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20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死里逃生?
  听了老警官的话,我心里一阵哆嗦,确实是堪堪躲过一劫。平生第一次,一个退休丨警丨察和一个派出所长,竟然成为老子的恩人。这让我心里战战兢兢的。这天下绝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两个老家伙为何要帮我,流氓混混可是条子的天敌啊!
  老头又接着道,“今天晚上的电视新闻,对你会很有利。黄市长都下了指示,要严惩绑架女孩的歹徒,你是立了一大功,起码这段时间庄西风不敢明着收拾你了。可你想过吗,他手下的人能饶过你吗,黑白颠倒,无中生有的事儿,他们干过可不止十次八次,溜道着呢。我知道,只要庄中国老人健在,就是你的一道保护伞、护身符,柯云露虽然恨你却不敢弄死你,但一次次把你送进去,你难道就一点不后怕?”

  岂止是后怕?

  他的话击中了我。我微闭着浮肿的双眼,现在心里既感后怕同时又有后悔。这丨警丨察心里明镜似的,跟过去的那些丨警丨察似乎不太一样,跟刚才那个余国民,显然也不是一路人。
  老警官瓜滋瓜滋地吸着烟,又自己回答,“或许你现在不会,但将来年龄大了,你一定后悔,甚至会后悔一生的!”
  我低下头,依然保持恭敬听着的神态。
  他又说,“把人打成那样,确实该办你。你本质上是见义勇为,刚才在嘉兴路上,我看到了柯云露和汪小飞的三菱吉普了,就停在马路对面的‘哈一壶’饭店门前。一个被开除出丨警丨察队伍的败类,一个堂堂的南城区刑警队副队长,现在都成了庄氏的一条狗和帮凶,这是天都警界的耻辱!”
  老人的话,让我为之一振。
  陈警官义愤填膺,扔掉烟蒂,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液,说,“陈舔夫,你救了不认识的两个嫚,有勇有谋,是个血性男儿。我老陈和刘所长硬着头皮将你留下,得罪了分局某领导,也公开站到了庄西风的对立面。我们想赌上身家性命,豪赌一把,一个敢见义勇为的流氓混混,一定还有药可救!你说对吧?”
  我脱口道,“报告政府,我叫李三石,不叫陈舔夫。”

  老丨警丨察象孩童一样呵呵乐了,“嘿嘿,特么的滚蛋,别以为我不知道,在你前女友陈小春面前,你不是一直叫陈三石、陈舔夫么。你说你丢不丢人哪,小混混、小太妹,不好好上学在一起鬼混,还把名字改成了舔夫,特么的舔上瘾了,啊?咋的,陈小春能叫,老子就不能叫?”
  “……”
  真是哪不痛快捅哪,这老东西为何总要提这一茬?这不过是小情侣间闹着玩时的一个梗,假如老子就好这一口,你又能怎的?再说陈小春都变心了,还说这个是想故意挖苦我么?我没顾得上丢不丢人,只是感觉老东西的话蹊跷,不如如何回答,只好态度谦恭地颔首点头,算表达了谢意,也算默认了这老家伙有喊陈三石、陈舔夫、哭包怂的特权。其实我心里并不赞成老头的话,自己真的已经烂透了,坏事干绝恶事干尽,见到阳光就会腐烂,天底下还有能救的药么?

