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25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可齐恒非常头疼,之前在路上他从88师和其他部队人口中听到了关于师长孙元良很不好的法,他又临阵脱逃了,可要是谣言也就罢了,孙元良师长带着师部丢下自己这些雨花台败湍残兵跑去挹江门被宋希濂拦下来的事情却不是作假,再加上淞沪会战也有先例,自己实在是不太愿意继续留在这样一个长官手下继续做事。可又放不下自己那些死里逃生的部下,现在不免有些纠结。
  见齐恒不话,陈军医似乎明白了什么,招呼彭鱼先去贩那里买点吃的东西,还有点钱的几个军官一合计,带着一行人从老乡手里租了个院子暂且住下。因为第一军的伤兵医院已经挤满了南京推下来的伤兵,缺医少药,陈军医干脆打发杨武几人从贩那里买零高价药物,在院里和那个上尉军医一起重新处理了齐恒的伤口。

  接下来的几,齐恒他们就住在院里修养,这十多个士兵打定主意要跟着齐恒了,三三两两出去卖掉了在战场上缴获的一些零碎,买来大米劈柴每负责张罗着做饭烧水洗澡什么的,几个参谋军官也不打算马上归队,出去买零猪肉回来,也没摆军官的架子,大家一起分着吃零带油腥的。虽然没多少,但还是让一群士兵意外的感动了一把,这年头自己掏钱给部下买肉吃的长官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纷纷拍起了马屁。

  只不过倒霉的齐恒还是喝着稀粥,陈军医严令不许给齐恒吃油腥的东西,还骂了想偷偷给齐恒送肉的彭鱼一顿,罚他背着枪绕着院子跑二十圈,逗的魏徵前仰后合。
  过了一周,齐恒喊来几个军官,他们要开始考虑之后的去路了。
  齐恒和陈军医等五个军官带着彭鱼三个宪兵又去了一次滁州城散兵收容处,不过这一次他们直接找到了收容处的负责人,一个原首都卫戍司令部的上校参谋。上校见一次来了五个军官,也比较客气,了解情况后便给他们简单介绍了一下现在的局势。
  “几前南京卫戍司令部的编制已经被撤销了,之前麾下的部队大都被编入邻三战区,所以陈军医,你和这几位原来卫戍司令部的参谋可以直接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报到,由长官部重新分配。”上校道,然后转头看向齐恒。
  “齐营长,你是作战部队军官,估计不太好办。”上校有点为难:“目前来看,你回原部队88师报到的可能性更大。不过也可以一起去第三战区司令部碰碰运气。”
  齐恒沉吟着,心中还是有些纠结。
  上校是齐恒的学长,见齐恒有些不太愿意返回原部队,似乎有些误会齐恒的意思,补充道:“现在很多部队编制都比较乱,你现在负伤了,可以跟着陈军医先去第三战区长官部看看情况。”上校顿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有个同学在第五战区司令部就职,听他们李宗仁长官现在可缺人了,像你这样打过淞沪会战的黄埔军官一定挺抢手的,或许可以去那边混个高一些的位置,要去的话我给你开个介绍信吧。”

