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4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天都市曾先后被德占和日占,外来人口多,自古出美女。星探本来属于一个高雅的职业,主要工作是在人群中发现、挖掘能成为明星的少男少女。舞厅的“星探”其主要工作是“钓嫚”,即把那些惊为天人的美少女吸引、引诱到舞厅中。其基本套路是,让年轻帅气的“星探”以谈“恋爱”为名,主动搭讪美少女或少丨妇丨。利用女孩爱慕虚荣心理,风度翩翩的“星探”们钓到手后再诱其习舞、玩乐,最后顺理成章伴舞、伴唱、陪酒、陪睡。

  套路并不高明,但一套程序走下来,再传统、矜持的女人,最终的结局大体一样,一般都会零落成泥成为不知廉耻、令人侧目的女流氓、“女模特”,再难做回普通人。从1983年秋季那场“严打”开始,这些年因在流氓舞会、流氓舞场聚众淫乱而被抓起来的女流氓,每年都有数十人,很多人就是被“星探”花言巧语钓到手后带下海的。
  此时马路边正停着一辆白色大发面包车,驾驶座外窗子玻璃下方,“风月城”三个蓝字十分清晰,证实众人所言不虚。马路对面,一辆白色三菱吉普、一辆灰色面包车静卧在路边树荫下,车窗关闭,里面的人正在向这里观望。这哪里是“钓嫚”,这是精心策划的一出复杂的大戏。怪不得长途车会被“丨警丨察”引导到延安路上,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柯云露在这里设了一个局。他深知我李三石最看不得以强凌弱,明知老子会出手相救,然后就可名正言顺地将老子再弄进去,同时两个嫚也飞不出他们手掌心。

  真是好算计,一箭双雕。
  我汗毛倒竖,身上战天斗地的细胞渐渐从麻木状态中苏醒、激活了!

