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33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说起来,这帮混迹在铁道沿线的小子都不是善茬。
  张华山江湖浑号逻辑张,极善于推理和商业经营,是军师的角色。刘希玉是天都市传奇式的盗匪,江湖雅号阳春圣手,世人只闻其名,并不知阳春圣手就是刘希玉。赵尚河外号猛一刀,是张飞式的不要命的主,打打杀杀时总是提着大砍刀冲在前头。其实,这些兄弟论个人战力都胜过我,甚至连老五周铁军、老六路英雄等人,比拳脚我根本不是人家对手。
  但我虽年少,却胜在脑袋中坏主意层出不穷,再艰难的坎跟着我也有办法趟过。于是,我便成了这群野孩子天然的灵魂。其实很多时候这些流氓混混并不甘心听命于我,尤其是猛人赵尚河一直不服气,可没有我小石头,这帮野孩子就是一盘散沙,在各山头围剿中便弱不禁风,会沦为过街老鼠,最终也只有跟着我他们才能混下去。

  这就是所谓“铁道帮”的秘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被父亲李成栋家暴后不久,星期天时我和陈小春去了西留侯村,在赵小亦家里吃了午饭。爷爷、庄爷爷巡道未归,陈小春先吃完饭就和赵多、赵余到下头房摆开了战场下跳棋去了。玩跳棋我们这群人中谁也不是赵多、赵余姐妹俩对手,陈小春一直不服。
  正屋炕上,我半倚在被垛上在翻看着《知音》,有一篇《我该不该答应“教育”儿子性知识》深深地吸引了我。那是一个母亲写的,这个母亲听从丈夫的授意,竟然用自己的身体来排解儿子青春期的性躁动,这让我十分震骇。赵小亦盘着腿坐在炕桌后,正在帮陈小春改毛衣。陈小春想给我打一件毛衣,但菱形花总是打错了位,她是来向赵小亦讨教的。
  这情景很温馨,母子情深,我就是想黏在她身边。我爱我的妈妈美丽的慕容老师,可阴差阳错我们却不能生活在一起。因此,自从阴婚事件后开始,我最喜欢的就是住在赵小亦的小院里,也很黏她。她是个读书人,知道我的心理,因此体贴、爱护我,有时我在外面受了委屈后,她会象亲妈妈一样拥抱我、鼓励我。这一次在家里挨了家暴,赵小亦听陈小春说了后心疼得抱着我哭得稀里哗啦的。这不是母子胜似母子的亲情,让陈小春、赵多、赵余都大为嫉妒,也非让她拥抱一下才算完。

  此时她见我被《知音》吸引了,知道我在看啥,脸不禁红了一下,说,“石头啊,别看那东西了,那作者肯定不是真正的母亲,胡编乱撰。有一件事别人都不知道,婶一直想跟你说呐。”
  我将书放下,抬头看她一眼,见她眼光躲闪着,我不禁脸也红了一下。自从发生了她和庄西风的事情之后,我们在一起偶尔会脸红。我说,“我觉得也不是真的,嘿嘿,扯得有点荒唐。婶啥事啊,有事你说,我听着呢。”
  赵小亦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柔声说,“石头,泰北市有一个老板叫陈如柏,你听说过么?”
  我闻言怔了一下,不知她为何要说起这个,便茫然地摇了摇头,问,“婶你当年来西留侯村之前,是不是就在泰北市啊?”

