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8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上哪……大哥?”两个小嫚都怔了一下,那个性格文静的少女小声问。虽然我刚刚救了他们,但毕竟我们并不熟悉。但那个胖胖的大嫂一把抱着她们,“静儿、燕儿,快跟海军大哥到部队去躲几天,再磨蹭就走不了了。我会告诉家里,让大哥大嫂放心……”
  胖大嫂一句无心的话忽然提醒了我。原来我是想带她们躲到郊区西留侯村去呢,何不躲到部队去,柯云露和汪小飞再凶恶,庄氏集团的人再无所顾忌,他们也没胆量染指部队。
  泼辣一点的少女又问,“那……要躲到啥时候?”
  我看着三双惊鹿一样的眸子,信誓旦旦地说,“三天,躲过三天我就有办法对付他们!”
  其实,说这大话时我心里并无绝对把握,只能豁出去一试。我是一个行动者,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会放手一搏。但是,到“到部队去”这句话对两个嫚还是起了作用,她们走到我身边准备跟我走。我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渍,一脚将跪在地上的田昊踹趴下,跟上一脚,“咔嚓”一声将他的右胳膊踩折。三个女人“啊”地尖叫一声,抱在一起战战兢兢、浑身哆嗦。
  在田昊的惨嚎声中,我转身走到面馆外,从柜台上拿起自己的破旅行包,借着两辆大公交的掩护,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叼着烟快速向大发面包车走去。门前行人匆匆,熙熙攘攘,旁边的大西瓜摊边,观望的人们见我带着两个女孩全身而出,都一齐震惊地看着我们。
  我打开后车门,等两个小嫚仓皇上车后,便关了车门坐进驾驶室,启动车子,向东加速驶去。
  车座旁的发动机盖上,放着一个蓝色方形塑料筐,里面放着大扳手、钳子等工具、三根套着黑胶皮的短钢管和一根撬棒,都是街头打架的利器。
  马路中间一溜四辆公交车排成长队在等红灯,有两辆大车在上下客,等公交车队过了柯云露的人才会发现大发面包车没有了,才会惊动他们。我抓住时机脚下猛踩油门,车子驶到湖州路时扭头向南,驶向汇泉山和动物园方向。
  到秦岭路路口,这里是石头路面,是一个三角地,路面坑坑洼洼。一辆北京吉普挡住了去路,一个穿着黑T恤、戴着墨镜、提着钢管的男子站在车旁拦车,另一人正趴在旁边的小店柜台上打公用电话,分明是在报信。两个小嫚见状吓得脸煞白,我看一眼后视镜,三菱吉普和面包车并未跟上来,便刹住车,拿起塑料筐中的钢管道,“别害怕,坐在车上别动!”
  两个小女孩花容失色,木然地点点头。
  狭路相逢,只有放手一搏,稍一犹豫便将万劫不复。我提着钢管下车,膝盖一软蹲下差点跌倒,车上两个小嫚见状都吓得“啊”地轻声尖叫。我左手顺手捡了三块石子藏在手心,起身提着棍向吉普车迎上去。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等个汉子,体形粗壮,嘴唇肥厚,样子十分憨厚。他嘴里叼着烟,右手提着短粗的钢管,或许是见我脑袋肿胀,下车时又差点跌倒,他态度嚣张,正笑嘻嘻地看着我。显然,他对与他一样高,但已被田昊三人收拾得摇摇欲坠的“哭包怂”,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一看这汉子就是行家,我不敢大意,神经高度紧张。我故意扭头看了一眼他身后,他略一分神,就在他快速扭头之间,我手中两块石子一前一后掷出,准确击中他的右边太阳穴和额头,他“啊”地惊叫一声,左手反射性地去揉脑袋,我飞身跟上,身子一矮,“嘣”地一声,一棍准确椎击他的右臂。伴着惨叫声,“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入耳。但这牲口到底厉害,被重椎的同时,仍用左手快速接过钢管,横着扫了过来。

