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13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肖乐说,那年冬天,姐姐晚上放学时走到榉山公园后门,被一个坏种拦住了。姐姐挣扎中咬伤那人的左耳,那坏蛋打晕了姐姐,将姐姐抱到山上欺负了。事后姐姐没有报案,回到家就是抱着弟弟哭。肖乐问为什么,她什么也不说。
  那天夜里肖乐觉得不大对头,姐姐不依不舍地抱着他哭,还一再嘱咐他要照顾好自己。姐姐性子太烈,肖乐心里发慌觉得要出大事。果然,半夜里,姐姐在自己房内哭了一会就不哭了,但肖乐却感觉不对劲,就去敲姐姐门。门闩死了,怎么敲也不开,他吓坏了,那时劲小,好不容易才撞开门,室内血流了一床,地上已经流了一滩,原来姐姐竟然割了腕……
  大姐被送到医院,医院抢救了一夜,总算救回了一条命。后来肖乐一直逼问到底出了啥事,她开始抱着他哭,什么也不说,最后逼急了才告诉他,说要不是姐弟俩相依为命为了照顾他,姐姐受到如此污辱,早就不想活了。
  那时肖乐才小学四年级,第二天他就到少年宫报名参加了散打班。他开始玩命地练功练力量,被班上同学称为拚命三郎。到初二时散打班上的老师就打不过他了,后来他连拿了两届市运动会青少年组散打冠军。介绍完自己的家事,肖乐擦擦眼泪自豪地说,“不瞒你说石头,现在就是成年人,能打过我的还没遇到过。”

  “那个坏蛋找到了么?”我此时最想用砖拍死那个恶人。
  肖乐说,“当时天太黑,那坏种又戴着头套,大姐当时吓懵了,根本未看清他长啥样,但大姐说,这混蛋长得真高啊,跟穆铁柱似的,感觉象一座山,挣扎中她咬断了那坏蛋的左耳。后来我没事经常上榉山和京山,去年还真让我找到了。这混蛋是药厂的保卫科长,左耳上果真有个豁。前些年是造反派司令,就住在榉山公园后门外的药厂宿舍,在药厂是一霸。他每天早晚都到山上练功,多数在榉山上,有时也到京山上练,两座山林子里共有十几个练功场,其中就有他开辟的六个。听公园里的人说,那里晚上常发生**案,有两个女工被**,但公丨安丨却总也破不了案。”

  “你没找他算账?或者举报他?”我问。
  肖乐恨恨地道,“我恨不得杀了他,能饶过他么。我报告了派出所,可都是几年前的事了,也没有证据,人家找不到理由抓他,反把我赶出来了。这狗日的小舅子就在那派出所里,我气极,在他练功时袭击过他两次,第一次我败了,棍砸在他身上象挠痒痒,差点让他逮住。第二次正好京山要塞开门透风晚上忘关门,我把他引到京山上,差点把他引到要塞内。只要这混蛋进去了就一定出不来,饿不死也让他脱层皮,可惜这王八蛋精着呢,他竟然关上大门想闷死我在里面。幸好里面我熟,就从水道口逃了出来!”

  榉山和京山、会山是连在一起的,德国人当年修的地下工事是相通的,天都市知道这个的人极少。我听完顿时隐隐有一丝兴奋,“水道口在哪,知道的人多吗?”

