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14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当时豪情满怀,人虽小但哄嫚功夫一流。我根本就不相信一身“正气”、聪明绝世的陈舔夫会进宫,陈小春说我是说假如,我哄道,假如我真进去了被判几年,那你就嫁人吧。我抚摸着陈小春的小脸说,乖小姐姐你就是让人睡几年弟弟也不在乎,但就一条,你不能给人生崽。老子一出来,就会收回你的,将来你只能给我生一窝奶娃儿,生一个班你当班长,生一个排你当站长。
  人的婚姻哪能象我说的这般儿戏,但我当时年少口无遮拦那知道人生的艰辛!

  陈小春听明白了,说来说去,我其实就是在哄她。她气极,一屁股就坐到我脸上开始惩罚。鼻子深深陷在臀瓣内春水也灌得满嘴满鼻根本无法呼吸,幸好我闭气时间长,经受着温柔的甜蜜的“酷刑”,同时赶紧祭起陈舔夫的绝门功夫,高丨潮丨到来时陈小春上气不接下气瘫倒在我身上。往常每到这时候,惩罚也就坚持不下去了,但这一次陈小春动了气,过瘾后依然牢牢坐在我脑袋上。只到我实在受不了双腿磴床猛求饶猛发誓,她才饶了我。

  但到了晚上,我就留陈小春在陈公馆看家,自己到六十五中与肖乐汇合,一起上了京山松林内,去观察大个子练武。与过于崇尚武力的肖乐不同,我一点不急,象上山闲逛一般带着肖乐一连游荡了几天,也近距离观察琢磨了几天。陈小春明知我满嘴谎话但绝不会揭穿,这就叫心有灵犀。她知道我和肖乐在办大事,是为肖乐的大姐肖凤报仇,因此她绝不会坏我们的大事。每天晚上我不回来,她就提心吊胆。

  那时候的肖乐习惯用拳头解决问题,他还没有品出我们的祖先琢磨出“琢磨”二字带有的恐怖味道。其实,被人惦记、琢磨是最恐怖的,这恰恰是我的长项。经过几天跟踪侦察,我们基本弄明白了此人的行踪,很有规律性。大个子确实是药厂职工,“文丨革丨”后受到清算,官丢了,老婆也带着孩子跑了。他一个人生活,平常每天晚上晚饭后会独自一个人从榉山公园进山,然后来到北坡的半山腰密林间,在黑暗中站桩、习拳或练棍。那里都是茂密的黑松,一条山道穿山而过,从第六十五中学下晚自习后的老师、学生们会结伴穿过山坡林间小道,抄近道到榉山公园北门。

  但这段时间,或许这混蛋在榉山上林间又犯了事,他现在晚上一直在京山上习武。后来我们一打听,果然半个月前,榉山上刚发生了**案。两个药厂女工晚上下班后贪图走近道回大学路家中,结果在林子内被人打晕**了,案子到现在未破。
  这是一个武术爱好者,进山途中总是与很多熟人打招呼,称呼他为老楚。他在京山南坡半山腰的习武场,在一团密林内。四周的松树或柏树上,都缠着厚厚的大团麻布,习拳时喜欢用拳头击打大树干,力量很大,“嘣嘣嘣”的响声惊天动地,令人心悸。楚大个从社科院旁边的缝隙里钻出栏杆回家后,我和肖乐来到习武场,摸着树上那些深深的大疤,隐隐有魂飞魄散的感觉!