  我腾身躲避不及,右臂被尖利的棍梢重重扫过,顿时一块皮肉被扯开,血流如注。混乱中,我手中棍回抽斜劈,抡圆扫向其小腿,大汉再度惨叫,这一下受创甚重,手中棍落地,左手抱着腿瘫坐石头地面上呻吟。
  暮色已降临,这凶残的流氓斗殴让街边乘凉的人都吓得躲进室内。小铺前打公用电话的汉子正提着棍扑了过来,我左手弹出最后一块石子,准确击中其眉心。这个精壮汉子“啊”地惨叫一声,摇晃了一下,我提着钢管迎了上去,没想到这个黑T恤汉子已经丧胆,连连后退,转身攸地锁进巷道内。
  两棍放倒拦车的人,此时路面还被吉普车挡着,我没有追这个汉子,而是扔掉钢管,掏出手帕捋顺几下缠在伤处,并快步走向面包车。拉开车门,右手提起破旅行包,左手将已经吓傻瘫坐在座上的两个嫚一一抱下车,说,“快,我们上吉普。”
  她们慌张地钻进吉普后座坐好,我驾车扭头向西,顺着黄山路向延安一路方向飞速驶去。
  躲进巷内的那汉子已经报信,柯云露、汪小飞的人马一会就会找到这里。千家诚是天都市主管刑侦的第一副局长,不管是落柯云露还是警方手里,我和两个小女孩下场都一样。幸好傍晚路上车和行人不多,但路面坑坑洼洼跑不起来,发动机咆哮着,吉普车剧烈颠簸跳跃,一路上险象环生,短短十几分钟折磨后,终于有惊无险地驰到延安一路边的京山底下。
  公路边斜坡上有路通向山脚一群高大的老建筑,那是天都市社会科学院和炮台遗址陈列展、展览馆,当年德占时期是一座小兵营。京山德占时期此山称俾斯麦山,日军占领时期改名万年山,解放后又更名为炮台山或京山。

  我脚下猛踩油门冲上坡道,将车开进社科院和展览馆大院外的停车场东北角上停下,旁边是一辆不常开的东风小解放,这里不太受人注意。此时暮色四合,天上隐隐有雷声正越来越近,黑云沉沉,视线朦朦胧胧。两个嫚紧张地不离我左右一步,我摘下车牌扔向栏杆北边的山上草丛中,锁好车门,揣上一把铁钳,领着她们顺着栏杆寻找入口。
  京山面积数平方公里,主峰只有海拨不到二百米,但因山脚都挖山盖了住宅小区,因此四周山势较陡。从80年代初开始,天都市将京山适宜观景的地方辟为炮台山公园,但整个京山四周都建有铁栏杆。我们走了二三十米,在离停车场不远处,找到一处豁口钻进栏杆内,然后顺着人们进山溜弯、锻炼的小道,在黑暗中艰难地向山上走去。
  丛林茂密,山涧小径蜿蜒曲折。我们避开晚上锻炼的人群,从南坡顺着弯弯曲曲的游山小径和登山石阶路,盘环曲折走向山顶。这里是周边市民晚上避暑休闲的胜境,山麓处的风景墙、西部山脊上的"沁心亭"和北山坡上的儿童游乐场,都游人密集,人声鼎沸。
  在朦朦胧胧的光线中,我们跟着几个溜弯的人后面顺着游山小径一路走到山巅炮台遗址,几尊大炮在黯淡的光线中威武地对准东面的海面。这里视野开阔,进出天都港的轮船灯火辉煌,尽收眼底,但黑沉沉的巨炮已经成为文物,成为历史的见证,仿佛在无声诉说着当年曾经的辉煌、苦难与屈辱。

  顺着炮台右侧的台阶小径上行,到望海平台,平台上建有怡然亭、山巅风景墙等建筑,游人浏览完炮台,可以在这里小憩。那时山上还没有路灯,只有亭子北边崖壁顶端的山巅平台上,有一座大院子,丛林掩映,灯火辉煌。黑暗中,一个巨大的圆球矗立在山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