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63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老总,啥事啊?是不是这孩子”后堂一个还围着围裙的瘦男人走了出来,两手在围裙上使劲擦了擦,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讨好的微笑。一直在城里开饭店,马老汉眼力见肯定是有的,当他看到程戈和齐恒坐在桌边,一个勤务兵站在身后,就知道来的肯定是军官,一般的大头兵可没这待遇。
  “是不是这孩子招待不周,得罪几位老总了?我这就让他给各位老总道歉!”马平马荟兄弟俩的父亲身形瘦,看起来和两兄弟微微发福的身材有点不搭,现在弓着腰显得更瘦了。
  齐恒和程戈默默站起身来,立正向马老汉敬了一个军礼。
  这下轮到马老汉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两个对自己立正敬礼的军官,不知什么才好。
  “老,老总,你们这是?”马老汉声音有些颤抖,结巴的问道,心里已经涌上来了一丝不妙。

  “我是长官部特务团一营营长齐恒,这位是副营长程戈,马平是我们营的二连连长……”齐恒放下了手臂,给马老汉父子解释道。
  程戈也开了口:“对不起,身为长官,我们没有保护好自己的部下,深感惭愧。”
  “我哥,不是,我弟弟怎么了?”马荟顾不得礼貌,急声追问道,店里另两桌客人也放下了碗筷,好奇的看向这边。
  “上尉连长马平在3月14日凌晨对日军的作战中忠于职守,英勇作战,身先士卒,率部第一个冲上日军高地,不幸殉国,两位,请节哀。”齐恒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马家父子,有些不忍的出了残酷的事实。

  饭店里陷入了沉寂,没有人讲话,另两桌客人听到齐恒的话,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可惜和敬佩。
  过了半晌,马老汉先开了口:“我知道了,两位老总,谢谢你们专门来告诉我。现在我知道我儿子是打鬼子死的,他死的不亏!我也能挺直腰板告诉祖宗,我儿子没给老马家丢脸!但是我这把老骨头没办法帮儿子报仇,我只求两位老总一件事。”
  “您,我们一定尽力做到。”齐恒答道。
  “帮我给马平报仇!把日本鬼子赶出咱大中国!”马老汉脸憋得通红,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但是腰杆却挺得笔直。

  “身为军人,这是我等的使命,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齐恒和程戈重重敬礼。
  “爹……”马荟开了口,他已经是满脸泪水了。
  “怎么了?”
  “我想去当兵,打鬼子,给我哥报仇!”
  “你不是马平的哥哥吗?”齐恒有些疑惑。
  马老汉叹了口气:“当时征兵的时候,家里两个男丁二抽一,抽到弟弟马平,但是马平性子柔,他大哥马荟就替他从了军……这个才是真的马平,死的是他哥哥马荟。”
  “兄弟,你就留下来照顾你爹吧,我们一定替你哥报仇,好吗?”程戈拍了拍真正的马平的肩膀,开口劝道。

  “我不!我要当兵杀鬼子,给我哥报仇!”马平倔强的摇着头。
  马老汉见状,叹了一口气:“唉,可能都是命吧,齐营长,要不,你们把马平带去好了,让他替我,也替他自己给马荟报仇吧。”
  “但是留下您一个人……”
  “无妨,我能照顾好自己!国家危难,我分得清孰轻孰重,就当是我老马家给国家报多年养育之恩了。齐营长,我在这里求求你,收下马平吧。”马老汉作势就要跪下,齐恒赶忙上前扶住他。

  “不可,不可。我明白了,我们会好好照顾马平的,他哥哥为国捐躯,无限光荣。我向您保证,只要我活着,打跑了日本鬼子,一定把马平完好的送回来!”齐恒向马老汉郑重承诺。
  “大叔,这是我和齐营长凑出来的一点钱,算是我们尽的一点绵薄之力,现在我们带走了马平,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赶跑鬼子,再和马平团圆!”程戈拿出了那个袋子,塞进马老汉手里。
  “不要,不要,你们要打鬼子,留着自己用!”马老汉连连推辞。
  “大叔你就收下吧,现在战事吃紧,抚恤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来,一下子少了两个顶梁柱,您家里还要支撑,收下吧。”
  “好!那我收下了,几位先别走,让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好好做一顿饭,吃饱了好打鬼子!”马老汉郑重的道。
  “那就谢谢大叔了!”齐恒两人重新坐下,顺便示意勤务兵坐在旁边的桌前。

  这时,旁边两桌上的客人走了过来,一个为首的年纪比较大的老者向马老汉和齐恒他们拱了拱手:“老弟,恕我冒昧,虽然你我素不相识,但如今国难当头,我等虽为一介布衣,也理应尽一些绵薄之力。老弟若不嫌弃,就请收下我们这点钱,一方面是我们略表对令公子以身殉国的敬佩和感激,一方面是我们对老弟如此大义之举深表敬意,请老弟万万不要推辞。”
  完,身边一个男子双手捧着一堆钱,有纸币也有大洋,轻轻放在桌上,向马老汉鞠了一躬。
  “你们,这……”
  老者带着身后的客人们也一躬身,离开陵。

  马家父子又红了眼眶,马老汉低声感慨道:“都是好人,都是好人啊。”
  徐州,第五战区长官部。
  参谋会议上,战区参谋长徐祖贻中将站在桌前盯着下面的军官们:“这是滕县的122师师长王铭章17日中午发给孙震的电报,我给诸位念一下:‘敌以炮火猛轰我城内及东南角城墙,东关附近又被冲毁数段,敌兵登城,经我反击,毙敌无数,已将其击退,若友军深夜无消息,则孤城危矣。’然后这是下午发的电报,只有八个字:‘决心死拼,以报国家。’诸位有什么想法?”
  底下的参谋军官们一言不发,徐祖贻直接拍了桌子:“没有想法?现在已经是18号了,我现在就想知道,滕县现在什么情况,王铭章什么情况?”
  看到徐祖贻盯着自己,情报参谋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参谋长,根据之前得到的情报,滕县守军只有122、124、127三个师的师部和三六四旅旅部,有很多非战斗人员,虽然有少许增援部队在滕县被包围前抵达了城关,再加上滕县县长周同的丨警丨察和保安队,加起来不过两千来人。进攻滕县的是日军矶谷师团第33旅团,双方实力相差悬殊……”
  “我没有让你给我重复这些已经知道的东西!”徐祖贻打断了情报参谋的话:“我问的是现在滕县的情况,现在的!”
  “估计,凶多吉少……”情报参谋沉默了一会,憋出来这么一句。
  “让孙震向滕县附近派出侦察兵,多派点,我要搞清楚滕县现在究竟在谁手里,王铭章情况怎么样,日本人打到了什么地方,动作快!”徐祖贻下了命令。
  “是!”情报参谋如释重负,跑出了会议室。
  滕县附近一个山坳里,三个衣衫破烂,蓬头垢面的士兵正在休息。
  两个年轻的士兵拄着枪坐在石头上,一个年纪大些的士兵躺在他们中间,衣服上沾满了已经干硬的血迹,每次呼吸的时候喉咙里都像拉风箱一样呼呼作响。

  看着老兵胸膛起起伏伏,呼吸声很是痛苦,一个年轻的士兵捣练一旁的战友:“麻杆,你缩咱班长嫩挺过渠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