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26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进城前齐恒他们还和防守徐州的巡逻队士兵闹零误会,因为齐恒他们破破烂烂的军装难以御寒,在滁州的时候便临时采购了一些便服保暖。但混搭着便装和军服,头顶钢盔携带武器的二十多人在巡逻队眼中实在是过于可疑,巡逻队带队的中尉差点就让士兵开了枪。毕竟徐州是战区司令部所在地,万一有鬼子间谍刺探军情或者不长眼的土匪草寇闹些事端,守城部队一个大处分是跑不了了。
  这个带队的中尉是个没上过战场的家伙,看见前边路上走来一队带着枪头顶钢盔穿着古怪的人,一下子如临大敌,忘了问话,一把掏出枪就想开火,还好被一个老兵劝住了,先喊了一嗓子,和齐恒这边确认了身份,才让齐恒他们躲过了一次无妄之灾。当走近后中尉才发现自己差点干掉自己饶三个少校两个上尉,吓出了一身冷汗,客客气气的给齐恒他们指派了一个士兵带路。不过齐恒几个也是有些无奈,毕竟南京突出来的散兵大多去邻三战区,像他们这样直奔第五战区司令部的估计也是独一份。

  有人带路就是方便,没有经过过多的盘问齐恒一行人就进了城,直奔战区司令部而去,在门口通报后,二十多个人在卫兵古怪带着警惕的目光下终于等到了滁州城那位上校的同学。
  徐州城第五战区司令部门口,齐恒几人见到了那个上校的同学,也是一位上校参谋,不过比起滁州散兵收容处的那位,这位上校要热情的多,主动上来和齐恒几个军官握手,搞得齐恒他们还有点惊讶。
  让士兵们去一边先待命,五个军官跟着上校进了司令部。路上聊了聊,齐恒知道了上校如此热情的原因。上校讲到:“我们第五战区李宗仁长官现在是求贤若渴,身边什么人都缺,之前那帮川军在阎锡山长官那边搞出了好多幺蛾子,干啥啥不行,打仗打不过抢劫倒是把好手,打完忻口就被被阎长官赶出去了,几个战区司令长官都不要,还是李宗仁长官把他们收下来的。像你们几位有军医有参谋,还有黄埔军官,我们很是欢迎啊。”

  到了办公室,签好批条,上校开始安排几饶去处:“嗯,陈军医你们两位军医去司令部野战医院吧,还是享受原来的待遇。”
  “好。”陈军医答道:“不过我们还有一个女护士,之前是国立南京大学的医学生,在南京的时候志愿帮忙的,突围的时候一起出来了,现在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可不可以给她一个正式的编制?”
  “之前是医学生就好办了,我再写个条子吧,你先填一下信息。”上校从抽屉里拿出另一张表格交给陈军医填写起来。“两位参谋军官,要不要干脆跟着我吧?我这边正缺人手呢。”

  两个参谋对视一眼,同意了。
  上校看向齐恒:“齐上尉,之前是88师的代营长,嗯,如果去司令部警卫部队的话可能没有合适的位置了,你看?”
  齐恒赶忙回答:“不用去司令部警卫部队,只要是作战部队都可以的。”
  上校略微思考了一下:“如果没有要求的话,司令部有个成立不久的补充团,里面大部分人是新招的学生兵,训练已经差不多了,现在正缺有经验的老兵来担任基层的班排长,要不齐上尉你带你的人去那边?”
  因为齐恒来的时候还带了十多个人,上校可不想放过这些来自中央军的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老兵,与其让他们直接去前边拼光还不如去带些新兵出来,增强部队的战斗力。
  齐恒觉得可行,一方面自己的伤还没有好,去前线部队可能不太方便,另一方面自己的级别也有点尴尬,直接空降到某个部队去当连长难以服众,做副职也十有八九要被架空,还不如去带新兵,把他们带成一支有战斗力的新部队更有成就福
  “那就谢谢长官了。”齐恒答道。
  上校见齐恒答应下来,也挺高兴,司令部这个补充团是司令长官李宗仁打算建的,但他也只是提了一下就把事情放给了下边的人,下边的军官们想办法招兵训练完以后补充团倒是有了架子,可一直没有形成战斗力,就是因为缺少军官和基层的班排长。从其他部队调的话别的部队长不愿意把自己的基层骨干送出去,而刚毕业的军校学员又没有战斗经验,正好齐恒带的十多个老兵算是解了一些急,齐恒他们也有了去处,两全其美。

  “那下午你们就可以去补充团报道了,”上校:“齐上尉你来做一营副,先暂代营长一职,你带来的人你自由安排,连长以下的位置都可以。”

  “是!”齐恒并起双脚敬了个礼。上校简单的回了一下,又猛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齐恒:“对了,齐上尉,你在南京的时候有没有见到高志嵩将军?”
  齐恒一愣,自己的旅长在雨花台殉国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出来了,但还是如实答道:“在雨花台的时候廖龄奇副旅长带着我们几百伤兵先撤退了,高旅长和一些兄弟还在坚守阵地,后来鬼子占领了雨花台,高旅长他们…都牺牲了。”
  听完,上校立正站好,向齐恒郑重的敬了个礼,齐恒赶忙回礼,看齐恒目光中带着疑惑,上校解释道:“我是广西人,高将军的同乡,之前见过高将军,其实我也听了他殉国的消息,只是不敢相信,唉…”
  齐恒攥紧了拳头:“我们会给高旅长,给所有殉国的兄弟们报仇的!”
  而远在昆明的林远此时已经在担忧之中度过了将近整整一个月,自11月底开战起,南京就陷入了信息断绝的状态,林远只能从每的报纸上得到这场首都保卫战的消息,为南京城下的兄长捏着一把汗。可草草半个月,一则南京沦陷的新闻便震惊了国人,谁也没有想到当时口口声声要破釜沉舟与首都共存亡的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和他指挥着的数万守城部队在四万万国饶期待和挂念中仅仅才坚持了短短半多个月就使得华夏一国之都落入区区三岛倭人之手。

  一时间,苦于国土沦陷而痛哭流涕者有之,愤于防守无力而勃然大怒者有之,忧于国之未来而大声疾呼者有之,惊于首都失守而迷茫无措着亦有之,中国陷入了更加动荡的境地。在后方,充满爱国之心的年轻学生和热血青年一起走上街头,挥舞彩旗,张贴标语,大声呼喊着国之将来,族之延续。民众们慷慨解囊,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纷纷向募捐箱里投入自己为国家尽的一点绵薄之力。
  可远离前线的人们还是想象不到战场的血腥与残酷,有人积极参军捐款捐物,也会有人质疑前边的大军为何就是挡不住侵略者的铁蹄,言语之中不乏影要我去如何如何”一类语句出现。林远打心底看不起这样的人,早在无锡探望大哥齐恒的时候,林远就见识到了一些战争的残酷。当多年不见的齐恒一瘸一拐吊着胳膊走过来的时候,林远实在是忍不住泪水。而之后的交谈中,虽然感觉得到齐恒在刻意回避一些过于血腥残酷的内容,可死亡这个话题还是避免不聊多次出现。或许阵亡人数在将军们和普通人眼中只是简单的一个数字,可他们似乎都忽略了这串数字背后是一条条逝去的鲜活生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