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10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嘿嘿,老子也是家属了,顿时放下心来。又信誓旦旦地说,“越姐,我只在你这躲三天,三天后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不过别上报说我带着对象啊,两个丫头片子就小不点没人信的,可别搞砸了,就说是弟弟妹妹行了。”
  通讯员小于听了咯咯真笑,两个嫚低头吃饭,我们的对话让她们都羞涩地低下头。秀气地一人吃了半个馒头,喝了一碗粥就不动了,吃完饭还主动帮小于一起收拾了。吴越挺喜欢她们,问了她们的名字,爱抚着她们的马尾巴。原来,泼辣的那个叫乌燕,与萧静都是初中刚毕业就顶替进厂的青工。面馆内的那个大嫂姓陈,是萧静的远房嫂子,她们都叫她陈嫂。
  “姐,你和经武哥喜事办了么?”我问。

  朱经武是陆军船运大队的登陆艇艇长,与吴越是老乡,都是东北人,三年前二人探家时的时候在火车上相识。吴越大学本科刚毕业,担任雷达站副站长、主持军事工作,副连级。而朱经武只是登陆艇长,从士兵提干,没文凭,正排级。但老朱对吴越一见钟情,开始疯狂追求她。
  吴越人长得靓,性格又好,当时追求她的舰队、基地、舰后干部不少,老朱很有危机感,因此就用了狠招。
  一次他的登陆艇到天都港卸货时,专门请吴越看了电影越剧《红楼梦》,接着又请她到艇上吃海鲜。海鲜都是我潜到海底,在大堤水下二十多米的岩石上新挖的海虹、海蛎、鲍鱼和海参,整整一大塑料桶,吃饭时我自然也在场。那一次老朱分明有预谋,艇上士兵也巴不得艇长早点搞定这个漂亮的海军女军官,他们轮番敬酒,其情殷殷,让吴越不好拒绝,结果她被灌醉了。也就在那一次,吴越晚上住在艇上狭窄的艇长室内,让朱经武得了手。

  这事让吴越一直耿耿于怀,果然,现在听了我的话她狠狠地踹了我二脚,红着脸啐道,“还能咋的,都那样了,也只能死心塌地跟他呗。唉,结婚这事不急,过两年等通讯处倒出旧房子来再说吧。么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也是个憋犊子,还帮着那牲口害我,杀人放火的混蛋。现在,一想到你和肖乐在这山下洞里杀过人,我就么的瘮得慌,晚上走山道七上八下……”
  我赶紧给她使眼色,但等她发现说漏嘴已经晚了,萧静和乌燕吓得小脸煞白,战战兢兢地起身走到吴越身边坐下,远远躲开我。
  现在,老子在她们眼里一下子变成了瘟神。
  天已经起风了,吴越陪我们说了一会话,就起身走出去,带着雷达分队的战士们到机房去检查防风安全去了。室内就剩下通讯员小于陪着我们三个人,两个嫚都低着头,神情十分紧张。这让我变得很没趣,本来还想和她们说说话拉近一下心理距离呢。
  我站起身,说,“这里是部队营区,田昊的人不敢到这里放肆,你们洗洗放心大胆地睡个好觉。要相信我,我们在这里躲两天后,我会带你们出去,彻底办了田昊。以后,他就再不敢找你们麻烦了。”
  说着我就神情委糜地走了出去。
  晚上我和老刘睡在炊事班,我睡在他的上铺,对面上下铺上是他的两个兵。我太累了,一个半天连打了两架,和这个老兵油子聊了几句,头一挨枕头就睡了过去。当天夜里,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暴雨下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晨醒来,雨仍在哗啦啦地下着。老刘早就起来忙活去了,到厨房一看,两个小嫚穿着女兵们的蓝裙子、白上衣、小皮鞋,与二个女兵在帮厨,我根本插不上手。
