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9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是海军的一个雷达站,通向山巅平台的台阶口竖着一块牌子,朦胧的光线中能看清是“军事禁地 禁止浏览”八个字。
  小径和平台四周的山坡上长满半人深的荒草和灌木,这一路上两个嫚紧紧抓着我的海魂衫,歪歪扭扭地跟在后面。雷雨将至,夜晚的怡然亭黑暗僻静,没有游人,走进亭内两人一屁股坐下喘息着。“大哥,上面是你的部队么……我们就躲……这?”稍微文静的那个小嫚望着高高的台阶战战兢兢地小声问。
  虽然傍晚时我救了她们,可跟着一个并不熟悉的“海军战士”夜晚跑到山上,远处天宇隐隐有雷声滚滚而来,四处都黑黝黝的,两个小丫头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我没敢回答她,老子不过喜欢穿海魂衫和蓝军裤,哪是什么海军战士。这要让她知道老子是少年犯,准吓得尿裤子,打死也不会跟着我上山。
  另一个性格泼辣的小嫚似乎很有见识,她安慰说,“萧静,大哥是对的,我们只有躲到部队,他们才不敢来找我们。否则我们躲那,都逃不出他们手心。”
  “可我们总不能在这山上一直躲下去,我们不上班啊?”这个叫萧静的文静女孩愁怅道,显然她这荒凉的景象已经让她恐惧、后悔。
  但她们还是跟在我后面战战兢兢拾级而上,走到一半是一道栏杆铁门。铁门后还有一道长长的台阶,通向山顶平台上的营区。门岗是一座小房子,值勤的男士兵伸出头,见上来三个人,正要驱赶,我赶紧问,“请问,吴越站长在么?我是她老乡小石头。”
  “这么晚会老乡……你稍等。”
  士兵很不耐烦,本想训斥我,一看见我身后两个小美女,顿时语调变了,又听说是找他们站长,便嘀咕了一声,还是不情愿地拿起电话向山顶的营地通报了一声。

  不一会,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白衬衣蓝裙子的海军女军官从台阶顶端快步走了下来,如仙女降临人间一般。走到跟前拉着我的手惊问,“真是你啊臭石头,你不是……这是咋了,又打架了?”岗亭顶上灯并不亮,但她还是看清了我的熊猫眼。又看了一眼两个小嫚,眉头蹙起,目光警惕,神色严厉地问,“这大晚上你带着两个嫚在山上乱跑干嘛,她们是谁?你们……”
  两个嫚紧张地捏着我的破海魂衫,生怕我会将她们扔在这黑暗之中的大山上。我赶紧打断她,“哎呀姐,我都饿死了,你能不能让我进去喝口水再审问?再说我又跑不了,要做了坏事我敢往你这营房里跑啊,那不是自投罗网?”
  吴越笑了一下,带着我们走上高高的台阶。崖壁顶端是一个大院子,平台很大,她叮嘱一声,“各班正在开班务会,别乱吵吵。”
  到了她的房间,也是雷达站的办公室,她让我们坐下,给我们倒了水,又摆出一付丨警丨察对待犯人的嘴脸,严厉地看着我。我和两个小嫚一人喝了一缸子水,看着她一双好看的眸子,我说,“姐你别急好吧,一会我全坦白,行了吧。你先弄点吃的,饿死了。”
  “小祖宗,你别给我耍心眼,要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吴越伸手想给我一个爆栗,可见我头肿胀成一团,眼眶乌黑一团,胳膊上也有伤,便瞪我一眼走了出去。
  一会又带着一个女兵走进来,手里还提着药箱,我以为是卫生兵,小脸圆圆的。女孩给我处理了胳膊上的伤口包扎好,伤口不大,疼得并不厉害,但我呻吟着、哼哼着,卫生兵咯咯笑,“小家伙,你少装。就扯开点皮,会疼成这样?”我不再装了,她又检查了一下我头上和身上的伤,讥道,“看着被打成猪头,其实都是皮外伤。轻伤不下火线啊,你干嘛不继续打?”

