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19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条子未去现场,但知道得还挺多,看来此事已经成了公丨安丨的一件大事了。当年我在陈小春的“淫威”下“被迫”改了姓氏跟她姓,这是巡道房内的秘密,是小情侣两人之间的秘戏,外人知道的并不多,这老东西竟然连这个都知道。我老老实实地转过身,努力地睁开眼睛,这老东西分明在明知故问,但我还是平静地回答,“报告政府,您认错人了,我姓李不姓陈,叫李三石。嘿嘿,她们是我救的!”

  身为铁道沿线资深混混,长期与丨警丨察打“交道”,我积累了丰富的与他们周旋的经验。我的人生信条是,人可以牛叉且必须牛叉,但绝对不能在条子面前牛叉装大爷。相反,在条子面前一定要乖,态度要卑微,最好是当自己是辈份小了十八辈的兔崽子、龟孙子。条子询问时不能不说,但要惜字如金少说为上,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今天这事闹得确实有点大,两架伤了这么多人,现在局面已经完全超出我能控制的范围,虽然副市长黄征肯定了我见义勇为行为,但现官不如现管,我落在条子手中,那么命运就捏在眼前这些人手中。
  说话的丨警丨察五十多岁,围着我转了二圈,抽了抽老鼻子,摘下帽子搓搓花白的头发,那苍老的声音分明在讥诮嘲讽,“呵呵,闻名不如见面,劳教六年,提前三年释放,这刚走出少管所大门啊,这就大打出手了。果然是猛龙重出江湖嘛,一出流氓救美,果真不同凡响,惊天地泣鬼神啊,天都市混混界怕又要风起云涌了。”
  这话说得阴阳怪气,我不知道这老东西话意,一时哑然不敢回答。
  他摆了一下手,“走吧,大英雄,到办公室做一下笔录,再处理一下伤口!”两个年轻丨警丨察闻言,就上来一人挟住我一条胳膊。
  我脑袋仍嗡嗡嗡地响起一片,但还是听清了他的话,未等我辩解,这几天一直战战兢兢的两个小少女,此时竟然走上前推开丨警丨察,将我挡在身后,“丨警丨察爷爷,这凭什么啊?这位大哥是好人,腿上还在流血,要没有他我们就让人抢走了……”
  这是二个知恩图报的小美嫚,这让我对她们好感倍增。

  老丨警丨察一点没恼,他笑道,“嫚啊,这是一头猛兽。他就是立功了,爷爷也得抓他,得给他一点教训。不然,还以为这天下他是天王老子呢。”
  萧静和乌燕仍在你一言我一语地替我辩白着,丨警丨察们不恼也不急,中国老百姓从来怕流氓混混而不怕丨警丨察,因为丨警丨察是保护老百姓的,是自己人。但丨警丨察办案可不会受群众情绪干扰,三人还是走进派出所内。
  萧静、乌燕是受害者,几个年轻丨警丨察分头做完笔录,又温言安慰一番,乌妈妈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原来,萧妈妈上班跟车出长途了,乌妈妈这是从火车站赶过来的。母女三人对我好一顿感谢后,乌妈妈还要了巡道房的电话,这才带着两个闺女走人了。
  不一会分局的一辆警车来了,一个脸膛黝黑的丨警丨察在人高马大的金副所长陪同下,匆匆走进里间,似乎话不投机,不一会里面就传出了激烈的争吵声、摔杯声。我虽然耳朵嗡嗡嗡嘶鸣,但还是隐隐听到了些。
  很快金副所长又陪着黑脸丨警丨察气咻咻地走出来,一边走一边向分局的黑脸丨警丨察解释,瓮声瓮气,“老余,这几天这事田昊确实该严惩。胆大妄为,无法无天。李三石是救人,出手是重了点,还冲撞了黄市长,可怎么说都是正当防卫啊,所长这么处理是有道理的。当然你放心,我们也不会轻饶了这小子,不给他点厉害的,还不定干出什么来……”
  “行了老金,你还解释个屁啊,有完没完?你们这是放虎归山,你记着,以后你们所有事别特么找我!”姓余的丨警丨察气急败坏地打断金副所长,用要杀人的目光冷冷地剜了我一眼,扬长而去。
  田昊三人都被押到分局拘留所去了,分局丨警丨察和金副所长的对话,让我偷偷松了一口气。看来老子或能逃过这一劫,可没想到的是,做完笔录我却被留下了。毕竟伤了多人,有的已经破相,都够上轻伤级别,今天又冲撞了黄市长,不知派出所留下我该如何处置,我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派出所的大办公室内有十几张桌子,案头都堆着乱糟糟的卷宗等物,人们进进出出,丨警丨察们各忙各的,我站在陈警官那张破旧的办公桌旁,浑身疼得很,可根本没人顾得上理会我。过了一会,陈警官带着身材高大肥胖的所长走出里间的所长室。我偷偷睃了一眼,只见所长那方形脸膛全是肥肉,那目光阴沉得象是要下雨,厚嘴唇里叼着烟屁股还舍不得扔,背着双手,一言未发围着我转了一圈,一句话未说,便一起径直回了里间。

