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15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啊,饿死?石头……那可是杀人?”肖乐再度战战兢兢起来,他让我的话吓着了,我分明就是琢磨着要杀人。老天爷,祖宗,自己交了个什么人哪。在此之前,肖乐只想收拾楚大个一顿,帮姐姐出出气,比如将他弄残了饿废了让他罪有应得知道害人的下场,但从没想到也不敢想要真将楚大个锁在里面,那可是上百年前的地下工事啊,门一关神仙也活不了,可就是真的杀人了。他心里发毛,吓得话都不会说了。

  我几乎看透了肖乐的心思,便开始诱导他,“一峰,你胆子太小,这我不怪你。但肖凤也是我大姐啊,她让人欺负,你可以忍但老子不会忍了这口气。当然老子没想杀人,只是把他闷在里面,能不能出来看他本事了。再说他那么厉害的人,你怎么就敢肯定他一定会死在里面……”
  这是狡辩,关在里面那就是杀人,换谁被关进去那结果也是一样!
  但肖乐没有退路了,在他眼里老子心机缜密真是坏透了,感觉上了贼船一般。我分明在用反话激他,而且已经在心里筹划停当,这让当事人肖乐根本无法退缩,只能选择和我一条道走到黑。
  我说干就干,两人当夜返回巡道房,爷爷和庄爷爷当晚又住在赵小亦家里没回来,陈小春见我们鬼鬼祟祟知道又要做大坏事,但她却没有阻止,只是反复提醒注意安全,说让人打死她不管,一定不要再让人打伤了打残了。我从工具柜里找全了工具,两人又骑着自行车上了京山。夜深人静,我们在一人深的杂草中用钢锯忙活了半夜,到天亮之前,终于将比拇指还粗的大铜锁给生生锯断了。拉开门,一股阴森森的冷气和着霉味扑鼻而来。

  第二天晚上,我们两人带着家伙,晚上九点准时来到京山。快十点时,人就少了,两人合力拉开要塞的大铁门,然后便在黑暗中快速向南坡楚大个的练功场所在的山涧走去。此时,山上人已经很少,楚大个仍在“嘣嘣嘣”地击树习拳,肖乐埋伏好,我提着粗棍悄然走向楚大个。
  背后偷袭是我的拿手好戏,只不过我现在手里拿的不是板砖而是一根短的粗撬棒。楚大个正在有节奏地对着柏树挥拳击打,那“嘣嘣嘣”的巨响惊天动地,令人魂飞魄散,正在兴头上的他自然很难发现后面有人。但毕竟是练武之人,当我抡起大棒猛击时,这个高大的男人感觉脑后有厉风袭来,便反射性地迅速一个前蹲,躲过了我十分凌厉的一击。

  习武的人比较警醒,我一击不中,心里咯噔一下有点慌神跟上又是一棒,没想到楚大个身躯庞大却十分灵活,竟然又一个地滚灵巧躲过。
  我丝毫不敢耽搁,拖着棍回身便逃,楚大个翻身而起,举着手电嘴里大骂,小兔崽子有种你站住。我回骂老子就是打你个老兔崽子你能怎的,有种你追上老子咱再打。大个子急眼了,果然跟在后面狂追,踩得脚下石头哗啦响。追到肖乐埋伏处时,躲在树丛中的肖乐突然提绳,“轰隆”“哗啦啦”一声闷响、乱响,伴随着一声惨叫,一座黑色的小山轰然倒地。
  这一下摔得不轻,楚大个惨叫倒地后连连声音,黑暗中不知砸趴了多少灌木和乱草。我则抓住战机,回身兜头就是三闷棍,“嘣嘣嘣”全砸到他的身上。
  楚大个人倒地又受到袭击,他就地一个翻滚躲避,我又连续两棍狠狠拸倒他长腿上,他再度惨叫,连滚带爬纵身而起。见我与肖乐两根棍如雨点一般袭来,他已中数棍,但赤手空拳以一敌二竟然不落下风,我们互相掩护交替攻击却再难打到他。我知道再打下去我们两个小人根本就不是他对手,便突然大喝一声“遛呀!”和肖乐如猫一般灵活脱离战场,顺着山涧乱石遍地、怪石嶙峋的小道快速向山上逃去。