  肖乐说,“水道口在我们学校最后一排仓库内,那房子前些年修过,很隐蔽,只有校务处的人知道。原来用砖墙封起来了,后来让我们几个学生玩时给偷偷弄开了,我们经常从水道口潜入地下要塞里面玩,还找到过青铜子丨弹丨壳、一个旧水壶,哇,里面真大啊,上下好几层,永远走不到头,象一座地下迷宫,比诸葛亮的八卦阵还要厉害,一般人进去了黑灯瞎火的根本就别想出来。”
  我又问,“他功夫很厉害么,厉害到什么程度?”
  肖乐有点不寒而栗的样儿,似乎又想到了在黑沉沉、冷森森的密林内与楚大个的交战,阴森恐怖,他点了点头,说,“厉害得很呢,当年武斗时几十人近不了他的身。他练功场边的老松树上都被他打出了深疤,这人五十多岁,拳头太硬,人真大啊,怕有一米九到二米,象一座小山。我输在人小,根本不是他的个!”
  “切!”
  我不屑地训斥说,“你小子真笨,你输在不会动脑子,打不过那就不要硬拚啦。我告诉你肖乐,这人哪不怕贼偷,最怕贼惦记。他再能打也是一个人,再厉害的人也有弱点,每个人的弱点都是自己的死穴。特么的翻了天了,你别急,等我好了,咱俩合力废了他,为大姐讨还公道!”
  肖乐高兴得跳了起来,“石头兄,你说得太对了。我是练武的,凡事都喜欢拳头解决,开始总以为自己了不得了。其实跟楚大个比起来,我学的就是皮毛。唉,动脑筋我真不如你,那天你以一对十二,一路点子啊全是计谋,生生弄残了刘元和那些混蛋混混学生,让小弟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当时我就觉得,要是有你帮我,备不住能玩死楚大个,让他一身功夫见鬼去吧,我姐这仇就一定能报!”

  我问,“大姐现在还好么?”
  肖乐自豪地说,“那当然,好着呢。我已经长大了,大姐到医学院附属医院上班后,我是她的护花使者,上班下班我都接送。医院的姐姐们都羡慕死了,现在再没人敢欺负她。去年她嫁给了一个空军飞行员,随军到龙王山机场去了,我现在都当舅舅了!”
  我又扭头看着陈小春,这小太妹才是陈公馆“主人”,老子要替肖凤出手没她的允许,这陈公馆的天下一准不会太平。
  没想到,陈小春很有正义感,她愤愤地道,“现在真特么乱哪,到处是刘元这样的坏种,么么的,欺负女人的坏蛋全该下地狱,宰了这畜牲都不解恨!”她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恩准了,我心里大爽,隔空啵了一口,陈小春却捏着小拳头恨恨地示威,“不准再受伤,不然再跟死猪一样别想我救你,直接拖去埋了算了!”
  在认识肖乐之前,我独来独往就是一只孤狼,上了高中后,与跟着我混的少年伙伴张华山、刘希玉、赵尚河等人厮混的时间也少了。现在,十五岁的我第一次主动向人伸出手,两双少年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石头你安心养伤,不要客气,等你好了我们再细商量不迟!”肖乐也很高兴,有我这样有主意的猛人帮助,他对付那个坏蛋的把握可就大了去了,因此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重复了一遍。正是得益于肖乐和陈小春的精心护理,我昏迷了整整十天,又躺了整整二十多天,人是结结实实地褪了一层皮。一个月后,我又成了一条好汉,生龙活虎地横行在天都市一中的操场上、铁道线边和天都港内。

  当然,身体恢复后我还要过一关,那就是陈小春。两个老土匪回来一趟,见他们的小石头身体没大碍了便又出发了。他们管不住孙子,也没有时间管,临行前就怂恿陈小春管。我晚饭后骑着大金鹿带着陈小春去看了一场电影《半斤八两》,其实已经看过两遍了,可陈小春百看不厌,觉得自己和美丽的积琪很象。她认为我就是李国杰,李国杰虽然逃学旷课打架斗殴,但长大后一定能一飞冲天不同凡响。

  陈小春是文化小太妹,平时很讲究情调,通常看电影不过是培养情绪,然后是轧马路谈情说爱,等回到陈公馆时已经情意绵绵,自然顺理成章地爱爱。但这一次她是被吓着了,她梨花带雨地发起柔情攻势,逼我发誓不再打架了。她说陈三石你个混蛋好好看看,这么好的嫚啊,国色天香,天都市三千个大嫚加起来不及我一人。你要被人家打死了,将来我就成别人老婆了,晚上就得让别人搂着睡。你要被人家打残了我更倒霉,不得拖累我一辈子啊,那叫啥日子啊?我哄她说老子是害虫,是打不死的害虫,将来一定娶你。陈小春接着说,你要进去了判个几年那更完了,我都17岁了,我妈肯定不让我等你,肯定逼我嫁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