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山河青春血》
第67节

作者: 七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
  “好,你们注意隐蔽,别被鬼子盯上了。”齐恒嘱咐道。
  “砰!”远处打头的那辆鬼子坦克停了下来,炮塔“咯咯”的转动起来,对准城墙上打了一炮。炮弹正中墙上一个垛口,把垛墙炸了个窟窿,掀翻了后边守军的一个轻机枪阵地。

  “突击!”躲在坦克后边的日军军官拔出军刀,大声嚎叫起来。
  “板载!”
  原本猫着腰一副猥琐样子的日本兵纷纷像打了鸡血一般,端起步枪就猛扑了过来,冲在最前面的一群鬼子并没有戴他们乌龟壳一样的钢盔,而是头上缠着白色的布条,上面印着血红的太阳。
  “打!”一声令下,城墙上守军的轻重武器也开了火,机枪咆哮着向鬼子的队列喷吐出愤怒的火链,手枪和步枪也“噼里啪啦”倾泻着火力。

  齐恒见几个二连的官兵一激动开始用冲锋枪对着下面扫射,大声骂了起来:“娘的!拿冲锋枪的悠着点!等鬼子近了再用冲锋枪,觉得我们子丨弹丨很多是不是?”
  一边那个老兵排长一边拉动枪栓开火,一边听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群家伙到底是中央军,一个连就这么多冲锋枪,还人手一支步枪一支短枪,真是有钱。不过嘀咕归嘀咕,现在大家都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派系什么的都得先放在一边。
  台儿庄北门外原本是有守军修筑的阵地和工事的,有战壕,有石头堆起来的矮墙,也有沙袋围着的机枪工事,但是在日军飞机大炮的轮番轰炸下现在都已经荡然无存了。一些石块被丨炸丨弹炸碎,飞溅的碎石变成了破片的帮凶,打得守军官兵伤痕累累。守军不得已退上了城墙,凭借着石头城墙固守。
  打过南京保卫战的齐恒隐约有些担忧,台儿庄的城墙不论厚度还是高度都远比不上古都金陵,这些古代坚不可摧的防御工事在现代武器的轰击下显然是有些脆弱,如果城墙被毁,那他们将要面临的就是血腥无比的巷战了。
  夜深了,台儿庄城墙上的齐恒突然想起了高中时学过的“秦筑长城比铁牢,蕃戎不敢过临洮。”的诗句。古时候,拥有一堵坚固高耸的城墙将会是所有入侵者的噩梦,而现在,这堵城墙却成了守城者最后的归宿。
  不论白战火燃的多么激烈,晚上的月光依旧温柔,静静的洒在残破的城墙上,洒在战死者的身上,脸上。齐恒默默摘下了军帽,盖在身边的排长已经僵硬但仍然圆睁着眼睛的脸上。老兵排长白还在和自己打赌,看谁能打死更多的鬼子,但是傍晚飞来的一颗坦克炮弹提前结束了他们的赌约。
  虽然齐恒他们已经见多了生死,习惯了离别,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能够放下仇恨,能够对身边亲如兄弟的战友的离去习以为常。齐恒摸了摸老兵排长步枪枪托上的六道划痕,轻声念到:“六个鬼子,我会帮你多杀六个的……”
  “营长,干嘛呢?”机炮排排长杨武抱着步枪挪了过来,白的战斗中他已经打光了掷弹筒那些本就少得可怜的榴弹,在守城战中又没办法从鬼子手里重新缴获弹药,现在只好充当步枪手作战了。
  “没事,睡也不着,坐一会。”齐恒回答道,伸手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皱巴巴的烟盒,倒了一下,里面什么也没倒出来。
  “抽完了?”杨武摸出了自己的烟盒,心翼翼的从里面取出两根烟,递给了齐恒一支。
  齐恒接过香烟叼在嘴里,取出打火机点上火,顺便帮杨武点了一下,美美的吸了一口:“回头还你一根。”
  “一支烟而已,不过营长,这下我也没烟了,又不能溜去城里买,要不趁黑,我叫两个人摸出去从鬼子尸体上找找?”杨武抖了抖空空如也的烟盒,顺手丢在城墙上。
  “找啥,找死?白你又不是没看到,鬼子这次应该出动了神枪手,专门点名我们的机枪手,还有就是像你这样没事干非要出去露个头的家伙。”齐恒白了杨武一眼:“你觉得晚上安全,鬼子神枪手也知道你这么想,你敢保证他不会专门等你出城?又没有掩护,你怕是要被鬼子当兔子打了。”
  “那咋办?”一听没有烟抽了,杨武赶忙美美的吸上一口嘴里剩下的半支烟,掐灭了火头,又捡起地上的烟盒把剩下半支烟塞了进去。
  “不至于吧?不抽烟还能憋死你?”齐恒拍了杨武一巴掌,嘴一张,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
  杨武伸手拍散了烟圈,嘀咕道:“倒是憋不死,就是憋得慌,早知道不给你分了。”
  “嗨,你胖你还喘上了?不过我估摸着按照鬼子今这样的进攻强度,城墙失守是早晚的事情,要是能活到那时候,打起来巷战,你倒是有机会从鬼子身上扒点东西下来。”
  “巷战吗?起来,程营副没来有点可惜啊,看那架势程营副今后是打算一直用他的锤子拼刺刀了,他新打的锤子还没见过血呢。”
  “哈哈哈,他没来,但是他的锤子叫我顺来了。”齐恒嘿嘿一笑,从身后摸出了程戈那把在徐州城找铁匠打的新锤子:“他这玩意是他的护身符,能护着我不被鬼子弄死,走之前专门交给我的。”
  “要这玩意真是护身符,那就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奇怪最大号的护身符了。”杨武露出苦笑。
  “看程戈那么在乎,我得给他沾点血再送回去,用鬼子脑壳开过光的护身符应该更灵吧。”齐恒摸了摸锤子一头的尖锥。
  “有点残忍啊,”杨武脑海里出现了齐恒用这把锤子弄开了鬼子脑袋,把里面红的白的搅得四处乱飞的血腥场景,露出了羡慕的神情:“肯定很过瘾啊。”
  徐州城,第五战区长官部卫生处。

