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52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祝古盛倒是忽视了齐恒的表情变化:“还行,之前就挨过枪,是日本人三八大盖打的,,创口,问题不大。”
  “那就好,那个谁?把我那包拿过来。”齐恒从卫兵手里接过布包,把罐头分给四个伤员:“一人一个,给你们补补营养,多的就没有了啊。”
  “我也有?”祝古盛接过罐头,有些惊讶。
  “不想要?你们现在被收编了,就是我们营的人,你是军官,当然有了。”齐恒瞥了他一眼,又掏出肉干递给两个卫兵:“罐头比较少,先给伤员供应,你们只有干肉了啊。”
  “谢谢营长!”两个卫兵没想到自己也有肉吃,虽然是干肉没有罐头,但谁还会嫌弃这个呢,高心收下了。
  “等这几打完,我派人把你们都送到徐州的医院养伤吧?现在部队一直在野外,药品少,也没有医治条件。有些伤员拖久了可能情况不太好。”齐恒道。
  程戈听完,突然一骨碌爬了起来:“我没事,不用去医院,都是皮外伤,没关系的!”
  齐恒赶忙把他压回稻草堆里:“别激动别激动,趴着就行,起来干嘛。现在药物匮乏,尤其是缺少消炎药,如果伤口发炎情况不妙啊。我在上海的时候胳膊挨了一枪,被送到后方医院,结果因为伤口发炎活生生多躺撩有差不多一个月,等我出院上海仗都打完了。”
  “齐营长你也在上海打过?”祝古盛眼睛一亮,原来他们还是曾经并肩作战过的战友啊。
  “嗯,我记得你是61师的吧,我当时是88师的,上海打的惨啊。”齐恒感慨道。
  “可不是嘛,没想到齐营长之前是大名鼎鼎的88师的,不过你为什么会来第五战区的补充营做事啊?你们88师可是前途大好啊?”祝古盛之前被关在在日军的军营里,并不知道88师在南京保卫战已经几乎打光了。
  齐恒叹了口气:“来话长啊。”

  不过程戈也有些好奇齐恒的过去:“老齐那你讲讲呗?反正任务都安排下去了,你也没啥事。”
  “行啊,那我讲了,别嫌唠叨啊。”
  “好好好。”
  夜幕降临,博村一间不大的堂屋里闪动着煤油灯的火光。齐恒坐在稻草堆上正给几个好奇的伤员讲着自己的过去。

  “这么,齐营长以前家里条件不错嘛?这支勃朗宁还是家里带出来的。”祝古盛把手里的手枪还给了齐恒,眼中带着一丝羡慕。
  “嗯,不过我不怎么用得到,上次用它还是在雨花台和鬼子白刃战的时候,我不太擅长拼刺,就抢了一把鬼子军刀,一手枪一手刀的上去了。”齐恒答道,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补充了一句:“我在军校的时候拼刺的成绩就不怎么样,只是合格,不过射击分数还不错,我们那一大队就一个超过我的。”
  “我你怎么总在营部给自己摆支步枪呢。”程戈恍然大悟:“不过你的勃朗宁的确不怎么适合打仗,射程不够,子丨弹丨也太少了。”
  “上次在徐州我叫裁缝帮我改了一下衣兜,刚好能装下这支手枪,有个扣子也不容易掉。毕竟是我爹给我的,平时贴身带着,也可以应个急。”齐恒把手枪装了回去,指了指腰间的驳壳枪:“就是带两支手枪有点重,哈哈。”
  祝古盛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那齐营长你是怎么到徐州来的?没有跟着你们88师?”
  “雨花台的时候,我们264旅和友军262旅都拼光了,两个旅长都殉国了,营连排长也打得没剩下几个,阵地丢了,又进不了城,我们几百伤员在副旅长带领下突围到长江边直接渡了江,我渡江的时候被浪打到了水里,和部队失散了。”齐恒接过卫兵递过来的水壶,润了润喉咙,继续讲道:“我运气不错,被冲上了岸,撑着给自己点了堆火,然后就昏过去了,再后来,彭鱼几个宪兵护送着一个军医一个护士过了江,看到我的火堆,把我捡回去了,救了我一条命。我们就结伴往滁州赶,路上收拢了不少散兵,凑撩有一个营,到滁州……”

