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24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宋版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我怔了一下,老子可是文艺流氓,自然知道这幅画的由来和份量。便摇首小声问,“这怎么可能,国内专家不是说故宫所藏就是宋本张择端的真迹么?不要说西毒,就是美国的中情局、苏联的克格勃、以色列的摩沙迪,想偷这件国宝那也是白日做梦!”
  陈警官却呵呵乐了一下,“哟,陈小春说的还真不假,还真是个文艺流氓,连宋版都知道。嘿嘿,说的不错。1921年,溥仪将《清明上河图》等文物偷运出宫,由天津转运至长春伪满皇宫。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伪满州国也随之土崩瓦解,藏于伪皇宫的大批字画珍宝随即流散到了民间,后《清明上河图》在通化被截获,便是现存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这一本。”
  我不解,“是啊,如此说来故宫藏本千真万确是真迹啊!”
  陈警官却摇了摇头说,“我原来也这么认为的,但通过监视庄西风这几年,我看事情可真没那么简单啊。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举世闻名,千余年来仿摹者众多,现今存世的《清明上河图》有宋本、明本和清院本三类共30余本,其中大陆藏10余本,台湾藏9本,美国藏5本,法国藏4本,英国和日本各藏1本,光是台北故宫博物院就藏有7本……”
  看来为对付西毒,陈老头真没少下功夫啊!
  细回味一下,我隐隐胆寒。人还是不要犯法为好,法律果真是悬在头顶的一柄利剑。那些一时破不了的大案、悬案、无头案,还以为无人过问会石沉大海永远没有消息呢,原来都有刑警们在悄悄追踪着。这个陈老头就是这样的人,楚良案是他职业生涯中未破的一个大案,是他不能容忍的一个黑点,即便已经退休了,仍在死死抓住楚良案不放。试想,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庄西风总有露出马脚的时候!

  那楚大个呢,操特么的都姓楚,真不吉利啊!
  我表面装着听得瞠目结舌,其实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但就这小小的丝微变化,也逃不脱老刑警的眼睛,他不屑地说,“怎么,害怕了?你和肖乐两个小崽子自以为高明,其实三年前楚文华失踪后,我亲自通过跟踪肖乐,就发现了你们二个小鬼的小猫腻。那时我还没退休,虽然因工作原因受到过处分,但刑警支队实际刑侦工作仍是我负责。本来我们的侦察员就在追查榉山、会山系列**案,所有线索都指向楚文华,只差找到可靠证据。就在此时,他失踪了!”

  苍天哪,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听得目瞪口呆,嘴张着忘了合拢,紧张得浑身颤抖。老子还以为自己多高明、多隐蔽呢,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原来在这个老家伙面前,老子就象是赤身露体的透明人,什么他都知道。也难怪连当年与陈小春关起门来的秘戏,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按说以他一个刑侦专家,既然发现我们违法肯定是不会放过的,可他却未再说下去。
  这是为啥?!
  我汗毛倒竖,有大祸临头的感觉。
  陈丨警丨察明知我心里的震骇,却平静地说,“有一件事需要告诉你。当年肖乐确实来延安路派出所报过案,说他大姐肖凤让人**了。当时接警的,就是现在的副所长金永吾。而金与柯云露、汪小飞是一伙的,都在岑梅的大富豪公司偷偷拿着一份丰厚的工资。”
  想起金副所长那一对牛眼,魁伟的身躯和瓮声瓮气的声音,我不禁一阵胆寒。
  陈老头思绪并未被打乱,他继续说道,“扯远了,还是说画吧。我认为,原藏于清宫的《清明上河图》是否就一定是张择端宋本真迹,还值得商榷。当然,能让庄西风追踪的藏本,即便不是宋本真迹,也是明朝大画家戴进的摹本。传说戴进专攻宋朝画法,是明朝早期绘画大师,其功力远在仇英之上。你说他临摹的宋本,与张择端的真迹,后人还能区分么?”
  感觉已经被人牢牢地捏着卵子,我现在态度恭谨、虔诚,对这个老警官毕恭毕敬。听他这样说,赶紧点点头附和道,“这个我知道,我知道,您老说得对。明本是明代大画家仇英画的苏州城繁盛景观,清院本是清朝宫廷五位画师画的,听说现在都藏在台北故宫。如果戴进临摹的《清明上河图》果真存在,那将与张择端真迹一样价值连城,一样是国宝!”
  其实,陈如柏发现沉船,林伯生、庄西风追踪《清明上河图》,早在三年前被关进少管所之前,我就听赵小亦婶子偶尔说起过。当时赵小亦婶子似乎是随口而出,我对此并未介意,陈如柏远在泰北市,这幅画离我也太远了。可现在我心里已经隐隐有预感,这幅画的故事原来离我是这么近。赵小亦这个当年逃来西留侯村落户的可怜女人,其身世或许就是个谜。现在我有预感,这女人绝不是首听途说,她怕是与陈如柏一定有某种关连!

  我在浮想联翩,陈老头似是带着什么使命一般,接着又顾自说起庄西风追踪的这幅宋本、或是从未面世的戴进仿本《清明上河图》的由来。
  原来,宋亡元立,朱元璋建立大明,后来朱棣定都北京,国家才安定下来。乱世纷扰,生灵涂炭,旷世国宝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也辗转流落,最后流传到明朝伟大画家戴进手中。戴进临摹后,明朝宣德年间,他携真品与临摹画作坐船进京,以画供奉内廷,官直仁殿侍诏,《清时上河图》宋本真迹从此藏在内廷。但不久后,戴进遭谗被归,他又携临摹的《清明上河图》浪迹天涯。
  但是,几百年来民间一直有传说,藏在故宫传世的只是戴进临摹画作,张择端的真迹被载进带走,船至泰东境内五龙河时遇到风暴,一条装载行李的大船沉没,《清明上河图》永远沉入水底。因年代久远,这个传说是否真实已不可考。从清代以后,历代宫廷专家已经考证证实,故宫珍藏《清明上河图》便是张择端真迹,但三百多年来民间搜寻宋本真迹的努力,从未停止过。
  20世纪60年代中期,泰东省泰北市盘古镇中学校办工厂厂长陈如柏,在自家菜园内开渠引水时,偶尔发现了一条沉船。原来泰北市五龙河明代以后迭经变道,陈家这段菜园曾经是故道之一。据说沉船上有十几个大坛和大瓮,里面藏着少量金银和大批字画,其中就有张择端的真迹《清明上河图》和明代画师戴进临摹的同名长卷。陈如柏与妻子李枫云都是当地的厉害角色,当时天下大乱,红卫兵正在四处清“四旧”、闹革命,因此他们没有声张。一直到改革开放后,他们才将大批字画捐献给了国家,并凭借这批财富创办了当时中国北方最大的乡镇企业——泰北装饰家具集团,而陈如柏也成为泰北黑帮的老大。

  惟有戴进临摹的《清明上河图》长卷被留了下来,秘而不宣,作为陈家的传世家宝。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香港商人林伯生北上投资成功后,一直对陈家珍藏的《清明上河图》垂涎欲滴。据说他曾专程赴泰北会见过陈如柏,有幸一睹《清明上河图》尊容,曾提出以一亿港币收购,遭到了陈如柏的拒绝。后来陈如柏神秘死亡,此画一直由其夫人李枫云保存。庄西风与林伯生结成战略联盟后,就信誓旦旦地表示,此事由他来办,一定找到此画,以慰林先生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崇敬之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