  不知他们在里面嘀咕什么,又过了好一会,陈警官才叼着烟卷走出来,将我又带进了询问室。门关上了,我的耳边传来一声叹息,“唉—坐下吧大英雄。”
  见我没有动弹,他搓了一下板寸短发,头皮屑横飞,又看了我一眼,呶了一下嘴,说,“知道所长为何要出来看你一眼?”
  看着那张犯人坐的方方正正、扶手上带着一根铁杆的大木椅,我心里有点发瘆。三年前我可没少坐过这种“大椅子”,犯人坐进去,那铁杆一锁,是被丨警丨察询问时的标志性形象。可这回老子是救人哪,自然不甘心坐这劳什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站着,茫然地摇了摇头。
  这老东西自然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他脚尖一拨,一张红塑料矮凳从桌子下溜到我身前,我这才在陈老头桌子对面坐下,看着桌面。

  他直视着我说,“别以为黄市长表扬了你,就飞上天了。我告诉你,他不分管公丨安丨,他的话对市局影响有限。分局主要领导听说抓住了大流氓李三石,兴奋得象过年呢,亲自连打了三遍电话,想一并提走你。伤了这么多人,还冲撞了市领导,市局也来了电话,提出要严惩你。连拘留所副所长余国民都亲自出马了,我和所长强行顶着抗上嫌疑,和承办此案的分局刑警队沟通后,认为你属于正当防卫,仅有配合调查的义务,没有理由关进拘留所,因此将你留下了。刚才,所长就是要亲自看一眼,一个爱哭鼻子的流氓混混,是不是个没卵子的怂蛋?如果这次你被关进了拘留所,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

  连贬带损一顿,后面跟上又是一串问号!
  这个小老头超级搞笑,谈话时喜好自问自答,老子现在的命运完全捏在条子手里,这里可是派出所,我该说的都说了,已经全部记录进询问笔录里。所谓言多必失,现在我选择缄默为上,你想损就损吧,但卵子老子肯定有,而且有一对,不该说的打死甭想老子吐一个字儿。
  果然,老丨警丨察自己回答说,“那将意味着,你就再也别想从里面出来了。庄氏势力大,区里、市里、省里都有人。田昊罪该万死,可庄氏会让人顶罪,他被关几天什么事也不会有,你信不信?而你就不一样了,从少管所出来不过几天,你又被关进拘留所了,他们可以随便给你罗织罪名,再送进劳教所或监狱,少则三五年多则七八年,而且庄西风有足够的资源让你不断加刑。就是黄市长亲自出面,面对‘铁证如山’,他还能帮到你吗?这次为你提前释放,肖凤上下打点费尽了心思,这一回事这么大,她恐怕再也救不了你。想想看,到出来时你起码是三四十见岁的中年人了,你小子其实是死里逃生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