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7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野蛮生长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庄西风和我带着铁道线边那群野孩子所向披靡,打得混社会的流氓、混混们闻风丧胆。庄西风稚嫩的铁拳死硬如铁,生猛毒辣,绰号“庄西毒”,比天下五绝之一的西域欧阳峰其毒尤甚。而我给别人的印象是狡诈多端,阴险凶狠,尤好偷袭拍砖,绰号“板砖李”,出手比桃花岛主黄老邪还要邪恶万分。当年我最拿手的,便是提着板砖从背后拍晕对方,或偷偷掷石子准确击中对手脑门,让你头晕眼花眉心鼓成个大包成独角兽,瞬间失去战斗力只能等着挨揍。

  现在我自己的脑袋肿成了大球,双眼肿在一起只能努力睁开条缝,耳朵更是嗡嗡嘶鸣。两个“飞机头”更惨,打了摩丝的头发依然支楞着,一个口吐鲜血倒地昏迷不醒,一个手捂着半截鼻子跪在地上血流满面呜呜号泣。我手中凳子一招狠似一招拸,田昊频频招架,渐渐退到了墙角,眼看无处可退,他突然扔掉手中板凳举起双手主动放弃了抵抗。我跟上一脚踹到他后腿弯处,这个平时风光八面的“星探”“扑嗵”一声跪到地上,双手抱着后脑勺。

  我心里恨极,真想拸烂这个小白脸好看的狗头,但我还是扔掉手中凳子,顿时感到头晕目眩,身体摇晃了一下险些跌倒。胜利者是不该倒下的,我摇摇晃晃地努力让自己直起了腰,点起一支二马,悠悠地深吸了一口,此时心里才隐隐后怕、发虚。看着面馆内的惨状,出手着实重了些,两个“飞机头”破了相,人废了,这回怕得再进拘留所,柯云露的阴谋得逞了!

  战斗骤然结束,但面馆内却没有安静下来,三个女人披头散发,抱头惊恐尖叫,撕心裂肺的样儿。
  这一口吸深了些,头一炫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趴下。闭眼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了一下才稳稳站住。酣畅淋漓地砸趴三个狗崽子,可方寸之地无法施展,自己也吃了大亏,唉,要有西毒那两把刷子,也不至于弄得如此狼狈。我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又在两个老土匪、当然也是我的师父面前丢大脸了!
  我五岁那年,因两个妹妹相继诞生,姥姥从无锡老家过来帮妈妈带孩子,三个孩子姥姥一个人实在照顾不过来,妈妈便将我送到位于大港火车站内的巡道房,与当时七岁的庄西风做伴,跟随爷爷、庄爷爷在铁路边和港口内长大成人。
  爷爷叫李铁汉,庄爷爷叫庄中国,哥俩都祖籍河南南阳,是一对难兄难弟。爷爷15岁那年被汤恩伯31集团军抓了壮丁,参加过枣宜会战和豫南会战,在豫东与日寇的一场遭遇战中,国军战败,爷爷与庄爷爷负伤昏迷被遗弃在黄河边的敌后战场上。二人逃出敌占区辗转来到泰东省,养好伤后便在北莱山区为匪,练就了一身独门功夫狱拳,枪法更是百步穿杨,匪众达百余人,与坚持抗战的八路军游击队配合作战,让驻莱东市的日伪军吃尽了苦头。后来他们被八路军收编,编入胶东军区老十二团,杀鬼子打老蒋剿土匪,功勋卓著,打过数不清的恶仗、硬仗。

  解放战争初期,华东解放军主力随罗荣桓进入东北时,老十二团扩编为独五旅留在原地坚持斗争。到天都市解放前夕,爷爷、庄爷爷分别是五旅八团七营的营长、副营长,1949年5月25日,美国海军陆战队撤离天都,国民党守军9万人败逃,6月2日天都市解放,老八团成为天都市警备部队,隶属于天都市警备区。一次这哥俩率领一个连到墨城县北部山区剿匪时,大地主田卓英娇滴滴的小老婆勾了他们的魂,两人双马同槽奸宿了人家。事发后差点被八团团长崩了项上吃饭的家伙,后因功抵罪被判刑。刑满释放后已经是1953年,被遣送、安置到天都市铁路局当铁路巡道工。

