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37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银河的格局很讲究,这是一座带后院的独立三层日式老旧小楼,独门独院。不会影响周边居民,旁边就是熙熙攘攘的贮水山公园,也十分隐蔽。天都市在德占和日占时期,贮水山上建有战略贮水池,四周都是德式、日式院落和小楼,周围这样的老式灰色尖顶建筑很多,并不引人注目。
  小楼面积不小,后面院子内还有一长排平房和几间放着杂物的棚屋。从外面看院子小,近了细看,如果加上小楼后面的院子,这间舞厅的规模可真不小,更绝的是楼上还开着西餐馆、咖啡厅,真是别有洞天,完全一条龙服务,这排场在天都市怕都没有几家。

  透过紧闭的栅栏铁门看到,原来后院果真还挂着“银河旅社”的木头招牌,旅社的门头在院子的后门外。这银河旅社生意一定会好上天,这是我的第一个直觉。院内停着两辆三轮摩托车和一辆东风客货两用车,棚屋下的院旮旯则堆着杂七嘎八的。二个头戴白色工帽、身穿厨师服的青年,在一个平房前进进出出,很忙碌的样儿。这么大的场子,实力不菲,不是庄西风的便是曹啸野的,但我还是决定试试。

  不时有穿着短裙或热裤的女孩挎着包匆匆而来,她们目不斜视,骄傲地打开院门上的小门走了进去。看来她们都是来上班的旅社服务员,与进进出出忙碌的厨师亲热地打着招呼,院内飘出咯咯咯的笑声。远处的马路上,传来邓丽君软绵绵的歌声,软到人的骨头里,“玉漏频相催,良辰去不回。一刻千金价,痛饮莫徘徊。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喝完了这杯,请进点小菜,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欢更何待……”

  一群烫着飞机头的男女青年,阳光下打着摩丝的头发张扬着,穿着喇叭裤和火箭皮鞋,其中一人手里提着一个收录机走在前面,里面正放着《何日君再来》,吵吵嚷嚷招摇地走过。几年前港台歌曲还都是靡靡之音,是洪水猛兽,现在换了一个名字叫流行歌曲,收录机已经是家庭的标配,双卡收录机则是时尚。
  我很羡慕地看着他们远去,心里发誓等有钱了一定也要给爷爷置上一台双卡爱华收录机,让两个老匪没事时跟着哼哼几句吕剧、柳腔。
  回到小楼正门前,手上用点力再敲敲铜环,大门后隐隐的“咔嚓”一声,接着便隆隆地敞开一条缝,里面伸出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女人脑袋瞅了我一眼。这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风*妇人,瓜子脸型,细长脖颈和圆圆的肩头皮肤白嫩细腻,大眼睛眯着,头上时髦的鸡窝头发丝零乱,睡眼惺忪神态慵懒。或许以为我是来跳舞的客人,她懒洋洋地轻叱道,“下午二点才开业,你该看清再敲嘛。”说着,那鸡窝头就要缩回去。

  我赶紧问,“大姐,你们是要招内保么?”
  妇人闻言将我从头到脚睃拉一遍,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噢……不错不错,不错嘛!来应聘的啵……长得蛮有型哈,力量型,象许文强,是姐喜欢的款……这是咋了打架了咯,俺们这旮旯是在招人,能打架的狠犊子更棒,你快进来快进来吧,开着空调呢,看把这凉气都放跑了哦……”嘴里一迭声地抱怨着,妇人片一下身主动让开一条缝。
  由于门缝打开得小了一些,妇人侧着身,红裙子窝成一小团捏在手里挡着下腹部,我努力片身走了进去。胳膊肘还是碰着了两团软软的、颤悠悠的巨物,屁股也蹭着了妇人的肥臀。更准确地说是妇人那翘臀刻意扭了一下,明知妇人有故意而为的成分,那肉肉的、软软的感觉让我控制不住地颤悠了一下。
  “小家伙,嘻嘻,你在吃姐豆腐咯……”这妇人到底是开舞厅的,很会撩人,见我脸红了,便和另一个女孩咯咯地笑起来。
  原来柜台里还有一个很俊的女孩,留着可人的齐耳短发,一笑两个酒窝很甜的样儿。女孩又低下头紧张地收拾着什么,妇人则笑嘻嘻地关上门。仿佛雨过天晴一般,她转过身看着我,大眼睛扑闪着咯咯咯地笑,嗲声嗲气地说,“呃哟哟哟还挺酷嘛,你的眼……哎呀喂咋让人打成熊猫了……”干这行妇人都是自来熟。这是个艳妇,五宫精致,肤色细腻,媚眼如电,一口地道的东北玉米茬子腔,嘴很碎,其间夹杂着好听的颤颤鼻音,透着一股浓浓的风尘味儿。