  “呵呵,到底底子好啊,穿上军装比吴大姐还精神。”我调侃道。
  女孩都爱美,萧静和乌燕都战战兢兢地看了我一眼,都抿嘴羞涩一笑。萧静垂下眼睑,嘴里小心翼翼地解释道,“石头哥,这……这衣裳是吴大姐、曹大姐、于姐给我们临时穿的啵,我们的衣裳都在面馆里弄破了……”
  在面馆内打斗时,她们的工装领子都被那两个坏小子撕破,一定是吴越、曹呤和小于强行送了衣裳。这是两个好人家的孩子,家教不错,收了别人的东西正惴惴不安呢。看来,吴越、曹呤和小于是真的喜欢她们哩,把两丫头拾掇得跟个小女兵似的。
  我笑了,适当鼓励一下,“很好啊,她送的你们就留着呗,不要白不要哦。呵呵,你们穿上比吴大姐、曹大姐还要俊哦,唔跟小于一样了。”
  二个女兵与正在炒小菜的老刘都一片声地附和,说她们穿着真标致,老刘还说干脆让站长找找人当兵算了。“哪有,姐姐们才标致。”又听了我的赞美,两个嫚紧张的神情略微松驰,连乌燕都羞涩地嫣然一笑。
  青春万岁,这一笑岂止是百媚生,隆隆雷声、肆虐狂风和瓢泼大雨都似乎不存在了,小小的厨房内仿佛阳光明媚。
  吴姐一大早就带着小曹去机房了,夜里风太大,惊天动地,发电站出了点故障,她们正在组织抢修,连早饭都未顾上吃。大队值班室也来了通知,基层建设大检查延后进行,命雷达站抓紧抢修,确保战略值班不受影响。
  我在厨房帮不上忙,主动挑起炊事兵搅好的两桶猪食,一个女兵给我带路去喂了猪。这个女兵正是那个河南兵姚倩,她性格很泼辣、利落。猪圈在水房旁边,在营区的东北角,里面四白三黑共七头大肥猪,五头小猪崽,最大的白猪体形巨大怕有二三百斤了。
  我提起桶将猪食一一倒进食槽,看着肥猪们抢食,感叹着,“哇老天,真是靠山吃山,你们养这么多猪啊,都是你们自己吃的么?”
  姚倩用手拉着雨衣挡着脸上的雨,说,“那当然,也不全是,这些猪有的还是站长手里的‘炮弹’。山上野菜多,去年我们养了十一头,年底给了一头给大队机关,给了三头给舰队有关处。结果通讯处张处长一高兴,把我们的电视机、录音机、乒乓球台全换新的,管理处帮我们翻修了营房,政治部多给我们两个考学名额,大丰收!”
  我望着风雨中的京山,神往地说,“真是世外桃园啊,我都不想走了。跟吴姐说说,把我留下来给你们养猪呗。”
  姚倩切切笑,说,“你滚一边去,站长和曹队长都跟我们说了。你小子就不是个省油的灯,这刚出少管所就又打了两架,我们收留你那不就完蛋了。幸好刮台风下雨,都忙防风去了,要不这几天军务处要来检查基层建设的,就你被人打成这怂样儿,领导肯定不放心,我们铁定要挨扣分。”
  么么的,老子这不成了瘟神了。这丫头比我大一岁,象姐姐一样数落了我几句,让我哑口无言。
  吴越威武,她那小脑袋里全是智慧。雷达站驻在山顶,却得地形之利,吴越是个有心人,除了养一堆大肥猪,还种了几块加起足有一亩多的菜园子,副食生产真的搞得不错,也难怪伙食这么好,站里凝聚力这么强。
  吃过饭,警卫分队一个战士驾着三轮摩托,小于冒雨到大队值班室取件去了,只剩下两个嫚心事重重地坐在吴姐的站部。吴越或许是对我不放心,并没让我们到临时招待所的几间空房内睡,而是让两个嫚与她和小于住在一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