  跟着这样两个无法无天的老匪长大,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我和庄西风这两个少年自然凶残阴狠,无法无天。我们成了狱拳的传人,信奉的是拳头底下有真理,一出道便一鸣惊人。我们哥俩带着张华山、赵尚河、刘希玉等一群铁道沿线的野孩子,拳打海云区混混头大哥林永浩,脚踢贮水山一带混混们的带头大哥牛子详,两战扫荡了两个大团伙,这哥俩一战成名。西毒那一身令人畏惧的拳脚功夫,“板砖李”那鬼神莫测的阴险狡诈,让天都市混混们没少领教我们这两个铁道小崽子的凶狠阴毒。

  现在刚刚走出少管所,便又大打出手了。天都市最大场子风月城老总田昊尝到了挨揍的滋味,可自己也让人家打成了猪头。么么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会让老土匪笑掉大牙,这让我感到十分郁闷、憋屈!
  一大两小三个女人被这一地血腥吓坏了,她们搂在一起瑟瑟发抖凄厉尖叫,是那种毫无意识的尖啸,极其瘆人。这让我很不悦,作为胜利者,我现在需要的是女人的崇拜和赞美,就象在少管所重教室内弄残了摧花淫魔罗烈,让牛娲、周娣和男女少年犯们景仰一样。于是在女人们的尖叫声中,我招牌式地仰头深吸了一口,然后作仰望星空状,悠然吐出一串翻滚的蓝色烟圈,才居高临下地睃了她们一眼。

  这一睨很有讲究,这造型本应很酷,但却有画虎不成之嫌。
  我自己并不知道,其实此时我的形象丑陋得不堪入目。

  脑袋浮肿如吹了气的肥猪头,双眼乌黑象极了刚挨饲养员胖揍一顿的大熊猫,而且还是那种十分淘气很能作的大熊猫。原本棱角分明的面庞青一块紫一块,如刚被老猴子教训了一顿的小猴红屁股。身上衣裳沾满肮脏的黑色泥垢,汗臭味更是臭不可闻,让这造型变得十分滑稽可笑!
  但这个身材高大的“海军战士”刚替她们出过头,在这三个女人眼里丑陋和肮脏根本就不是问题。于是我这居高临下的一瞥,让她们突然一齐噤声,瞪着三双战战兢兢的眸子,恐惧、惊惶,莫名其妙地瞪着我,象看着动物园内老虎、狮子那样的猛兽一样。当然这目光中,自然还有我最想看到的无限敬畏和崇拜!
  还是胖妇人最先反应过来,她脸色煞白,顾不上衣衫撕烂右胸袒露,狂摆手急呼,“大兄弟……跑啊,赶紧跑啊,他们人就在马路对面……”两个小美嫚也猛地反应过来,一迭声跟着胡乱叫唤,说,“海军大哥快跑,你快跑啊……”
  劫后重生,三个妇人泪淋淋、惨兮兮的,眸中写满惊恐,尤其是两个小嫚天生一对尤物,雨涤小荷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那可怜巴巴的样儿令我想到了在西毒的淫威下战战兢兢过日子的赵多、赵余,这让我怎么可能忍心抛下她们不管而自己逃命?于是我踹了一脚田昊,不屑地说,“屁话,哥跑了容易,你们呢咋办,就跟这牲口去风月城?”
  三个女人听到我的话顿时愣了,躲过了初一能躲过十五么。马路对面的几辆车里,就埋伏着田昊手下的人马,现在真正危险的是这两个嫚。自古红颜命薄,美丽是祸,既然她们因美貌而被肆无忌惮的庄氏集团盯上,下海也是迟早的事。
  我已经冷静下来,丨警丨察中有庄氏的人,报警不行,我决定好人做到底,便说,“如果你们相信我,就跟我走,我来想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