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18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是两个混混,一个手里拿着刀,一个竟然提着路边粗大的泡桐树干上支着的一把大扫帚。我明白了,黄征肯定正在这里视察,这两个混混没敢拿大家伙。扫帚迎头拍来,我没有躲,而是飞身贴上前,一钢管直接向这个汉子的腿上招呼过去。“啊”地惨叫一声,这个中等个汉子被直接放倒,但我也中了另一个汉子一刀,短刀从大腿皮下穿过,如火烫一般疼。
  但生死关头,我已经顾不上了,反手一棍扫去。这个年轻的小子机灵得很,腾身后退,但棍梢还是直直的扫到他的腮上,“啊”地惨叫一声,这小子满脸鲜血倒地。后面的黑色轿车只剩下百十米,我忍着腿上的疼痛将地排车撞向路边,冲回吉普车,连车门都未及关,就疯狂起步,向北狂奔。黑色轿车已经追了上来,我不断改变方向,死死地挡着后面的轿车的前面。
  轿车被别着,司机不停猛打方向想冲到我前面去,我则不顾一切别住它,两车纠缠着不时撞到一起,发出轰然巨响。这种在城市街道上无所顾忌的追逐、碰撞,“嘣”“嘣”的碰撞声,尖声刺耳的刹车声,惊心动魄,萧静和乌燕吓得脸无血色“啊”“啊”尖叫,路边的行人也吓得一片惊叫声。不得不说,212既皮实驾驶性能又好,在这坑坑洼洼的马路上,田昊的轿车被死死地别在后面,只能不断地冲撞。

  前面路边已经隐隐有执勤丨警丨察的身影,路边停着一溜轿车、吉普车,一辆大公交停在路边,正在上下客,车上车下的人都震骇地看着两车追逐。冲过公交车站后,见路左边两个丨警丨察正在一个巷子口维持秩序,我便不管不顾地一头扭了进去。两个丨警丨察连呼“特么找死,快停车!”我非但未停,相反加速向里面冲去。

  从反光镜里,看到两个丨警丨察跟在后面追了上来,黑色轿车本想冲到我前面,不想冲过了头,倒了一下车也冲了进来。萧静、乌燕见轿车和丨警丨察都追了上来,不停尖叫、报急,我顾不上她们,见右边街心小公园内有许多人,还有记者在采访摄像,分明是领导视察现场,便车头一扭,驶向右边的小广场。路边的人无不大惊,我刚驶进小广场上,黑色轿车已经冲到我前面,挡到吉普车前。
  刺耳的刹车声,吸引了广场上的人们。广场北边楼上,一个正在阳台晾衣架上收衣服的大妈惊慌失手,一条红色被单从五楼飘飘然落下,飘向远处。
  我已走下车,笑看着从车里走出的田昊。轿车内冲出两个汉子,提着棍围上我。见周围一片喝令声,两个汉子都愣了一下,不知所措。但田昊这个小子已经疯狂,他或许是猖獗惯了,或许并不知道这个广场上的人是谁,十几个干部、丨警丨察、群众已经围了上来,见我笑嘻嘻地没有反抗的意思,竟然用左手拿过一个汉子的钢管,兜头向我拸来。
  我侧身躲过,但并未还手,田昊和两个汉子太放肆了,未等他们再举起棍子,已被一大团丨警丨察、穿着T恤或白衬衣的干部们掀翻摁倒在地制服了。田昊还在痛骂,“李三石,你个卑鄙小人,老子饶不了你……”但“咔嚓”一声,他被丨警丨察上了手铐。
  我点起一支烟,笑看着田昊与两个喽啰被拖上警车。
  一个丨警丨察走向我,我赶紧主动伸出双手。他看了一眼吉普车内,见到了两个泪眼淋漓的小美嫚,不禁愣了一下,并没有为难我们,只是简单问明情况。当听说我叫李三石时,似乎愣了一下,便跑步过去向一个大干部模样的人汇报去了。
  局面已经被丨警丨察控制,我回首看向广场中间。只见那个穿着短袖衬衫、高大挺拨的身影,正背着手严厉地看着这里。他周围簇拥着一大群官员,都被发生在他们身边的追逐弄得义愤填膺,都怒视着我们,几名干部和丨警丨察正向他汇报着什么。他听着汇报,或许是听说我解救了两个女孩,便快步向我们走了过来,一群官员都跟在他后面。
  这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人,面色慈祥态度温和,不像个大官,而更像是一个学富五车的大教授。他走到我面前,主动向我伸出手,我战战兢兢地吐掉烟,他的大手握着我的手,问,“是你救了两个孩子?” 我眼泪喷薄而出,哽咽着点头说,“报告政府,人是我……救的。” 他听了我的话,眉头稍蹙,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我木然地说,“报告政府,我叫李三石。”
  他突然张嘴笑了,他显然知道我是一个提前释放的少年犯,却拍拍我的肩膀鼓励说,“呵呵,英雄也会流眼泪啊?李三石,你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好青年,天都市需要更多像你这样敢于见义勇为的青年人。”周围的官员们也都陪着笑脸,频频点头附和,虽然那笑都假了些,但现场气氛顿时轻松了些。
  他又走向萧静和乌燕,一直惊惶中的两个嫚早已泣不成声。他象父亲一样,一一抚摸着她们的马尾巴,温言安慰说,“孩子,你们安全了,坏人会受到严惩。我代表市政府向你们道歉,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啊,让你们受委屈了。”说着,他扭头面向摄像机,态度庄重、严酷地说,“彩虹之下,朗朗天都,歹徒肆意妄为,是可忍孰不可忍!对一切危害社会安定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都将坚决打击,绝不容忍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绝不容忍安定团结的社会环境受到破坏……”

  虽然是雨后,但城市依然热浪烘人,广场外远远地围着不少围观的市民,黄征副市长的话很有鼓动性,让广场上响起一片掌声。

  呵呵,动静闹得真不小,又有几辆白色警车呼啸而至,警笛嘶鸣,警灯闪烁,乌拉乌拉十分拉风。阵仗真不小,这可不是一般的街头斗殴,排场自然非同寻常。丨警丨察没有给我上手铐,大腿上的伤处也被简单处理了一下。田昊三人是灰溜溜地被押上车带走的,而我和两个嫚作为受害者被请上一辆警车,连人带车都被带向延安路派出所。
  终于死里逃生,此时我的心里才踏实下来。
  黄征,新履新天都市副市长的大官,分明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有他在电视上这段话,柯云露、汪小飞起码这段时间是不敢明着找老子的麻烦了。离开广场时,扭头望着车窗外那挺拨的身影,我眼泪再度夺眶而出。
  派出所是一座老平房院子,排水不好,院中间积水,用红砖四通八达地摆着通道。田昊三人被拉下车后,丨警丨察们拖着、押着直接分头带去询问室审训了。其中那个高个汉子踩翻了一块砖头,踉踉跄跄一下跌坐在水里,被两个年轻丨警丨察挟着胳膊提起狠踹了几脚,象死猪一样被拖进问询室中。
  我走下车时,感觉这气氛有点诡异,不大对劲,变得不那么友好了,仿佛如临大敌。踩着砖刚走到办公室屋前檐下,两个年轻丨警丨察便虎视眈眈地走到我身后。我预感要发生什么,便站着一动不动,身后响起阴险的笑,接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呵呵,李三石,我该叫你陈舔夫、陈三石,还是板砖李、哭包怂?敢冲撞黄市长视察现场,真是不同凡响啊。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你以为救了这两嫚就没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