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2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三年前离开天都时,那时我被五花大绑坐着卡车上游街示众,可谓“万众瞩目”。身后是荷枪实弹、身穿绿军装的武警押送,马路两边人潮滚滚,唾骂声、鄙夷声和口号声不绝于耳。我记得很清楚,被押去少管所的路上,山区沙石小公路象一条曲折延绵、无始无终的线条,一直画向遥远的天边。每当对面有车来时,会拖起漫天的尘雾,如翻卷的乌云一般遮天蔽日。卡车出了郊区后,又一头扎进大山深处,千山万壑绵绵不绝,山峦如黛如诗如画,路漫漫其修远兮,我知道车已经远离天都,离亲爱的爷爷和女朋友陈小春是越来越遥远了。

  已经越过逆反的年龄,或许正因为年少时缺少母爱,现在我才比别人更渴望与自己的妈妈多呆一会。在我的记忆中,妈妈虽不敢说是天都市最美丽的女人,但柔声曼语,声音是那么好听,温柔娴雅气质迷人。尽管爷爷、庄爷爷两个老土匪一直嫌弃她,甚至恶毒地骂她是**、**、偷人养汉,但从小到大我最亲爱的人永远是妈妈。
  真想再回到五岁之前永远不要长大啊,趴在妈妈的怀抱里撒娇、淘气、捣乱。小时候妈妈怀里抱着妹妹李卉或李洇喂奶,一边在批改学生作业,我就在一边淘气捣乱,将妈妈惹急了,会受到呵斥会被打屁股或惩罚我带妹妹。现在那温馨的一幕变得那么美好,已经深深地烙在我的心田里。
  “停车——”

  车子离海云区四方长途站不远时,车前有人举牌拦住车。长途车“吱”地一声急刹住,我和妈妈都诧异地向车下面看去。那是三个穿着白色制服、头戴大盖帽、鼻梁上架着墨镜的交警,一个站在车前,两个站路边,肩章上的黄色袢牙线和袖口上的黄色牙线十分醒目。
  “咋了丨警丨察同志?”司机伸出脑袋问。交警敬礼后说,“长途站修立交桥,路已经封了,所有长途车都去备用站延安路车站。”
  车前丨警丨察的话说得不容置疑,秃头司机只得答应了一声。等交警走到路边时,他才低声咕哝了一声,“封封封,封你娘个腿,这些当官的老是到天都乱溜达个啥。立交桥在南边内蒙古路上,关长途站屁事啊,谎都不会撒……”
  嘴里胡乱骂着,司机抹了一把粗脖子上的汗水,拎起驾驶座边比暖瓶还要大的棕色塑料水杯,仰头咕噜咕噜地猛灌了几口,便旋着方向盘扭头绕过海牛体育馆边,向延安路方向颠簸过去。
  我的家在东镇区东镇一路上的铁道宿舍,叫逍遥大院,是铁路局当年分给爷爷的筒子楼。延安路车站离家更近一点,只有几站路,这让妈妈汗淋淋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可我却心神惝恍愁上眉梢,有点心神不定。说实话,我怕回自己的家,怕见到父亲和两个妹妹冷漠嫌弃的目光,可又实在不忍拂了妈妈的心意,这才没有提前下车。

  当然还有更主要的,我此时已经有一丝警觉,感觉这些丨警丨察有点诡异,便不放心妈妈一人坐在这车上。这三个丨警丨察有问题,他们象是故意要引导这辆长途车驶向延安路。夏天到天都来避暑的达官贵人很多,一般也只有BJ那些部级以上的高官来,丨警丨察才会调流、封路,并引导交通。可现在街上并没有封路,丨警丨察分明只拦了这一辆车,长途车后方的其余车辆依然川流不息,向立交桥方向奔腾驶去。

