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17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谁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场合见面,十五岁的肖乐是被特招刚刚入伍的新战士,胸戴大红花、一身威武的绿色戎装。而同样十五岁的我却是一个万人唾弃的罪犯,头戴高帽、五花大绑,背插写着罪名和姓名的长木板。两车速度都很慢,路两边群众很多,口号声此起彼伏,会车时引起了一片小混乱。
  两车相会,四目相对,我无地自容,向肖乐露出了无奈、羞愧的笑。
  原来,我因聚众斗殴被抓起来后,大姐肖凤从龙山机场返回天都,一直上上下下为我奔走。肖乐当时以为最多关几天也就出来了,他没想到我竟然被判劳教6年,而且还游街,那可是文丨革丨时地富反坏右的待遇。会车时间短暂,肖乐震惊、疑问的神情一闪而过,旋即面色平静,向我举起右手,庄重地行了一个并不标准的举手礼,与我告别。

  军车远去了,我注目为我的兄弟壮行!
  我被关进少管所的当天傍晚,肖凤就和老同学、少管所所长丘社会的妹妹丘好一起赶到了位于深山中的王村乡。按照规定,刚入所的少年犯探视时间是有严格规定的,且必须是在探视室,但肖凤是飞行员家属,是我的“姐姐”,又是丘社会妹妹丘好最要好的同学,因此所长丘社会特许探视。
  当听说有姐姐来探视时,我一阵发懵。但见到两个大姐姐的第一时间,我就认出了肖凤。丘社会和妹妹丘好带上门出去后,肖凤走到我身边,将我的大脑袋紧紧地抱在怀中,伤心泪落,梨花带雨似的,弄得我只好掉过头来安慰她。她亲吻着我的头发,说肖乐当兵去了,你要好好表现,姐姐争取给你办减刑。
  这一刻我也辛酸泪落,我何尝受过大姐姐如此这般的关爱,被游街示众的委屈让我顿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弄湿了她的衣衫。
  此后,肖乐也来了信,肖凤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看我鼓励我。就在我被关进少管所的这一年,少年肖乐因强悍的单兵能力,被破例召到南京军区侦察大队,两年后为祖国出征。他先在云南的老山前线、后从广西边境潜入敌后侦察,屡立战功,威震敌胆。而我劳教三年后能得到提前释放,完全靠的是肖凤的上下打点、活动!

  故事讲完了,两个小嫚目光迷离,她们已经深深地沉入故事情境之中。外面依然狂风暴雨,哗啦啦地响着。我喝了一口水,萧静率先反应过来,她柔声问,“石头哥,小冬、小春、赵多、赵余还好么?”
  乌燕也反应过来,也充满期待地看着我,秀气的眉头蹙着,眸中写满问号。
  我知道,我已经得到这两个小美嫚的信任,现在她们已经相信,她们眼前这个少年犯,并不象她们原来想象的那么可怕,她们现在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问我。但是我说,“都快中午了,吴大姐她们一直在抢修机器,我得到厨房帮忙去,那些事一言难尽,以后再说吧。”
  说着,我就冲进暴雨中,帮老刘喂猪去。
  她们还小,象少管所草坪上、花坛中那些春天的嫩芽,清新、生涩、纯洁。我与陈小春的事实在没法跟她们说清楚,很多混混界的事也不能让她们知道太多,我不想污染她们纯净的心田。
  这三天,整整下了两天雨,王村乡的麦子未收完的肯定泡汤了,好在从4号至咋天大头抢收进仓了,但损失肯定也不小,农民一年的心血啊,我欲哭无泪。两个嫚情绪也好了起来,对我这个大哥不再害怕,甚至充满信任。每天帮完厨,吴越她们一直在机房忙碌着,对抗着暴风雨,她们俩到底年幼,一直呆在站里的活动室中,打乒乓球、下跳棋、看书,危险似乎已经过去了一般。
  第三天雨停了,是个大阴天。我头上的肿胀也消了,但眼眶仍是黑的。右胳膊的伤也不重,只是扯脱一块皮。卫生员姓曹,叫曹卫琳,还是女兵班的班长。她给我换了几次药,还服了消炎药,现在不疼但开始痒了。午饭后我提出要走,吴越忧心忡忡地说,“黄市长视察计划没变,吉普车也还在那。可他们肯定在找你们,你带着她俩冲不出去的,你打算怎么办哪?”
  两个小嫚也战战兢兢地坐在她身边,两双黑眸惊魂未定的样儿,乌燕嘴张了张又没敢问。快要离开营区了,她们已经换回了自己的黑色工装,一直和吴越、曹卫琳和女兵们腻歪在一起,对穿着海军裙装的女兵姐姐们羡慕得不行。一人一个绿色帆布提兜,内装着吴越和女兵们送给她们的衣裳、鞋袜、内衣、香皂、牙膏牙具等女孩的小玩意。
  我说,“姐你放心,我上山前就想好办法了。”
  吴越就不再问,而是与两个嫚告别,她象大姐姐一样抚摸着她们的马尾巴,曹班长和女兵们也都依依不舍的样儿。
  下午两点,我们告别吴越和雷达兵们,顺着原道下到延安一路路边的市社科院停车场上。没有牌照的吉普车仍停在一辆东风小解放旁边,停车场上热浪炙人,没有人关注我们。远处十字路口对面的黄山路上,路边分明停着一辆轿车,车下一个人胸前挂着白色的绷带,正用左手举着望远镜向这里张望着。
  田昊?!
  虽然很远看不清楚,但我第一个判断就是,这是已经受伤了的田昊。这混蛋显然已经被我深深激怒,胳膊上带着石膏就亲自蹲坑。

  我已经清楚我们面临的危险,现在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时,我不能犯一点错,不然将万劫不复。这个柯云露果然与一般的混混不是一个级别,这是个高人。虽然这几天他未找到我们,但是他分明已经判断我们就躲在山上或周边的小区里,因此在汇泉山、京山下面的重要路口都安排下了人马。
  天上挂着彩虹,雨后空气氤氲,微风徐吹,但四周却弥漫着隐隐令人不安的气氛。两个嫚手提着提兜战战兢兢的样儿,惊恐不安地望着我。我挥一下手,三人快速上车,吉普车轰鸣着离开停车场。驶上延安一路后,我没有直接向黄山路开去,而是先向北,到了招远路的路口扭头向东。几百米后,我高叫一声,“抓稳了!”接着便快速向南转到黄山路上,然后加速向东驶去。
  路边坑洼不安,低洼处积水不少,吉普车激起一路水花,如喷泉一样溅到人行路上,引来一路骂声。我小看了柯云露和汪小飞,车到常熟路路口时,突然一辆小货车冲到了黄山路上,路被堵死了。“抓稳……”我又高叫一声,方向盘一扭,吉普疯狂跳跃着从泡桐树间隙冲上马路牙子,越过小货车再冲回马路,杀出重围,向东犯奔。
  212北京吉普跑到五十多公里才跑不快了,前方道路分明已经有了管制,路上车辆、行人不多,都惊恐地躲避着我的吉普车。车到嘉兴路路口,刚要扭头驶上嘉兴路,反光镜里,黑色上海轿车已经从后面远远地追了上来。我方向盘一拧转到嘉兴路,前面却有一辆小面的停在路边,车里冲出两人,将路边一个地排车推到了路中央。路被截住了,我刹住车,叫了一声,“坐在车上别动!”就推开车门,提着短钢管下车,迎着他们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