  仅仅半个小时前,妈妈殷殷的叮咛,她那秀发上已经出现的零星白丝,现在都被我一一忘诸脑后。将破旅行包往柜台角一扔,在众目睽睽之下,“噗”地一口吐掉嘴里的半截烟蒂,再平静地掏出二马弹出一支,“咔嚓”一声点着并深深吸了一口,仰起头呈仰望星空状,再悠悠地吐出一团翻滚的烟圈。
  旁边的西瓜摊凉棚下,人们都愣了一下。他们都一脸惊讶甚至是钦佩,在他们眼里这个张扬的高个“海军战士”目光寒冷,分明是路见不平,准备出手相助了。我很享受人群的这种惊讶和崇敬,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弯下腰象系鞋带一般,捡了两块碎石子攥在手心,掀起日什店旁边的门上珠帘,斜叼着烟施施然举步晃悠进面馆内!
  小小的面馆里早已乱成一团,一胖一瘦两个烫着“飞机头”的男青年正对一大两小三个女人大打出手。穿着短袖绿叶牌衬衣、青色西装短裤、戴着墨镜、玉树临风般的高个青年,自然就是“星探”、“小广东”田昊了,此刻这色魔嘴里叼着烟、嘴角挂着讥笑,一只脚踩在小板凳上,手里摇着纸扇,正悠然含笑欣赏着两个手下欺负三个女人。
  多少年后,等庄西风、柯云露和田昊都倒台后我才知道,其实早在6月5日那天在海上接受柯云露的密令后,田昊就开始精心筹备,拘留所、交警队、大港区刑警队一直到延安路派出所,已经全部协调好了。从我离开王村少管所大门起,就一直处在柯云露手下人的严密监视之下,柯云露、陈三界铁了心要把我再送回拘留所!
  此时年约三十出头、身材臃肿的一个胖妇人手中家伙已被人夺下,并被胖青年打翻在地。里边很小的过道内,两个小少女也就十四五岁,身着青色工装,一脸稚气,正绝望地尖叫着、哭泣着、挣扎着。她们其实就是两个幼女,此刻就象待宰的羔羊一般无助地哀哭着,正被一个精壮干练的长发青年拉着手牵向厅内。
  叼着烟晃悠进来时,我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其实当时我心里在暗暗叫苦,腿肚子略感发颤。么的一对三哪,老子没有西毒那两下子,无论如何是打不赢三个人高马大的精壮小伙儿。但我并未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毕竟救人要紧哪。于是我瞬间评估了室内形势,现在我只能伺机各个击破,能把动静再闹大点引来条子就是胜利,那样这两个人也就得救了。
  可如果条子不来呢,救不了人那也不能把自己搭进去,我想好了,我将找机会撒丫开溜。凭当年扒火车时练就的强悍耐力,我坚信这三个人遛不过我!
  当一股犹如臭鸭蛋一般令人窒息的汗臭味扑鼻而来时,田昊被醺得皱眉捏了下鼻子。他扭过头瞥了我一眼,故意蹙着眉头,面带鄙夷,但心里肯定在一阵窃喜,“嘿嘿,这畜牲果然上钩了。”但高兴之余,这个小白脸脸庞肌肉颤动,心里分明在控制不住地战栗着。
  当然,这牲口心里恐惧并非是害怕我李三石,老子在庄氏干将眼里形象着实不堪,是“哭包怂”,是难缠的小鬼,他们恐惧我也鄙视我,田昊不知天高地厚,压根没把我李三石放在眼里。他之所以害怕应该是想起了将陈小冬沉海时的那一幕幕,当时发生的那些诡异事,一直让他战战兢兢、夜不能寐。
  6月5日,也就是天都市夏小麦开镰的那一天,当时被关在少管所的我和800余名少年犯一起,凌晨时分,在看护下,下地参加驻地王村乡的麦收大会战。当时走出高墙走向广阔原野的我自然不会知道,就在这同一时间,远在东方的天都市小港码头,一声汽笛长鸣,一艘灰白色大型垂钓艇,身披晨露沐浴着满天的朝霞,缓缓驶出位于天池湾内的天都港,驶向云烟深深、水天茫茫的黄海深处。
  几个小时后,垂钓艇进入天都市东南方向数十海里的黄海某海域,当时正值低潮,海区内波涛汹涌,一座孤礁茕茕孑立,周边海域白雾茫茫。在海图上这里仅被标注为暗礁区、沉船区,凉风许许,岤鸣如咽,孤礁顶端有四只海燕,咕噜鸣籁,啄食嬉戏。垂钓艇乘风破浪而来,到孤礁西侧又绕礁一圈后,缓缓驶到孤礁北面海域抛锚。
  阴风森森,风急浪高,海底暗礁密布。据说当年一艘岛国货轮载着数千从天都市撤出的伤兵和侨民撤回国内,航行到这块礁岩附近遇到风暴沉没,这些刽子手全都葬身鱼腹。从此这里每到暴风雨肆虐之时会鬼哭狼嚎呜呜咽咽,因此当地渔民就叫这个孤独的岩礁为鬼喊岩。拖网渔船不敢光顾,一般小型垂钓船也少敢涉足。但对吃饱了撑着的有闲一族而言,驾着豪华垂钓艇到这片海域垂钓,则既惊险又刺激令人流连忘返。

  田昊当时正在这艘艇上,抛锚后的垂钓艇在碧波上荡漾着,他戴着墨镜气度万千的挥手下令道,“带陈小冬!”
  两个墨镜青年将一个戴着黑色头套的高个女孩从舱内挟着胳膊拖了出来。她的双手被反绑着,身上穿着黑色T恤衫和膝盖发白的牛仔喇叭裤,双腿裤腿能扫街。她的头套被摘下,头发乱成一团稻草,仍能看出曾经摩登时髦的“蛋糕”发型,前面吹的高高的,喷了好多摩丝,依然很硬很挺。她的嘴上被贴着黄胶带,刚从黑舱内被带出她眯着眼陡然睁开,她看到了波涛涌动的大海,不禁眸中现出惊恐,身体颤抖,腿一软就要瘫倒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