  这种打法,让楚大个完全被激怒。他如何吃过这般亏,便张口大骂小兔崽子你就是跑到天边,老子也要追上炖了你,不,老子要炖了你全家……我大怒,回身就是一个石块掷来,正砸在他大肥脸上,大个子惨叫一声,疼得吱哇乱叫,不顾一切猛追我们。逃过北坡的儿童乐园后,我与肖乐回身再战,就这么一步步渐渐接近崖壁处地下要塞大门。眼看无处可逃了,我们一头钻进正敞开一条大缝的要塞大门之内。

  果然正如我预料的那样,楚大个没有象上次那样警醒,而是低着头矮下身子,举着手电便直追进来!
  京山要塞是当年得国人占领天都后修建的防御体系中的地下总指挥部,建筑面积几万平方米,隧道四通八达,仅厅室就有几百个,内部分上中下三层,有的地段有五层。上层通会山、榉山、京山各山顶炮台、瞭望台、阵地,中层是屯兵洞,指挥部、会议室、宿舍、仓库、厨房等一应俱全。下层则是后勤功能性设施,既有蓄水池、发电室和逃生通道,也有雨水、污水通道以及数不清的各类陷阱。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法国人用12年时间在法德边境上修建了一条马奇诺防线,地下建筑只到现在也让人叹为观止。欧洲人修地洞能耐真不是盖的,这周边几座山下面完全被当年的德国人挖空,工程量之大令难以想象。我小时候也进来玩过一次,对里面的机关了解不多,住在这山下的肖乐则对这里非常熟悉。要塞平时都是关着,只有一年两次的透风和维护期间,海军工指的人才会将大门打开。我们两人打着手电,顺着通向山巅炮台的通道一路狂奔,楚大个则紧盯着前面的亮光紧追不舍。但转了几个弯后,穿过十几个大门,攸地一下,他就再找不到我们了。

  楚大个第一次进入这个地下要塞,等他反应过来再想在黑暗中顺着来路往回走出去,却凭记忆再也找不到出口了。这就是德国人的厉害之处,要塞内墙壁和地面都是湿碌碌的花岗石,所有的通道和转弯外貌完全一样,数不清的战术转角、门扇、射击窗、拐弯如迷宫一般,无数房间的门都开在走廊上,如果你不熟悉这里面的情况,想靠自己力量走出去一点可能没有。

  他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转了多少个来回,手电光下看起来地道内哪哪都一个模样,他心里其实已经慌了,越是走不出去越不死心,越是胡乱走陷入越深。头顶上忽然传来笑声,手电也亮了。他大惊,抬头一看,原来他已经转到了中层,这里有方形的大洞与上面相通,洞上是铁栅格,一股热水从上而下浇得他一头一脸,我和肖乐哈哈大笑,稚嫩的声音在要塞内激起阵阵回音,这是故意往下撒尿浇这大块头呢。

  楚大个则魂飞魄散,手电光柱下,洞壁上分明有一条黑色中带团团花斑的大蛇,正在快速向下滑来。他赶紧逃,试图往回走回到上层,但转了一圈又一圈,要塞内除了老鼠、蛇和虫子,再也没有发现其它生物,两个小崽子早不知去向。不知过了多久,手电光黯淡下来,最后彻底没电了,他也实在走不动了,就一下坐在湿淋淋的花岗岩地面喘着大气,恐惧地望着黑暗的洞穴。或许楚大个就没想到有人敢杀他,袭击他引他进洞只是想饿他几天或惩罚一下,现在他将生的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对手的怜悯和仁慈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