  “砰~砰~”外边突然传来了两声枪响,打断了齐恒的讲述。
  “三八大盖,是鬼子!”程戈猛地抬起头,眼中闪烁着警惕的光芒。
  两个卫兵从背后取下步枪,子丨弹丨上膛透过窗纸对准了院门,齐恒吹灭油灯,房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
  “砰~砰~砰~”

  “哒哒哒哒~”
  三八大盖的枪声刚落,沉寂了几秒,外边又开始响起枪声,这次步枪机枪像爆豆一样响成了一片。
  “是我们的人。”齐恒低声道,一边将枪套里的驳壳枪取出递给靠着墙壁坐起来的祝古盛,自己握紧了勃朗宁。
  几个伤员都没有带枪,但程戈早就爬了起来摸到了堂屋正门口,透过门缝向外边张望。齐恒也没有再劝他,虽然程戈背上的伤口还在发出阵痛,但紧急关头大家都管不了那么多了,其他两个伤员不便挪动,就用稻草暂时盖了起来,手里攥着卫兵递过来的手榴弹。
  “别出声,也别急着开枪,听枪声鬼子人数不多,应该是侦查部队,我们布置在村外的部队可以解决。”齐恒低声安抚大家,一边打手势让两个卫兵去旁边盯着侧门。
  村外的枪声持续了几分钟,在两声连续的爆炸后归于平静。
  “应该解决了。”程戈低声道。
  “刚刚枪声很近,先不要放松警惕,以防有漏网之鱼。”齐恒答道:“如果有鬼子进来别开枪,把他们放进屋解决,以防鬼子丢手榴弹把我们一锅端了。”
  正着,院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后“嘭”一声,院门被人重重踹开,四个慌乱的身影冲了进来,最后的人进来后又迅速关上了院门。
  “果然是鬼子!”齐恒想,一边向身后的人打着手势,自己握着手枪和程戈一左一右守着上了锁的正门。
  屋里众人都是老兵,从踹门声就听出来的绝对不是自己人,一时间都做好了战斗准备。这个院之前的主人应该是个匠人,屋里还放着些工具,程戈顺手从门边窗台下抄起了一柄大锤,掂拎分量,满意的握在手里。
  程戈示意齐恒如果鬼子进门自己先动手,齐恒点头示意了解。这时一个鬼子已经冲到了屋门口,隔着一扇门,鬼子并没有意识到屋里还有人,只是用手掂量了一下门上的挂锁。
  “砰~砰~”鬼子似乎没有看到堂屋还有一个侧门,两个人堵在门口用枪托狠狠砸着门锁,另两个在院子里警戒着院门。
  “咔~砰~”连续的重击终于砸坏了门锁,打头的日军士兵狠狠一脚,门开了,但是左边半扇坏聊大门也同时倒了进去,吓了两个日本兵一跳。
  “山口君,只是让你开门,不必连门都拆了吧。”后边年长一些的士兵不满的道,一边踏进了“空无一人”的堂屋,可刚踏进一只脚,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迎面飞来。
  “是!对不起!野寺曹长!”年轻的山口站在一边还在低头认错。
  “砰!”
  听到声响,山口抬起头,却看到一只脚踏进屋里的野寺曹长仰面又飞了出来,躺在自己面前生死不知。
  “有情况!”山口大声喊道,可他刚刚端起步枪,堂屋里就冲出两个人影,为首那个抡起手里的大锤,从下而上抡在山口的下巴上,山口咬断了舌尖,立刻闭上了嘴,几颗断裂的牙齿混着鲜血流进了喉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