  我只能尴尬地嘿嘿苦笑,头上一阵阵胀痛,让她小手这么上下一摸,感觉好舒服。卫生员瞪了我一眼,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看了一眼两个小嫚,扭头对吴越感慨道,“站长,小家伙被打成大熊猫了,这得多大仇啊。”
  吴越烦恼地说,“唉,小曹你不知道,这熊孩子三天不打架,太阳能从西边出来。”
  小曹检查完,又趴在吴越耳边叽叽喳喳嘀咕了一顿,才提着药箱下去。
  吴越见我一脸狐疑地看着她,莞尔一笑,说,“你别多心,不是说你的事。”原来,小曹叫曹呤,可不是什么卫生员,而是军校毕业的雷达分队长。雷达一班女兵姚倩与警卫分队战士毕福剑是老乡,关系亲密,有在军营谈恋爱的嫌疑。指导员回家休假去了,吴越要曹呤找小姚和毕福剑谈谈,可以地下悄悄恋爱,服役期间严禁公开恋情。

  一会扎着围裙的炊事班长和通讯员用托盘端来饭,大米粥,白馒头,炒了一个鸡蛋西红柿,两个小咸菜,够丰盛的了。
  我坐下就吃,两个小嫚却害羞不敢上前。小通讯员叫于兰,年龄也就比萧静大那么一丁点,对两个可爱的小妹妹爱不释手的样儿,猛劝她们不要害羞快吃饭。吴越也很喜爱她们,抚摸着她们的马尾巴一顿鼓励,两个小丫头这才坐过来,拿着馒头秀气地啃着。我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向吴越讲了提前释放后这半天时间内发生的奇葩事件。
  吴越个子不高,也就一米六,长得娇滴滴的,但却是个女汉子,否则也当不了雷达分队长。她听完义愤填膺,道,“小石头,就这一点姐和你朱哥都服你,皮打皮闹却义薄云天,路见不平敢两肋插刀。这事你该管,这庄氏集团仗着有后台简直黑透了,么的迟早倒大霉。”
  可三个小丫头听说我是少年犯,三双小眼睛都瞪得溜圆。
  吴越说着又愁道,“眼看就要下大雨了,按说只有直系亲属才能住站上,去招待所已经来不及。最近机关要组织基层建设大检查,你也是,唉,非得这时候来给我添乱。这样罢,林指导员不在,就让两嫚晚上跟我睡吧,你跟大刘睡炊事班去,平时没事就帮帮厨。如果检查组来了,你们呆在招待所房间内不准出来。乱蹦达被扣分,我要你好看!”
  我有点不安,害怕坏了吴越的大事,说,“啥检查这么紧张?姐那一会我还是带她们走吧,别被发现了你就有麻烦了。”
  吴越啐道,“走,走你个头,人家这会肯定在各路口蹲守,你一出去准让人逮了。”又解释道,“舰队战勤处、军务处、通讯处、管理处、组织处,五家组成联合考核组,要对所有直属队进行训练、内务、卫生、条令、党建和管理工作大检查。我们站是海军基层先进党支部、基层建设先进、训练先进单位,这次检查完要没出意外,我就要离开雷达大队调舰队通讯处了。”
  这话似乎又有点要送客的味道,两个小嫚都紧张地看着我。我也客套说,“那要被发现了会不会影响你调动啊?朱大哥到时不得揍我啊。”

  吴越嫣然一笑,“这会知道心疼姐了,臭小子。尽说些没营养的,这黑灯瞎火的,就是不上调了姐也不能赶你带着两个小丫头在山上乱窜啊。也没什么大不了,给大队值班室报一下不就完事了,就说我弟弟带着对象来看我。站里有临时招待所,山上离舰后馆陶路招待所太远,直系家属来了一般都住在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