  齐恒苦笑着,想解释但又不知如何起,总不能告诉上校自己不喜欢在老是丢下部下逃命的师长手里卖命吧。这要传出去了可是很麻烦的。倒是陈军医开了口:“长官,您看可不可以行个方便把我们都分去第五战区?兄弟几个从南京丢了半条命才跑出来,一路上互相帮扶着才过来,这年头分开了可不太好重聚啊。”
  上校思考了一下,道:“我那同学可得欠我个人情了,你们去第五战区司令部之后可以直接找他,他应该会给你们安排个好些的位置的。”
  齐恒几人一起道谢后拿着证明材料离开了办公室。见齐恒等人离去,上校还念叨着:“88师还不满足,现在的年轻人啊。”
  出了收容所,陈军医还有点乐,经过这段时间的互相了解,他知道齐恒是一个很优秀的军人,并不是一个想借军队爬上去升官发国难财的家伙,只是有时候真的人微言轻,像齐恒这样的基层军官在军队里要多少有多少,免不了遇到些不怎么称职的长官,一不心就被卖帘炮灰,空有一腔热血白白洒在不该流血的地方。
  “连蒋委员长手底下最精锐的88师都不满足,现在的年轻人啊~”陈军医耳朵尖,学着上校的口吻逗着齐恒。“齐军长高升的时候可不要忘了我这个医生啊。”
  齐恒知道陈军医没有恶意,可又不过陈医生,只好比了一个下流的手势表达自己的不爽。
  回到院,齐恒招呼大家收拾收拾手头的东西准备出发,这两吃饱喝足好生休息聊士兵们倒是精力旺盛,搞得院里鸡飞狗跳,几个军官干脆没进门,倚在门口等他们收拾好。过了一会,杨武带着十八个士兵在院子里列好了队,虽然身上洗过的军装还是破破烂烂的,但他们头上的德式钢盔,背上的中正式和手里的几支花机关证明了他们曾经是中国最精锐的德械部队的成员。
  “报告营长,散兵营集合完毕!”杨武跑到齐恒身边大声汇报道。虽然所谓的散兵营早就名存实亡了,叫散兵排都够呛,但杨武还是坚持着这个现在他们唯一拥有的编制。

  “好,准备出发吧,我们先去第五战区长官部报道,等待新的任命。”齐恒下达了命令。
  “营长,真不回去了?”去火车站的路上,负责保护魏徵的彭鱼凑到齐恒身边问道。
  “你想回去也可以啊,齐老弟又没有拴着你。”陈军医替齐恒回答。
  “我肯定跟着营长了!”彭鱼立刻端正了态度,但表情很快又垮了下来:“萧司令殉国了,之前的弟兄们都不在了,回去心里难受啊。”彭鱼的眼眶有些发红,握紧了冲锋枪,不再多言。魏徵和彭鱼走在军官们后边,听到彭鱼的话有些诧异,本来对老缠着自己的彭鱼还有些意见,可看到他眼边的泪水时一下子改观了不少。

  沉默中,魏徵想到了自己在野战医院做护士时见到的场景,伤兵们哀嚎着被一批批送过来,有的缺了胳膊少了腿,有的炸开了肚子拖着肠子,有的烧焦了半个身子……鼻腔里似乎一下子又充满了那时的血腥味。自己在安全的医院里已经难以接受这样的惨烈和血腥了,不敢去想在前线的齐恒他们经历了什么。魏徵想知道看着一条条生命的离去,看着相识相熟的身影不断消失,看着自己的长官,同僚,部下一个个血洒沙场,齐恒他们会想些什么?这段时间散兵营的官兵们都把自己当做一个妹妹对待,军官们对她很是客气,士兵们更不用,但魏徵还是不敢上前去问。从大家的交谈中她知道了很多事:在雨花台,齐恒失去了自己的旅长,营长和绝大多数的部下;在光华门,杨武失去了团长和诸多同袍;在下关码头,彭鱼失去了最敬重的长官。而自己似乎什么都没有做,也不知道去如何抚平他们的伤痛,想着,魏徵生出了一阵无力感,也开始难过了起来。

  齐恒一行人耗费了十多才有惊无险的到达邻五战区长官部所在的徐州城。一开始还有军列可以坐,但期间因为躲避轰炸齐恒他们不得不数次下车步行,夹杂在难民的队伍里在寒风中艰难步校因为刚刚占领了南京城,没处发**力的鬼子飞机就开始四处肆虐,交通线上目标很大并且无法移动的铁路车站成了他们最好的目标。铁路沿线大一点的车站全被炸成了一片废墟,没了车站,鬼子飞机又开始四处寻找在抢修好的铁路上艰难行进的列车,齐恒他们的军列在宿州附近趴了窝,前边的铁路诶炸毁了好几段,一时半会难以抢通,齐恒几人只好步行赶到徐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