  这是个隐藏在民间的武林高人,肖乐恨得牙痒痒,也隐隐有些灰心甚至胆寒,就是我与他合力,两个少年也对付不了这个庞然大物啊。但我一点不急,带着肖乐在山上转悠了几天,一直没琢磨出办法。那一天转悠到北坡一堵陡峭的崖壁下,我心里一动顿时站在这里不走了。
  这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京山上溜弯散步或健体练功的人基本已经下山,行人很少。我看着崖壁下黑乎乎的大铁门,已经有了办法,便又带肖乐返回南坡,悄悄走到大个子练功处的林间。我们离大个子约二十米,静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晚上十点一刻,大个子收拾好了,庞然大物如一座黑色的小山,从蜜林内开始向南坡山下移动,那气势确实震撼。
  我与肖乐远远地跟在他后面,象两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蚂蚁,正在琢磨着怎么猎杀一头大象。那座黑色的小山钻出栏杆空隙,渐渐移向药厂宿舍去了,肖乐恨得牙齿咬得骨蹦响,我笑说,“你别急,这大个子必死,老子已有办法!”
  肖乐闻言大喜,“真的啊,你别骗我。那你快说说看,怎么弄死这王八蛋?什么时候弄?”
  我指着北坡崖壁的方向轻声说,“明天晚上。很简单,闷死这狗日的!”
  肖乐闻言顿时蔫了,他愁道,“石头,啧啧啧,这不行哪。那一次正好赶上海军开要塞门透风,他们晚上门忘锁了,我也想过这招数,但都到门口了这混蛋精明着呢,愣是没追进去。狗日的,当时他要敢进去,我就能将他关在里面,饿他十天半月,不死也让他蜕成皮。但现在不是透风的时候,拳头大铜锁锁着呢,钥匙在海军手里,弄不开啊,你这招不成!”

  我点起烟,十分鄙夷地说,“你狗日的一身本事,但是你真的笨哪。他不进去,那是你打得不狠。狗急了都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人急头了会上树,吱哇叫乱折腾时就会没了方寸。你就不会把他打急了,他急头了就会忙中出错怎么会不追进去?!”
  “可这锁……”
  “这大锁更好办,这山上我有熟人。”
  于是我带着肖乐上了山顶上的雷达站。那时吴越刚从学校毕业,担任实习站长,这丫头到登陆艇上会情郎时,中了她对象朱经武的招,被人家尝了鲜。她一直认为我是同谋,因此见到我便下令我到她办公室去。结果我一进去,就挨了一顿粉拳,又挠又踢的,老子老老实实地挨着。发泄完完了,她还恨恨地说非剐了朱经武不可。
  我对她这么气愤感到纳闷,老朱毕竟是他男朋友啊。便问她,姐你和朱大哥情投义合的,这不是早晚的事么,干吗对这事这么当真啊。她恨恨地说,石头你不是女人你不懂,这事关女人的尊严,就是将来嫁给他这账我也要算的。
  我知道她并不是真恨,她是恨老朱乘人之危,即便是心爱的人夺走了自己的心爱之物,也让她心里不舒服。但最终她还是原谅了,否则就不会再和老朱来往了。因此等她气顺了平静下来我才说起地下要塞的事,并告诉她想治一治**了肖乐大姐的坏蛋。

  她说地下工事的钥匙在海军天都基地工程指挥部,站里没有钥匙。或许是刚着了人家的道,这丫头破坏欲正是最大的时候,对**犯恨之入骨,她给我出主意说,锯断算了,他们一年来一两次透透风就不错了,锯断没人发现。还恨恨地说,把这坏蛋引进去关上大门,饿他几天,让他在里面吃老鼠吃蛇,让他知道祸害女人的下场!
  我恍然大悟,离开雷达站后,吴越的主意却让根正苗红的肖乐吓得不轻。
  “锯断?哪敢那,这可是国防设施,海军管着呢,公丨安丨查到要坐牢的……” 肖乐闻言大惊。当时要塞还是军管,人民热爱子弟兵,军民鱼水一家亲,那个年代的人们没有人敢破坏与军队有关的一切东西,何况是军事设施!
  我哈哈大笑,“肖乐啊肖乐,你缩手缩脚的大姐的仇什么时候能报?还好学生呢,你比我这个渣生还不开窍。这是德国人的国防设施好不好,大鼻子德国人占领天都,在我们的领土上修建他们的军事设施,就该破坏他狗日的。有一次看报纸,政协有人竟然建议让它成为旅游设施,还说要建爱国主义基地,这不过是反而教材。再说,你让海军来管这个,我们难道还要准备敌人打进天都了,大家都躲到地下工事防守?现在海军一年到头只开两次透透风,屁军事设施。公丨安丨真抓住,一个铜锁卖不了几个钱,最多关个三两天,打一顿了事。罢了,真要怂蛋你就滚一边去,大姐的仇必须报,老子自己干也能闷他在里面,饿死算他倒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