死的。到大亮的时候,有一个重伤员摸出一颗手雷自杀了,另一个逐渐的没了动静,齐恒估摸着他八成也是死了。那个断了腿的又被鬼子打中了胳膊,还在前边呻吟,工事里的人看着干急眼就是没法子救。

  十点二十分左右,鬼子又一轮炮击结束,阵地上的中国士兵听到了不一样的动静。轰隆隆的像是飞机,但又离得很近,田班耳朵尖,听到轰隆里还夹杂着金属摩擦的声音,给齐恒一形容,齐恒就知道情况不妙了。
  “准备战斗,鬼子坦克上来了!”齐恒大吼一声,抱着步枪爬出了工事,几个老兵打开了两个手榴弹箱,开始用绑腿把手榴弹捆在一起。
  “大哥,坦克是啥?”毛求长见齐恒出去时脸上阴沉的要滴出水来,疑惑地问田班。
  田班再也没有了平时那种嘻嘻哈哈的神色,一边帮一个老兵往身上挂集束手榴弹一边回答:“鬼子的铁王八,里面装了机枪和大炮,我们的子丨弹丨根本打不穿那铁壳子,只能用人命堆上去,用手榴弹炸。毛猴把你那两根烟拿出来。”
  毛求长看出气氛不对,没再气,从兜里掏出了两根皱皱巴巴的香烟。田班接过后,塞进身边两个挂满手榴弹的老兵嘴里,帮他们点上,然后用力抱了抱。
  “排长你哭个锤子哦,像个瓜婆娘,咱们下辈子再见噻。”抱完,一个叼着烟的老兵笑了一下,猫着腰爬出了工事。身后的田班擦了擦眼角,罕见的没有怼回去,而是弯下腰解开了自己的绑腿,把自己的那挺捷克式轻机枪挂在了脖子上,确定几个弹匣都在胸前,用力拉动了枪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