  魏徵紧张兮兮的站在卫生处书记室的办公室门口,两只手搅在一起,两次鼓起勇气想伸手敲开办公室的房门,但是纠结了一下又放了下来。
  “魏?”二等军医正陈指航端着一个茶杯走了过来,见到正在书记处门口徘徊的魏徵,惊讶的打了个招呼。
  “嘘!”魏徵赶忙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示意陈指航不要出声。走到陈指航身边,连拉带拽的把陈指航带到了一个看不到书记室的拐角。
  “咋了?慢点慢点,我刚从军需处那边搞来的好茶要撒了。”陈指航一脸疑惑不解:“你这是犯啥事了?还是要给书记室里哪个伙子递情书?”
  魏徵瞪了陈指航一眼,制止了他的胡思乱想:“没有,你声音太大了!是卫生处的项硕处长找我,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有点紧张。”
  “项处长找你?那你楞在书记室门口干啥?”
  “项处长不在办公室,之前他让我早上十点来书记室找他,现在他刚刚进书记室,我偷偷跟着他过来的。”魏徵答道。
  “那你敲门进去不就行了?”陈指航满头都是问号:“你怕啥啊……”
  魏徵轻轻跺了跺脚:“我没见过这么大的官,当然会紧张啊。啊,对了,陈军医你是中校,要不你陪我进去?”
  “我陪你进去干啥?项处长又没找我。”陈指航看了看手表:“这都九点五十多了,你还不进去?”
  见陈指航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魏徵终于放弃了让他陪自己见处长的打算:“算了,还以为遇到个熟人能帮我撑撑场子呢,我自己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