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22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当时农村改革如火如荼,联产承包责任制让粮食产量大幅增加,走投无路的南城区政府便试探着借改革的东风,学习农村承包经营经验,广纳社会贤能承包经营。楚良当时的公开身份是新联酒店保安部长,这猛人一番钻营后成功承包了第三副食品服务公司。
  这是摸着石头过河,死马当活马医吧,只当是改革的试验田。市、区和街道达成共识后,几大国有银行将三服的债务划入不良资产篮子内,作为历史遗留问题,为楚良松绑。同时政府出面担保,注入银行资金,让他私人承包无偿经营。三级政府对经营不再干预,让楚良有完全的自主权,自负盈亏。当然,政府对楚良承包经营也有一个底线,那就是不能开除任何一名工人,三年内让企业实现扭亏为盈,能让500余名职工有工资发,能养家糊口。

  如果我们用今天的眼光看,三服的改革条件太过优惠了。但当时国有集体企业吃大锅饭,人浮于事,三服已经变成了负资产和沉重包袱,隐藏着重大的社会安全风险,养活企业工人成为市、区、街道三级最操心的难题,承包经营确实是一种有益的尝试。于是,曾经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的集体企业,现在经营自主权变成了楚良私人所有,现在就看这个大流氓能否有化蛹成蝶的补天神技了。
  80年代混社会的人中不乏人才,这个楚良就是个怪才,接手第三副食品服务公司后,通过一番精心运作和成功的商业营销,到第二年钙奶饼干、高粱饴、海珍品、贝雕等天都特产名头就很响了,一度成为全国有名的抢手货。当时到天都旅游的旅客、海军战士探家,一般都会买几包钙奶饼干、几盒高粱饴、几包上等海米,来上一块贝雕,有钱的人再带一箱罐装天都啤酒,这都是楚良成功进行品牌营销的成果。

  小游艇租赁业也红火起来,当时三服从帆布、木质双人小舢板到铁质多人小游艇多达上百艘。十分神奇的是,楚良承包的第二年,这几家企业就扭亏为盈、起死回生,市、区、街道三级再不需投入一分钱,这500余名工人竟然有工资发了,医药费也能报销了,工人背后那数千市民的生计也有了着落。
  楚良的承包经营,实质上是接过了政府的包袱,三服的承包经营试验,实质上是开了中国城市国有集体企业改革的先河。假如没有后来发生的事,楚良或许能成为中国北方的鲁冠球,天都市的企业发展或许能与苏南、浙江同步!
  那时中国农民已经不再饿肚子,但城市全民和集体企业管理体制改革刚刚起步,长期的大锅饭体制,积重难返,一潭死水,三服是泰东省第一家通过租赁承包经营扭亏为盈的集体企业,因而成为样板载入了泰东省改革开放史册。楚良也随即名声鹊起,一跃成为泰东省商界站在经济改革潮头的风云人物,泰东日报、天都日报、经济日报、中央电视台、泰东省和天都市电视台都进行了报道。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严打”那一年,大红大紫的楚良与情妇纪卫红竟然在不久后突然神秘失踪了,象从人间蒸发一般再无踪影,不久后栈桥帮的老二、少年庄西风就成了栈桥帮混混们的老大。这之后发生的事我在少管所中仅听到些皮毛,而陈警官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却从头叙说,为我揭开了全部谜底!
  作为泰东省企业改革的成功探索者、有名望的企业家,楚良的出事可不是小事,三服的经营管理顿时陷入了混乱状态,太平路街道迅速报了案,于是南城区和市局刑警队成立专案组立案调查,天都市政府则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要求迅速破案。任何改革都是对旧的经营体制、经营方式的扬弃,都是有风险的。当时的形势十分复杂,楚良的承包经营探索成功了,也就动了有些人的奶酪。因此,专案组穷尽手段动用了各种资源,却一直杳无音讯,找不到一丝破案线索,楚良和他的情妇就这么从人间蒸发了。

  此案一时成了悬案,而我陈沙河就是这个专案组的副组长。这是我职业生涯中一个黑点,此案不破,我陈铁拳死不瞑目!
  陈老头在警界和江湖上绰号陈铁拳,身上功夫强,当年拳打江湖无敌手。又在泰东省警界与千家诚一样是著名的破案专家,一个副局长,一个刑侦支队长,曾让各路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现在英雄迟暮,他叙述至此,挠挠满头银发,头屑横飞,分明在咬牙切齿地说。
  本来在楚良的精心运作下三服下属9家企业效益渐渐转好,但三服毕竟是涉黑很深的企业,楚良失踪后经营效益急转直下,当年底就再度亏损,重新成为区、街道两级的包袱。南城区和太平路街道先后派了四任干部去接手企业经营,但少则几天、多则一个月,全都无法立足,有两人被栈桥混混们打得落荒而逃。不得已,区、街道两级想到了新联酒店的保安部长庄西风。正所谓时势造英雄,于是当时年仅十八岁的栈桥混混二当家、“少帅”庄西风走马上任,摇身一变成为企业管理者,受命帮助太平路街道经营第三副食品服务公司!

  庄西风虽年少,跟楚良几年学到的本事可不少,“边缘人”出身的他天生善于抓住转瞬即逝的商机。走马上任后,他惠眼启用当时还没走出校门、暑期在新联大酒店打工的女大专生宁舒舒,让她停学破格担任三服副总兼新联酒店副总,负责集团的商业运营。又奔赴省城,与中外合资企业、北方旅游产业集团公司泰东省分公司进行了深度接洽。
  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简称“北京航食”,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引进的第一家中港合资企业,由香港爱国商人伍淑清与中国民航总局共同出资,于1980年5月1日在北京挂牌成立。北京航食成功运营后,发挥了强烈的示范效应,揭开了港资北上投资内地的序幕。在这波热潮中,新加坡华裔商人林伯生北上,在北京成立了北方旅游投资及产业集团,简称北方旅游,主要经营资本运营、旅游产品深度开发和与旅游相关下游产业。短短两三年,林氏的投资遍及饭店、旅行社和旅游产品开发行业,北方系旅行社遍及全国,林氏成为私营资本中最主要的高端旅游产品、旅游纪念品提供商。

  北方旅游泰东省分公司,由林氏旅游的少东家林亦非掌舵,并负责业务经营。林亦非是林伯生的独子,与年少有为的庄西风相见恨晚。他们结成战略联盟,先是在天都市共同投资兴建中外合资的新联大酒店,后又共同斥资和天都市市政府合作,在原来的墨城市方德废油加工厂基础上,合资建成了天都市第一家废油加工厂、小型地方性能源企业-庄氏炼化,由荆拥军担任董事长、总经理,刘元为董事长助理,主要经营炼油和沥青生产。

  有了宁舒舒的精心经营和林氏家族的大举注资,庄西风如虎添翼,南城区以新联酒店为核心的这几家集体企业,非但未受楚良失踪案影响,相反生意反而日渐红火且越做越大,一跃成为海滨旅游服务业和天都市实业界的一道亮丽风景。而庄氏炼化也成为最重要的地方性能源企业,是天都市原油加工基地、成品油生产企业,同时还是硫磺、丙烯、苯系列原料产品、石油液化气、汽柴油、氮肥、合成树脂、聚丙烯和石油沥青等产品的主要供应商,掌握着天都市的经济命脉,地位举足轻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