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11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萧静和乌燕象躲瘟神一样,都远远地离我坐着。我知道她们紧张什么,现在柯云露、汪小飞的人一定在大港区周边仔细探查,但这里有汇泉山、京山、榉山,三座山连在一起,地形复杂,山上丛林茂密,山下人口密集。他们人再多,想找到我们也是大海捞针,况且打死也不会想到,一个刚走出少管所的少年犯,会带着两个嫚躲进部队营区。她们更对我这个人感到恐惧,咋天晚上,吴越一定没少帮我说好话,但此时两人分明是想证实什么,却又低着头紧张局促。

  两天后我还要带着她们去拼命,既是争取让她们摆脱庄氏集团的纠缠,同时也是为我自己。那是一场败不起的硬仗啊,我必须精心算计,准确的情报吴大姐已经让上士(注:此处不是指军衔,在炊事班负责上街买菜的战士俗称上士)去打听了。我还必须有她们的配合才行,我需要她们对我有起码的信任。于是,我主动说,“你们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我是一个少年犯,海军哪会要我。但要说明白,三年前,我是给我大姨子出头,和人打了一架,才被关进少管所的。因此我一直认为,我是好人。”

  “大姨子?”乌燕惊问。
  “可是……”萧静看了我一眼,脸红了一下,嘴嚅动一下又将话咽了回去。
  乌燕的话让我只能苦笑,三年前我也才十五岁啊,和她们现在的年龄一样大,何来大姨子,也难怪她们诧异。萧静的目光我也读懂了,她想叱的是,你可是少年犯,怎么会是好人哪?
  这让我无从辩解,但我当年为陈小冬出头在城武路市场大打出手的事,我觉得并不丢人,于是便给她们简单说了一遍,最后我强调,“她是我当时的女朋友陈小春的姐姐,她们是双子(注:方言,孪生的意思),你们说不是大姨子是啥。”
  她们不约而同地看了我一眼,显然这两嫚都觉得我为女人出头做得对。但是,要她们相信一个少年犯是个好人,还真不容易。
  “吴大姐说的,也全是真的!”我继续选择实话实说。
  “啊?你真的杀过人?!”得到肯定的回答,她们震惊不已,四双黑眸如惊鹿一般,带着畏惧、惊疑直视着我,仿佛在看一个怪物。
  也难怪,三年前我和她们现在的年龄一样大。这么大的小嫚天真烂漫,本该躲在妈妈的怀里撒娇,可她们却过早地开始接触残酷的现实,过早地领略人性龌龊的阴暗面,这也太残酷了点,自然难以接受。
  我平静地一笑,“别惊惊乍乍的好不好,那坏蛋**了我兄弟肖乐大姐,还想杀人灭口,幸好巡山的人出现,她才捡了一条命。这样的坏蛋,应该千刀万剐。但我和肖乐就是两个孩子,杀不了他。我们只是把他引到了这座山下的地下工事里,能不能跑出来,就不该我们的事了。”

  两个小嫚脸色放松了一些,她们有了丝笑容,但那笑十分勉强。萧静还主动给我的缸里续了开水,又看了我一眼。似乎想问,这些事咋都让你赶上了。
  “这事说来话长……”我知道,如果我不将这段尘封的往事说出来,说个清楚明白,她们是不会真的相信我的。于是,我从头至尾将当年发生的一段奇异经历,我与肖凤、肖乐的姐弟情、兄弟情,我被关进少管所的原因,一五一十地叙述了一遍。
  那也是“严打”之前的1982年,那一年在我迷茫的少年生涯中很不平凡,许多倒霉事都发生在那一年。冬天的时候一桩并不离奇的**案和一场充满传奇的约架,将我与肖乐这两个少年的命运,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也彻底地改变了我的生活。
  那场**案的受害者,是我的好同学、美丽但却坎坷的谢静。
  从小学到中学,我们都是同学。小学五年级时,她和卓越放学回家途中被庄西风**,我用砖拍晕庄西风救下了她俩。但几天后,我也差点没被庄西风活活打死。高一那一年冬天,高二年级的刘元又尾随**了谢静,又是我恰好遇上救下了她。但她为保护自己的名誉,选择没有报警,于是便留下了无穷麻烦。半个月后,见已经无事了的刘元向我约架,我单刀赴会,一对十二,幸好第65中学一个学生神奇出现,才救了我一命。

  这个同学叫肖乐,是大港区和天都市有名的青少年散打好手,市中学生运动会连续两届散打冠军。

  那天中午,肖乐与五六名同学在贮水山上的散打馆练习完毕后,精力过盛的他们便相约骑车来栈桥玩。傍晚往回赶时,肖乐突然内急,便下车到路边灌木后小解。同学们都骑行远了,可海边一群人马分明在寒风中已经摆开战场,这深深地吸引了肖乐,让他心里一阵兴奋,干脆留下来看个究竟。
  当时在海滩上一帮学生正要打群架,肖乐拳头痒了,便悄然走下山崖,蹲在离我们十来米远的一块巨大的礁石后,以两棵松树为掩护,静观变故。沙滩边学生吵吵嚷嚷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一下子他就搞明白了,孤身出战的这个衣衫寒酸的同学正是“板砖李”李三石,另十来个高年级学生的头儿叫刘元。而打架的缘由,竟然是刘元**女同学被李三石冲破了,于是约架报复。而李三石完全是为女同学讨回公道,就不计生死地单身前来应战!

  这也太没天理了,坏人可以如此嚣张么,这让肖乐血脉贲张!
  肖乐是习武之人,最崇尚的就是公道、正义和血性,所以战斗还未开始,他就已经站在我李三石这一边了。我们开战之前肖乐的拳头便早早地捏得骨崩骨崩响,便已经决定今天要帮我教训一下这十几个无法无天的人渣。但他没有现身,他要看看象关云长单刀赴会般的我李三石,是如何靠一个人击败十几人的!
  开战后,我一次一次被打倒,拳头砸在我身上的“嘣嘣嘣”声,令肖乐心里阵阵哆嗦。这哆嗦不是害怕,而是心疼、揪心。但他很快就看出了名堂,我在以柔克刚,我虽一次次倒下,但每两个一起出战群殴我的同学,却都双拳疼痛难忍,呲牙咧嘴,骂骂咧咧。
  肖乐后来告诉我,他看到这里竟然咧开大嘴笑了。这狗日的李三石看来不仅仅是“板砖李”这么简单,其实阴得很呐,手套下分明是提前戴了钢指环,伤人于无形,能把对方骨头击碎。
  发现这一奥秘,肖乐便努力控制着自己看了下去。在肖乐看来,李三石的打架的能力着实一般。但我也算个猛人竟然坚持到了最后,抗击打能力甚至超过了散打馆内的那些老师,这让肖乐在心里已经彻底改变了对我的看法。混混界传闻,我是打不死的亡命徒,善于用板砖背后拍人,或用飞石偷袭。肖乐判断,我确实是打不死的亡命徒,但却绝不是小流氓“板砖李”,他认为我这个大坏蛋“前途无量”!

  我说到这里,萧静和乌燕都用小手捂着嘴切切笑。这让我心里放松了一下,又继续说下去。

  接下来,该正主儿刘元出战了,这个文化小流氓简直不可一世,他甚至连面包服都未脱,未把我放在眼里。而当时我似乎已经摇摇欲坠,刘元或许以为胜券在握,很招摇地走上来,根本对我未加防备。只有肖乐这个旁观者看得最明白,胜负即将决出,摇摇欲坠的我分明在施哀兵之计,小流氓刘元这回怕要吃大苦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