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36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家里的气氛沉闷、冷漠、陌生,我局促不安,妈妈抓着我的手安慰,说石头你别往心里去,港口装卸又脏又累有什么好的,去不去不打紧,17中缺锅炉工,妈妈再去求求老同学。我说妈妈你不要操心,工作我今儿就去找。说着抬脚就要走,妈妈却想留我在家里吃一顿团圆饭,眼巴巴地就差哀求儿子了。
  我实在不想伤了妈妈的心,本来心里已经不忍都想留下吃这顿团圆饭了,但桌子上那一提兜烟酒水果,红红绿绿的十分刺眼,象在叽叽咕咕吵闹着嘲笑着我。两个妹妹眼里的恐惧、不安甚至嫌弃,父亲略有些佝偻的侧影铁青的脸色,都让我实在没有颜面留下。现在的这个家就是山珍海味我也咽不下啊,这么别扭这顿饭一家人还怎么吃?
  大妹李卉14岁,小妹李洇13岁,都成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很有些妈妈当年的影子。她们和爸爸站在一个战壕,也是与爸爸一样最讨厌我的人。我脸上隐隐乌青的眼眶,微肿的脑袋,胳膊上、大腿上都裹着一小块纱布,这形象令她们那两对美丽的眸子如惊鹿一样,里面分明写满了恐惧、冷漠、嫌弃甚至鄙视。
  我如坐针毡,一分钟也不想多呆了,便以需要尽快找到活干为由告别了亲爱的妈妈,快速离开家下楼。楼下院内,院门边沈奶奶的小铺前,一盘残局刚了,两个老人在争吵,互相指责、谩骂,其余五六个老人也正在旁边议论纷纷。见我走过来,周大爷关心地问,“石头你回来啦,都晌午头了,回来咋不陪爸妈吃吨饭哪?”
  我心里仓皇,嘣嘣嘣直跳,脚下加快速度,嘴里应承道,“爷爷、奶奶们好,才十点哪吃饭早了点。我还有事,再见爷爷、奶奶。”沈大爷却说,“咋儿你上电视了呢,市长还夸你见义勇为哩,好小子,出息了!”我谦虚地说,“大爷您别当真,是几个坏蛋骚扰人家嫚让我撞见了,也不能不管哪,也没咋的……”
  走过去老远,还听到身后一片唉声叹气夹杂着嘲笑声、骂声。沈奶奶声音说,“这小畜牲又打架了,还冲撞了黄市长,活腻歪了。看那黑眼圈,跟个大熊猫似的,真作孽嚅……”其余老人都用看笑话的声音议论纷纷,有人在骂我和我的父母,其中一个男人苍老的声音说,“养不教父之过,李成栋这软馕子,管不住慕容明那**,隔三差五花枝招展地出去勾野男人,那香水味能醺死个人,还能教出啥好玩意儿来……”

  我知道这是谢大爷的声音,我好同学谢静的爷爷,逍遥路小学的退休老师。当年,谢静被刘元**被我救下,后来刘元约架,我差点被活活打死。现在谢静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学,我们便再没有联系了。谢大爷这是恩将仇报啊,这恶毒的骂声让我再也忍受不了了!

  我愤然转身,几步快速走回小铺前,冷冷地看着凉棚下一堆苍老、邋遢的面孔,小声道,“各位长辈,你们这叫啥啊,我挖了你们家的祖坟么,背后骂人咋这么狠呢?你们谁家里太平,啊?谁家里没点事,我们从来没有笑话过你们。你们看不顺眼骂我就罢了,我是晚辈,我受得。可我爸妈从来没得罪过你们,你们有事去求我爸妈,他们哪回没帮你们?啊?这么恶毒地骂他们,你们良心上过得去么?我今儿话撂这,从今儿开始,谁敢再骂我爸妈,我会拆了你们家的狗窝,不信你们就试试!”

