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23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南京城外,长江对岸。偶遇齐恒的几个散兵里那名军医刚刚重新处理完齐恒的伤口,几个人围坐在火堆旁暂时休息。
  “谢谢长官。”齐恒虚弱的向军医道着谢。
  “不用谢我,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职,大家都是中国军人,有什么谢不谢的。”军医回答:“兄弟是哪个部分的?怎么会一个人在这片树林里睡过去啊,大冬的,要不是你点了这堆火,还真够呛。”

  “长官,我是88师264旅的,我们旅在雨花台差不多拼光了,副旅长带着我们几百号伤员进不去城,没办法只能绕过城墙到江边,坐着辎重营留的船过江,船快靠岸的时候我掉下船了,被水冲到这里,还好有浅滩挡住,不然真的光荣了。”
  “诶,那你运气不错啊。”一旁的年轻女孩道:“认识一下,我叫魏徵,上海人,现在是南京卫戍司令部野战医院的护士。”
  “嗯,你好。”齐恒稍稍有点脸红,这还是参加南京保卫战以来自己见到的第一个女孩子,一时不知道怎么答话,还是军医帮他解了围:“我叫陈指航,卫戍司令部野战医院三等军医正,不用喊我长官了,叫我陈医生就校”
  “好,陈医生,我是88师264旅527团3营代理营长齐恒。陈长…医生,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任务?怎么过江了?”
  之前第一个发现齐恒的年轻士兵凑了过来:“长官好!我是宪兵教导二团的,我们之前接到命令保护卫戍司令部野战医院的医务人员撤退过江,一过江就发现你了。”
  “撤退?我们要撤了?”齐恒有些难以置信,之前卫戍司令部唐生智司令信誓旦旦要破釜沉舟与南京共存亡,现在怎么突然来了一条撤退命令。
  “对,蒋委员长亲自下令让我们相机撤退,不过,司令部没有准备足够的船只,几乎整个南京城的部队和市民都挤在下关码头,我们是优先撤离的一部分,都排队等到了半夜,撤过来的时候整个南京都乱了。”陈军医补充道。
  “我们几个负责保护陈军医和魏护士过江,但是当时实在是太乱了,过了江之后我们就找不到队伍了,长官你受了伤,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吧?”年轻宪兵又接过话茬。
  齐恒想了一下,距离自己的部队过江已经很久了,自己一个人肯定找不到部队,不如和他们一起行动,还有个照应,便答应了下来:“好,我先打扰你们一段时间,等到收容站我就得去找自己的部队了。”
  “这样也好,”陈军医答道:“我是医生,不会打仗的事,这路上还是得靠齐兄弟带着大家啊。”
  “齐某定当竭尽所能。”
  定下一起行动的计划后,几人分着吃零宪兵带着的干粮,开始向原本计划的扬州方向前进。两个宪兵走在最前面,年轻的宪兵扶着行动不便的齐恒跟在后边,然后是两个医生,一个宪兵在最后保护。路上,那个年轻的宪兵看着齐恒手里精致的勃朗宁又打开了话匣子。

  “长官,你是88师的,不应该用的是毛瑟手枪吗?你这把枪我之前在萧副司令那里见过同样的,好像都是长官们在用。”
  “我的毛瑟枪在我的通讯员那里,我受伤之后他帮我保管着,现在失散了。这把勃朗宁是我上军校前我父亲送我的,平时不怎么用到它,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
  “军校?长官你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的?”
  “是的,我是第十期步兵科毕业,毕业后一直在88师。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长官你可别笑”年轻宪兵有些不好意思:“我姓彭,出生的时候家里正在摆鱼宴,我父亲喝了酒,一高兴就给我起名叫彭鱼了。”
  “噗嗤”走在后边的魏徵听到了对话,忍不住笑出了声,齐恒也有些想笑,可刚一笑就牵动了腹部的伤口,又把笑生生憋了回去。
  “都了别笑了…”彭鱼红着脸嘟囔着,但又不好意思去对魏徵一个女孩子发火,只好低下头拉了拉头盔下沿。
  “心!”走在最前边的宪兵突然端起了枪,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彭鱼端起步枪,齐恒也举起手枪准备迎战。
  “别激动,自己人,自己人!不要开枪!”前边树丛里钻出三个乌漆墨黑的人影,为首的一手拿着花机关,枪口垂向地面,另一只手举在空中挥着。

  “哪一部分?”最前边的宪兵问道,手里的步枪一点没有放松,继续瞄准那三个人。
  “教导总队第一旅的!我们之前被打散了,刚刚才在下关码头坐着筏子划过来的。”领头的士兵努力想让齐恒几人看清自己的胸章,可上面全是硝烟和血迹,完全看不清字迹。
  “你们旅指挥官都是谁?”齐恒不放心,补问了一句。
  “我们旅长是周振强将军,旅参谋长万全策将军已经殉国了。”士兵回答道。
  “应该没问题。”齐恒向几个宪兵打了打手势,示意他们放下枪。
  “你们刚刚才过江,南京现在怎么样了?”陈军医问道。
  听到问起南京的情况,三名士兵脸上浮现出悲痛的神情。互相对视一眼,还是那名领头的士兵开了口:“我们徒下关的时候有九个人,那时候南京已经全乱了,江边全是没人指挥的兵士和难民,拼了命去抢那些船,江面上到处都是漂浮的尸体,枪炮打死的,淹死的一大片,江水都红了。我们见上不了船,几个人用树枝和门板拼了一个筏子想划过江,快靠岸的时候散了架,就活下来我们三个。”

  “唉……”陈军医重重叹了口气,一旁的魏徵眼眶有些泛红。陈军医:“你们跟我们一起走吧,路上好歹有个照应。”见三人答应下来,便转头看向齐恒。齐恒明白陈军医的意思,南京撤退明显已经成了溃退,他们原定的撤退路上肯定会有很多不定因素,所以陈军医想在路上多收拢一些散兵,实力强了也有点保障。于是齐恒向陈军医示意自己明白,陈军医又开了口:“教导总队的几位兄弟,我们现在由这位齐代营长指挥,如果有异议的话可以自便,但是加入我们的话一定要服从命令。”

  三个散兵都是教导总队的,本还有些傲气,但见少校衔的陈军医自己几人都听那个受赡年轻上尉指挥,并且上尉和几个宪兵看起来明显也不是杂牌部队出身,便答应了下来。为首那个士兵介绍了一下自己:“我叫杨武,教导总队第一旅二团班长,我们三个是一个班的。我们愿意听从齐营长指挥。”
  相互认识了一下,一行十个人重组了队形继续赶路,随着他们逐渐接近浦口镇,越来越多的散兵加入了齐恒一行饶队列,有的是被打散的87,88师的士兵,想跟着齐恒找到自己的部队,也有跟着杨武几人和彭鱼几人来的教导总队的散兵和宪兵,也有看到军医想得到救治的伤兵,还收留了几个逃出来的炮兵和军医。但更多的是漫无目的不知何去何从的溃兵,死里逃生之后三三两两或者独自一人正在迷茫之中,猛的见到有一支还有军官带队的队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跟过来再。

  于是,当齐恒他们来到浦口附近一个不知名的村旁准备稍稍修整的时候,惊讶的发现自己手底下竟然聚集了三百多号破衣烂衫萎靡不振的溃兵,只是他们低迷的像群行尸走肉一般,如果不是有的人手里还攥着枪,看起来就像一群逃难的灾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