  赵小亦点头,神情黯淡地说,“是啊,婶当时就是从泰北过来的。当时家被抄了,父母成了里通外国的罪人,婶逃出省城,到泰北投亲,可人家不敢收留,幸好陈如柏的媳妇李枫云收留了我,让我在校办工厂里当了临时工,后为我们还认了姐妹。没想到过了不久,专案组又到泰北找我,他们夫妻俩就送我逃到了天都。后来我们联系就少了,听说他们也挺倒霉的。”
  她说得很动情,显然在牵挂着陈如柏一家的命运,我听了后很感动,就说,“这是个大恩人啊,我们得报恩。婶你放心,这事交给我好了,将来我会好好报答他们的。”
  “好孩子,你爷爷、庄爷爷救了婶一家的命,婶时来运转,又有了一个亲儿子……”赵小亦听了我的话,感动得不行,放手下中的毛线,将我的大脑袋抱在胸前,亲吻着我的额头和头发,她啜泣着说,“石头啊,婶谢谢你。可……陈如柏已经死了,我怀疑肯定是林伯生那个畜牧害的。现在,李枫云姐姐肯定是最难的时候,婶都不知道如何帮帮她和她的两个闺女。”
  头伏在婶子柔软的胸前,嗅着她好闻的体香,想着知音上的那个奇葩母亲,我心里不禁一阵蠢蠢欲动。但这情绪,很快又为陈如柏、李枫云的命运压下了。林伯生是新加坡大商人,有南洋黑道背景,被他盯上了,李枫云和她的两个女儿命运堪忧。于是我惊问,“林伯生?南洋的那个大老板?为什么啊?”
  赵小亦放开我,用手绢擦了擦眼泪,她分明是早就想告诉我什么。她说,“陈如柏曾在地下挖出过古船,上面有古画。77年他已经将画都上交了,可人们都传说他留下了一幅《清明上河图》。林伯生曾经到到泰北去拜访过陈如柏,后来陈如柏就死了。李枫云后来带着一双女儿又嫁人了,泰北装饰家具还开了到省城。那一双小闺女真疼人哪,小天使一样,年龄比你大二三岁吧。石头啊,婶告诉你这事,是让你记住,将来她们娘儿三个有什么难处,你一定要替婶报恩!”

  我答应了她,但我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自己不过一个小混混,离李枫云这样的大老板也太远了些。
  门前一列火车呼啸着哐当哐当驶过,将我从回忆中拉回陈公馆。

  命,一切都是命。我心里在感叹,三年前,赵小亦说这番话时,我并没往心里去,现在泰东装饰家具果真来天都了,李枫云母女还真就遇到了麻烦。陈沙河晚上喋喋不休说了不少,分明是想让我去泰东装饰家具,这让我心里很有抵触情绪。因此我决定暂且不去赵小亦家里,这事再仔细思考一番再说。我李三石咋说也是一条汉子,我不甘心给条子当线人,更不甘心给陈沙河当枪使!
  大铁锅内的水在咕噜咕噜地响,原来早已经开了。我起身重新加了水,再烧开,然后下了两大黑碗咸咸的鸡蛋挂面,打开收音机,里面播着吕剧《女驸马》。他又从庄爷爷的白塑料桶内倒出一大黑碗高家坳地瓜烧,就着土罐子内的咸罗卜,听着冯素珍优美的唱词,喝了这60多度的老白干,吃下了两大碗面条。
  拧开收音机里,冯素珍正声情并茂地柔声唱道,“想当年与公子同窗共砚,我二人心相印有口难开。生身母看出了儿女心愿,与李家结秦晋定下了同偕。在京都与李郎分别数载,喜相逢、欲畅叙,羞人答答难下楼台……”
  情郎来了,有情人再度相逢,冯素珍欣喜不已。这“羞人答答”四字,让我不禁想起了女同学谢静,这是我学生时代的女神。她们已经同时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当年庄西风**她们时我救了她们,为此曾差点被打死。谢静爱羞涩,卓越太泼辣,这性情完全不同的两个才女竟然能成为闺密,我打破脑袋也想不出原因来!
  这一大黑碗酒足有一斤多,够劲。罗卜干是赵小亦婶子腌的,咸脆可口。这让我心里很想马上去西留侯村,很想马上见到婶子和她的女儿赵多、赵余。心里迅即感觉恍葱、茫然,三年后归来,心空落落的,到底家在何方,那个低矮的知青小院似乎就是我的家,让我有一股归心似箭般的冲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