  室内开着空调,巨大的落地窗已经拉开帷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夜眠后那种浑浊的气味,混和着化妆品、橡胶制品和乳胳等物的怪味儿,我在总台门厅内的红皮沙发上坐下,这淫糜的气味让我控制不住地抽了抽鼻子。
  我局促不安地在红色沙发上坐下,妇人道,“小哥你叫啥,哪人啊?喂,在室内还遮着蛤蟆镜你耍酷啊?”咋天刚上了新闻,我不想人认出我来,便解释道,“大姐我叫陈三,家住东镇区。我可不是耍酷哈,是眼睛不大好,怕光呢!”
  “啊?红眼病啊,可别把姑娘小伙传染了……”妇人惊惊诧诧地说着,对着走廊咋呼了一嗓子,“大顺子别挺尸了,有帅哥来应聘!”回身趴柜台上与女孩一起收拾着什么,嘴里还叽叽喳喳地叮嘱着啥。
  我偷睃一眼,这娘们身材丰腴火辣,肤白如雪,凸凹分明,上身只戴着红色丨乳丨罩,里面那物喷薄欲出。下身只着红色的小三角裤,紧紧地勒着圆润嫩白的肥臀上。手里窝着的一团红裙子就那么扔在柜台上,既没有穿上也没有遮挡一下身子,听凭圆臀间一抹乌影若隐若现。
  舞厅这种画风让我很不适应,感觉窘迫不堪,眼睛都不知道该往那放。不一会一个三十余岁、腆着大肚腩的矮胖青年从走廊深处走了出来。原来是舞厅老板,招内保不是小事,老板亲自出马了。他将我带到后面院中,院墙角上放着四对石锁,我原以为是要举石锁,可胖子突然一拳向我砸来。我大惊,急晃身闪开,这是个练家子,一招一招虎虎生风,我左晃右闪,三招过去,我未还手,他却拳拳落空。

  “你干嘛不还手?”他拍拍手停住问。我说,“别打了,你打不过我。”胖子叹息一声说,“这要搁三年前,你打不过我,唉,女人特么的害人哪。”又指着石锁让我试试力量。此时有三名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厨师走出向墙角观望,幸好几天休息我已经缓了过来,便走过去屏息静气,将一对大石锁稳稳地举过头顶,引来他们一片赞叹声。

  接下来就简单了,一番登记完毕,我顺利入行,无试用期,每月六十至一百块,每天管午饭晚饭。上班时间是下午二点至凌晨一二点,还有五个内保,头儿叫大刚子,负责镇场,每天都会有小青年闹场打群架,有时遇到赖子争风吃醋打砸舞场或遇到强人吃霸王餐的,往往需要打架!
  小院后面是一圈青砖平房,都有年代了。老板的住家、料理间、储藏室、内保间、伴舞女郎候场休息间、厨房等一应俱全,厨房内十几个穿着白色工装的男厨师们都在忙碌着,准备酒水饮料、果盘、凉菜、甜点或面食等。另外十几间平房是旅社的客房,大都关着门,几个女服务员正推着工车一一打开门整理房间。胖子将我带到内保休息室,还介绍说他叫李常顺,叫常哥或顺哥就行。刚才那妇人是他爱人,人都叫梅姐。柜台内的女孩叫马英,是负责总台的组长,大家都叫她英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