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64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叫麻改士兵瞪起了眼睛:“瓜娃子,班长把窝们带粗来,拼落命,你过龟儿子缩等他死?”
  另一个士兵赶忙解释:“窝不四,你莫瞎缩!窝们都欠班长一条命,窝哪有那么贱嘛。”
  “那你缩过锤子!”麻杆气呼呼的道。
  “不四嘛,班长叟桑咯,邹不动咯,现在么得医生也么得药,你缩咋办嘛。”另一个士兵很是无奈。
  “我也么得办法,要不窝们轮流背着班长邹?”麻杆想了一下,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行,休息一下就邹,莫叫鬼子追上来咯。”
  “好!窝先背,哈儿你保护!”
  于是,麻杆用自己瘦削的身躯背起了受赡班长,另一个叫哈儿的士兵背起麻杆和班长的枪,把自己的老套筒端在手里,跟在了两人身后。
  微山湖边,一处草甸子里正藏着十多个官兵。
  “什么人?”草甸外一个浑身漆黑的哨兵大声喝道,草甸里的官兵们都紧张的握紧了枪。
  “是窝!124师师部参谋李杰!窝找到窝们的人咯!”

  哨兵警惕的看着来人,一个满身硝烟,没戴帽子的军官握着手枪,身后跟着两个农民打扮的人,也同样握着短枪。
  一个农民打扮的人开了口:“我是22集团军通讯营下士王波,奉命集团军命令来侦查滕县战况的。”
  “把他们带过来吧。”草甸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参谋李杰带着两个通讯兵走进了草甸,来到了一个中年军官面前。中年军官拄着一根拐杖坐在地上,一身呢子军服被炮火和硝烟熏得看不清原本的颜色,但依稀还能辨认出领口的一颗金星。
  “我是124师师长税梯青,滕县失守了,你们有没有电台?我需要向孙司令尽快汇报。”
  “长官好!”两个通讯兵连忙敬礼:“税师长,孙总司令已经知道滕县失守的消息了,只是找不到您和王铭章师长,所以才派出侦察兵来打探消息,不知税师长是否知道王铭章将军的下落?”

  “滕县失守后我们走散了,我是从西门出城的,王铭章带着他师部的十多个人往电灯厂方向去了,我不知道他的情况。”税梯青答道。
  “税师长无恙就好,长官请随我们来,我们有船,可以保护税师长经过微山湖到徐州。”王波建议道。
  税梯青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向一边的参谋李杰挥了挥手:“好,集合我们的人,我们要尽快返回徐州。”
  滕县县城,东门附近日军临时营地。
  军医林松正在帮一名疼的龇牙咧嘴的中尉包扎伤口。他之前是日本日本京都大学医学部毕业的学生,响应了军部“为皇陛下尽忠”的号召参军入伍,成为了矶谷廉介第十师团第33旅团的一名少尉军医。以往林松都是待在后方安全的野战医院里,没有参与过前方的战斗,这次进攻滕县县城,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真正的战场。
  “林少尉,加藤少佐请你过去一趟。”一个士兵在门口尊敬的道,在日军之中,军官和士兵完全是两个阶层,下层的士兵对军官丝毫不敢冒犯,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军医少尉。
  “好,我知道了。”林松淡淡的道,一边用纱布包好了中尉被子丨弹丨打穿的手臂一边向中尉嘱咐道:“别碰水,好好静养。”
  中尉点零头,能在野战医院接受军医的治疗也往往是军官才能享受的特权,普通的伤兵走阅话会有医护兵来草草包扎,不走运就只能躺在地上祈祷战友或敌人给自己来个痛快的了。
  林松跟着士兵来到了城外电灯厂附近,见到了加藤少佐。加藤少佐满脸的皱纹,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了,有士兵私底下叫他老头少佐,但他其实只有三十多岁。
  “林桑,你懂汉语,帮我翻译一下这几个支那军官是什么身份吧。”加藤少佐一只手拄着指挥刀,另一只手指了指不远处摆放的几具中国军饶遗体。
  “哈依!”林松点了下头,这种辨认遗体的事情本不是自己的工作,但奈何加藤少佐是长官,自己也不能违抗。

  走到几具中国军饶遗体前,林松蹲下身子,仔细辨认着他们胸牌上的字迹。有的字迹已经被鲜血浸透,变得模糊不清,有的则沾满了硝烟,黑乎乎一片,还有一个中国军官的胸口被子丨弹丨击中,胸牌已经无法辨认了。林松看着这几个已经阵亡的中国军官,心中突然涌出了一阵别样的感觉,像是可惜,又像是敬佩。
  用水壶里的清水清洗了一下,林松慢慢念出了上面的名字:
  “王铭章,中将,一二二师师长;邹慕陶少将,一二四师参谋长;赵渭滨,少将,一二二师参谋长;罗甲辛,少校,一二二师副官长;谢大墉,少校,一二二师参谋;傅泽民,少校,一二四师副官长……”
  3月24日中午,徐州,第五战区长官部直属特务团团部驻地。
  “长官好!”团部门口的哨兵看到来开会的齐恒和程戈,举枪敬了个礼。

  简单回礼后,齐恒两人匆匆走进了团部会议室,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齐恒和程戈对视了一眼,两人明白,这次李团长召集全团所有排以上军官开会肯定是有大任务。
  “老齐,老程来了?”李团长左手捏着一根细棍子,正背着手站在地图前面听参谋汇报情况,一扭头看到正在进门的齐恒两人,打了个招呼。
  “团长好!”齐恒举手敬礼,然后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先行坐下。
  时间不长,来开会的军官们都已经到场了,李团长转过身来,双手往下压了压,会议室里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诸位!”李团长提高了嗓音,左手的细棍子指向墙上挂着的地图,在座的军官们的目光一下子投向霖图上细棍标出的位置:台儿庄。
  “台儿庄,西临大运河,是徐州的门户所在!前不久,日军矶谷师团刚刚攻占滕县,他们想一口气打下台儿庄,进而占领战区长官部所在的徐州城。在滕县失守后,台儿庄就是屏护徐州的最后一道防线,为了确保徐州安全,战区决定死守台儿庄。”李团长用细棍重重敲击了两下地图上的标识。
  李团长继续道:“就在今,长官部得到消息,日军矶谷师团出动两千多人,在飞机、大炮和坦磕配合下,开始向台儿庄大举进攻。我军负责台儿庄城防的是第二集团军第三十一师,虽然台儿庄在之前修建有石墙和碉堡工事,但第三十一师独自抵抗还是很困难,所以迫切需要援军。现在战区其他部队都难以抵达,增援台儿庄内守军的任务就交给了我们特务团,这是我们团组建以来的第一仗,我们要用鬼子的血来祭我们的军旗!”

  “是!”在座的军官们“刷~”的一下全部起立,面色严肃的回应道。

  李团长赞许的看着战意熊熊的军官们,挥手示意他们坐下:“现在我分配任务!一营长!”
  “到!”齐恒应声起立。
  “全团只有你的一营作战经验最丰富,这次你们营打主力,要求全员轻装,多携带子丨弹丨和手榴弹,还有大刀,在全团发起攻击后,你们营要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日军封锁,抵达台儿庄与友军汇合!不许恋战,明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