  长途车顺着灰蒙蒙的街道绕了一个大圈,喘息着晃悠到延安路车站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我随着妈妈身后下了车,汗水已经浸透了衣衫。妈妈身上的套裙是灰色的确良面料做的,本来就薄,汗湿后贴在身上,那套裙下的红色丨乳丨罩和丨内丨裤便隐隐约约。这让我不敢看妈妈,更想揍一顿那个正用猥琐的色眼,偷偷睃着妈妈胸口和屁股的秃驴司机。
  妈妈并未发现自己已经走光,儿子被关了三年,女朋友又变心了,眼里分明有不安、犹豫甚至惶然。她小心翼翼地说,“石头,爸爸从单位回来了,帮妈妈去买菜,晚上我们全家吃个团圆饭,你和爸爸喝一杯哈!”“爷爷也回家吗?”我呛了一声。妈妈垂下眼睑,脸现愁容,小声说,“嗨,妈妈不敢叫哪,叫了也不会来还会挨骂。晚上妈妈包饺子,吃完你给爷爷、庄爷爷捎回去好吗……”
  在我的心目中,爷爷永远是一家之主,我是在爷爷、庄爷爷身边长大的,没有爷爷的家那还能叫家么,那饭还能叫团圆饭么?我心疼爷爷,心里涌上对爸爸妈妈的不满,本来这一路就在犹豫着呢,此时更是咬着牙坚定地摇了摇头,“妈妈,我离开家三年了,想先去看看爷爷、庄爷爷行么?”
  妈妈闻言怔了一下,她弯眉轻蹙,挂着轻汗的脸上隐隐涌上一丝失落、忧伤。儿子理由并不拙劣但分明是在找借口。但她还是通情达理地点点头,柔声说,“唉,那也好吧,去看看老人家啵。你爷爷个倔老头恨死妈妈了,一辈子也不理我们,还发狠说死了也不准我们去哭坟头。儿子,别怪你爸爸啊,他生气还不是为你好,啊?”
  说着,她轻抚一下我的头发,从手中的小包里拿出五张一块钱,“路过商河路菜市场嘎上二斤肉,买上瓶酒,晚上陪爷爷、庄爷爷好好喝一杯!”
  “不用妈,我有钱。”我没有接妈妈的钱。
  此时我的存折上还有一百二十多块钱,兜里则有这三年劳动所得加上少年犯们孝敬的八十三块。对那个年代一个十八岁的青年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其实,此时我最想说的是妈妈你别伤心,也别管爷爷说什么。老土匪是酒鬼老糊涂了,你是天下最美丽最称职的妈妈,爷爷说的那些事,儿子一点不介意。

  但这种安慰话会伤妈妈的心,我说不出口。
  ************
  告别妈妈后,这一路上我根本就没敢回头。
  象一只没头的苍蝇一般,我一头扎进了城市陌生而喧嚣的人群中。妈妈是老李家的中心,没有一个妈妈不盼望儿女团圆,阖家幸福。此刻妈妈一定站在原地望着她儿子的背影,她一定在自责、惋惜,在暗暗垂泪。在别人眼中,我是一头无法无天、无恶不作的幼兽,其实我也非草木,曾经被陈小春讥为有文化、有文艺细胞的小文青、大流氓,此时眼眶里有了些许鳄鱼泪,渐渐潮湿了!

  说起来丢人,老子其实就是个“哭包怂”。虽然在世人眼里我是大流氓,其实我的泪腺太过发达,伤心之时总会泪沾衣襟,小时候庄西风恨铁不成钢,总骂我是“哭包怂”,也因此没少挨他的揍。
  周围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正是下班高峰期,马路上脚踏车如潮水一般,川流不息,不管是骑车的还是步行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那一双双陌生的眼睛,似乎都在警惕地看着我,这让我感觉生分,甚至有点战战兢兢的。
  在延安路与嘉兴路交叉路口,一名戴着草帽的街道干部,正在对一帮汗淋淋的居委会干部、工人训话,“时间太急,12号下午三点整,黄市长要来视察大港区嘉兴路棚户区卫生整治情况,研究嘉兴路小学改造工程。只有两天时间,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这两天必须拼了,必须把垃圾清扫出去,污水清理干净,小贩不准乱摆摊,让环境卫生状况彻底改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