  骂完,我回身就走,远远逃离逍遥大院。平静了一下心情,先在一家小铺选了一付黄颜色带夜视偏光功能的墨镜戴上,就开始在城内顺着街道遛着找活干。
  天都市东镇区当年是德国人建的东镇营房、堡垒,是以京山为中心的防御体系的一部分。因在京山炮台以东,因而又称东镇或台东。东镇也是天都市80年代重要的商圈,街道两边商铺鳞次栉比,车流、人流密集,商业繁荣昌盛。但我找工作却主要在大港区、南城区和海云区,起码要离家远一点,反正不能在东镇附近。
  在逍遥大院,老李家是邻居们茶余饭后的笑料,我李三石是黑老大、下三烂,更让他们鄙视,是教育儿女时的反面教材!
  在报亭买了一张当日的天都晚报,头版黑体通栏大标题是“世界500强泰国正大集团再来我市调研”,副题是“正大即将在我市落户,这是我省引进的第一家大型外商独资企业。项目建成后,我市肉鸡养殖业将跃升世界先进水平”。我对国家大事很感兴趣,也知之甚少,我现在更关心如何尽快找到适合我干的工作,于是便直接翻到每一版中间接缝处,细细查看招聘信息。
  最后的第8版上有整整半个版的招聘信息,这些招聘信息主要是招苦力,工厂招收临时工,饭店招收服务员,更多的是个体工商户招收打工者。天都市得沿海开放前沿之利,到80年代中期个体工商经济已经十分繁荣,各类私营小店如雨后春笋悄然兴起,城内就业开始渐渐多元化,端惯铁饭碗的工人们工厂效益再不好,家里即使揭不开锅了,对这些岗位也往往不屑干,觉得丢不起这人。城里那些考不上大学的姑娘小伙子,很多人已经开始创业自己当老板。农村姑娘小伙高中毕业后考不上中专,一般也会进城来闯世界,给这些个体业者打工。这些进城的人有一个特殊的名子,叫盲流。

  直接过滤掉若干无用信息,翻到最下面是各家舞厅、饭店、商场招伴舞女郎、服务员、保安等,一家叫银河的舞厅开出月薪60元招保安,一下子吸引了我。细看还有制服,管中午、晚上两顿饭,这条件也太优越了吧。只是一般保安每月30块,银河出60块高薪分明招的是内保,而敢应聘内保的一般都是道上猛人,因此这工作太适合我这样的烂人了。
  看一下地址,泰山二路98号,与辽宁路交汇处的三角地上,我扔掉报纸从华阳路折向辽宁路,便向银河方向走去。
  逛到辽宁路与泰山路交叉路口时,果然在泰山路的路口见到了这家叫银河的舞厅。一座独立的德式小楼,楼后是一个独立的院子。从挂着的招牌看,还经营西餐厅、咖啡厅,装饰气派豪华,棕色大门紧紧关闭着。呵呵,这可不是一般的场子,这排场让我觉得与我的身份太搭了。老子虽是被释放的少年犯,可也是天都市混混界的“名人”,天都港和铁道混混们的老大啊!
  每月六十元,比一个排级干部拿的还多。作为天都市混混界的资深业内人士,我当然知道这份工资背后隐藏的风险。在古代中国这一行被称为保镖,既然属于保镖范畴,那么再风光也是见不得阳光的行业。说白了,就是主家好酒好肉供着你,高薪侍候着你,是要你掰命给主家看场子的,到了要命关头,为了护主,你是需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玩儿命的!
  冥冥中有股力量难以抗拒,人的命运都是上天注定的!
  我决定试试运气,便走过去试着推了推褐棕色的厚木门,轻轻地拍了拍门环。铜门环“咚”“咚”响声沉闷,却毫无反应,厚重的保险铁门从里面闩着。午前时间,从事夜生活的人们正是熟睡时间。我决定等一会,便走到小楼后面的院子瞅了一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