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28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齐恒眼角有些湿润。
  “我在上海指挥过一个连,那个连连续换了五个连长,最后撤退时是一个副排长带的队,伤亡超过了三分之二。后来在南京,我有了一个加强连,在雨花台打了三,走的时候我们连只剩下一个半班。我知道这样讲很残酷,现在我是营长,我并不希望再对着另一群陌生的面孔讲起你们的故事,但我还是要带着你们走上战场,因为我们身后是祖国的大地!是我们的父老乡亲!既然我们选择做军人,就要做好一切牺牲的准备!你们怕吗?”

  “不怕!不怕!!”

  “好!”齐恒很是欣慰,示意彭鱼把盒子拿过来:“这是长官部发给几位老兵的勋章,作为他们英勇奋战的奖励,现在让司令部政治部卫生室的陈指航中校为他们授勋。”
  陈指航没想到齐恒会让自己授勋,楞了一下,但看着台下炽热的目光还是走上前来:“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第五战区补充团上士杨武,作战勇敢,奋勇杀敌,特授予忠勇勋章一枚,以示嘉奖。”
  “第五战区补充团下士彭鱼,奋不顾身,冒险掩护长官,特授予忠勇勋章一枚,以示嘉奖。”

  台下的新兵们带着羡慕的目光看着接受勋章和嘉奖的老兵们,心中充满了激动和渴望,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够在胸前挂上这荣誉的象征,台上的老兵也充满了自豪和骄傲,整个军营的气氛顿时变得更加火热起来。
  寒冷如同一条条冰冷的蛇,从毛求长身上破烂的军装缝隙中爬了进来,沿着血管移动到四肢百骸。毛求长活动了一下布鞋里僵硬的有些失去知觉的脚趾,把怀里的军刀抱得更紧了,好像这冰冷的铁家伙可以给他带来温暖一样。侧对面的两扇破门虽然有稻草挡着,但无孔不入的冷风还是飕飕的吹了进来。抬起头,从房顶的大窟窿里可以看到外边阴沉沉的空,一层层凝固的黑云似乎随时会塌下来,压倒这破房子一样。

  这是滁州城附近的一间破庙,虽然老人们都宁可露宿野外也不要借宿破庙,但毛求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是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管他什么鬼神之类的。再,毛求长抱着一把不知沾了多少血的军刀,腰间挎着两把毛瑟枪,这样一幅凶煞样子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没眼力见的孤魂野鬼想着上他的身。
  “雨停了啊,”毛求长揉了揉空空如也的肚皮,嘴里嘟囔起来:“好饿,好想吃东西啊,有肉就好了,最好有两个罐头。”两前毛求长身上那点干粮就吃完了,连掉在衣兜缝隙里的窝窝头碎渣都被他翻出来吃掉了,之后就只能忍受饥饿了。虽然是江南地区,可在这冬的荒郊野外里还能找到什么食物呢。毛求长觉得有些晕乎乎的,靠着墙壁,似乎听到外边有什么动静。

  “不会是鬼子来了吧?”毛求长仔细一听,像是人声,一个激灵爬了起来,掏出驳壳枪,打开保险,躲在半倾倒的神像后边的阴影里,紧张的盯着门口那两扇破门。
  “嘎吱吱吱”门被推开半扇,一个人影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张望着,毛求长看着不像鬼子,握紧枪,鼓起勇气大声喊道:“谁!干什么的!”
  人影没想到里边还有个人,吓得一缩,毛求长“啪”的一枪就打了过去,子丨弹丨打在门上,钻出了一个窟窿,木屑乱飞。
  “老总别开枪,别开枪,我是好人,别开枪。”门口一阵乱响,刚刚那个人影仓惶的喊道。

  “把手举起来!慢慢走到门口!不然我就开枪了!”毛求长稍稍放下了心,但也不敢马虎,警惕的。
  门上刚被打出来的那个透着光的孔被堵住了,接着,一个穿着褂子的中年男人畏畏缩缩的走到了门口,举着双手,探头朝里边心翼翼的看过来。毛求长见是一个平民,出了一口气,但还是握着枪走到了门口。
  “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毛求长问道。
  中年人刚刚被吓了一跳,声音还有些发颤:“老总,我是好人,之前在滁州城里做买卖的,现在兵荒马乱的,打算带着家里老去皖南投奔亲戚去,刚刚路过这里,看色不好,估摸着要下雨,打算找个地方避一避……”
  毛求长这才收起手枪:“那好吧,你们进来吧。”
  中年人还是有些害怕,毕竟是个出门避祸的普通人,本想着给家人找个避雨的去处,结果遇到个大兵,还差点挨了一枪,一时半会还是没缓过来,两腿还打着颤。看了一眼毛求长,发现好像只有毛求长一个人,便大着胆子问了一句:“老总,这就您一个人吗?”
  “是只有我一个,我的部队被打散了。”毛求长回答:“把你家人喊过来吧,这破庙不大,但是坐几个人避避雨还是可以的。”
  “好,谢谢老总,谢谢老总。”中年人作着揖,退出了门口,朝身后喊了一声:“都过来吧,刚刚是这位老总误会了,里面可以避避雨。”
  毛求长退了退,靠在倾倒的神像边,看到门口跟着中年人陆续进来了几个人,一个和中年人年纪相仿的女子,两个孩,一点的男孩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瘦瘦的,大的女孩十多岁的样子,扶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最后进的门。
  找了个宽点的地方坐下,中年人给毛求长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带着老婆和两个孩子,还有自己的老娘今早上一大早出的城,本想着路上可以遇个村子借宿一夜,结果不心迷了路,绕来绕去才找到这个破庙,又感谢了一下毛求长的大度不用让他一家人露宿野外。
  毛求长倒也没多想,反正破庙又不是自己盖的,人多点还热闹些,好歹不用自己一个人陪着这个倾倒的神像过夜了,虽然不算很怕,但心里还是有些毛毛的。
  中年人一家看起来都对毛求长有些好奇,相视了一下,还是中年人开了口:“这位老总啊?你这一个人是打算去哪里呢?”
  毛求长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我也不知道,我和部队从南京出来,好不容易过了江,后来就走散了,我想去找我的连长,可也不知道去哪能找到。”话里,毛求长还是隐瞒了自己偷偷留出部队做了逃兵这件事。
  中年人好心的提醒毛求长:“我之前在滁州城里看到有很多部队都有收容处,老总或许可以去那边看一看?”
  听着,毛求长低下了头,他怎么不知道滁州城里有散兵收容处,可他是亲眼看到自己的连长在过江的时候掉进了江水中的,收容处怎么找得到呢。并且像自己这样偷偷溜出部队的,要是去了收容处被抓到,可能要被以逃兵罪处决了吧。正想着,毛求长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虽然声音,但还是被中年人一家听到了。
  中年人笑了一下,从包裹里翻出一些干粮,递给了毛求长:“老总,饿了吧。你们在前边打鬼子,真的辛苦了。在滁州我看到好多老总,衣服都打破了,身上还带着伤,唉,这世道不太平啊。”
  毛求长鼻子一酸,心里又苦又涩,之前齐连长在的时候也是很照顾自己,虽然自己坚信齐连长没有死,但是也明白再见的可能很很了。“谢谢大叔,不过你别喊我老总了吧,我其实才十六岁。我姓毛,叫毛求长,你喊我毛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