  没有,根本就无药可救了!
  陈警官又说,“天都市混混界有三大山头,如果是浮山混混曹啸野、大港混混朱九桶的人,你还敢这么横么?你现在已经公然与整个庄氏集团为敌,想活下去你就得记住,从今天我们谈话开始,好丨警丨察不是你的天敌,脖子上顶着个熊猫头不全是用来挨揍的,要学会动脑子,斗争是需要讲究艺术的!”
  陈老头的话内涵太多,这节奏我一时消化不了。

  询问室的门虚掩着,门外走廊内传来说话声,一个丨警丨察端着茶缸走进询问室。我努力睁开肿胀到了一起的上下眼皮,原来进来的正是挨了分局丨警丨察一顿骂的金副所长,感觉这家伙一脸凶相分明来者不善。果然这货一开口瓮声瓮气震得房顶上只掉白灰,“刘老您别对牛弹琴了,特么的一个小流氓。晚上老余火刺刺地走了,临上车时还骂了老子一顿,气死我了,再敢抗拒直接弄死他!”
  陈警官挠挠满头花白头发,说,“老金,俺正要给这混毬上手段……”
  他似乎也被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流氓混混“激怒”了,声音陡然提高,接着连天都市骂人的土话都出口了,他说,“在派出所牛逼那是找死,就冲你出手重伤了这么多人,还冲撞了市领导,这一百杀威棒是少不了的。老子当过十六年刑警、禁毒警,牺牲战友二十一人,老子击毙的毒贩、杀人犯加起有二十四人,他们哪个都比你凶残十倍,跟他们比你就是个渣渣……”
  我不知道他说这些是什么用意,干脆漠然地盯着办公桌子正中间摆放的一个墨水瓶,那是一瓶英雄牌蓝黑墨水,里面还插着一支蘸水笔,三年前他上学时就用的这个牌子墨水,妈妈批改学生作业时也用这种细细长长的蘸水笔。
  陈警官又说他与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千家诚是同门师兄弟,现在退休了,但却是所有退休的公丨安丨干警中,唯一一个退休后可以随时佩枪的人。那意思是他要想弄死我李三石,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两样。
  呵呵,他这么说或者是想告诉我他的真实身份,或者是想震慑他身边的某些人,总之这段话别有用意。我缄默不言,根本就没认真听。

  沉默就是抗拒,漠然便是藐视,我的态度一下子激怒了丨警丨察们。在金副所长的喝令下,五六个年轻丨警丨察一拥而上,“咔嚓”一声,我的双手被手铐强行铐上。一个小混混,一个提前释放的少年犯,就是立了功挨一顿打我也没处说理。两个精壮的丨警丨察摁着我的胳膊就给铐到了询问室墙边的暖气管上,跟上如急风骤雨一般,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我被打懵了,只能委屈地半蹲在管道旁,闭目默然地承受着年轻丨警丨察们不知轻重的拳脚。

  治安形势严峻的80年代初,是各地公丨安丨破案率最低、社会治安最混乱的一个特殊时期,丨警丨察对惹事生非的小流氓小混混下手从来不会手软。很快我原本浮肿的脑袋便进一步发展壮大了起来,双眼彻底肿成了一条线,两耳嗡嗡嗡地鸣叫着,凄厉如雷鸣,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只到丨警丨察们打累了,这才将我撂在询问室地上,一群人吵吵嚷嚷地去吃晚饭。晚饭后,闹闹攘攘一阵,除了值班的其余都提着包骑车下班走了。

  询问室外的大办公室里终于安静下来,只有头顶的大吊扇在哧哧地响着,室内空气凉爽。似乎已经没人鸟我,我被斜着身体用手铐铐着,这顿“杀威棒”何其惨烈,身体瘫倒在地,半挂在暖气管上。现在,我试着艰难地蹲起身,双腿酸疼似要断了一般,只能半蹲在地上。这姿势十分痛苦,令膝盖酸疼难忍。
  我仰头努力睁开如铅一般重的肿胀双眼,看一眼安静的派出所。
  这是老房子,白色的墙面已经变成褐色,一个破烂的木头宣传栏,上面的墙正中是八个黑色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现在的世界在我眼里,已经变成一条细缝。这八个大字在这一线天里便扭曲变形,有点抽象派的夸张,在跳跃着乱飞着。闭着眼睛平静了一下,我竟然本性毕露“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虽然在笑,鼻子却酸酸的,那眼泪差一点流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