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38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内保室内有股劣质烟草的糊味和臭脚丫味儿,里面是一圈肮脏沙发围着的一张黑色茶几,沙发上零乱地堆着报纸、瓜子皮等杂物,茶几上横七竖八放着五六个水杯和一堆乱糟糟的扑克牌,一个方形饼干罐子当成烟灰缸,里面是半缸烟蒂。
  打开空调又摁下墙上的抽风机开关,然后懒散地斜躺在沙发上,点着烟闭目刚打了一个小盹。让刘沙河那猛人意图落空,老子现在已经在银河栖下身来,心里隐隐有抑制不住的兴奋。刚迷糊一会,就听院内英子的声音在叫,“陈三、桔子、王秀,带着人出来搭把手!”
  我走出平房,只见二个身穿黄裙的高个女孩手里提着扫帚,带着几个男女服务员应声走出小楼。走在前面的女孩将扫帚摪在墙边,回首瞥了我一眼,似乎我的熊猫眼让她们怔了一下,扭回头与另一个女孩捂着嘴咯咯一笑。两个普普通通的女孩,那一袭虽然是粗布但却是自己精心裁剪手缝的浅黄色套裙,简约间多了些微风情,随意拢着的马尾却透着女孩们的淳朴与率性,煞是青春逼人。
  院内停着一辆厢式小货车,车上的工人正将一袋袋硬果、水果、酒水卸下。戴着白色工作帽的厨师长正指挥桔子、王秀验货。这个叫桔子的姑娘长相普通但很耐看,小腿修长挺直,半截大腿圆润白嫩,撅起的臀部勾画出一条美妙的曲线,头上扎着俏皮的马尾巴,清纯可爱得让人爽心悦目。想起电影《魂断蓝桥》,费雯丽那双眼睛如迷人的细弯月,发着透亮的蓝宝石的光芒,银屏上的秀眸让他难忘,它无以言说地沐浴着一个情蔻初开的少男的情愫,感动了全球无数男人女人。桔子这丫头就有那样一双明眸,顾盼之间多少有点让人魂牵梦萦的迷人风情。

  帮她们将货搬运进库摆到货架上,桔子忽然柔声对我道,“小弟看你眼红的,听梅姐说你也姓陈,我们是本家哦。你刚来别用他们那些脏杯子,一会姐送你个保温杯,再帮你点点眼药咯!”

  “不用不用。”我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因为我盯着架子上的几箱洋河大曲,从中拿出一瓶看了一眼,都是55度绿色陶瓷瓶装的精品高度白酒,便咽了一口垂涎问,“桔子姐,舞厅怎么还卖白酒?”桔子悄声道,“我们三楼说是咖啡厅,其实与酒吧差不多,也卖小凉菜、点心、洋酒啤酒白酒啥的。有些大老板就喜欢舞厅的氛围,总是在这里谈大生意。”
  午间厨房下了鸡蛋面条,二个菜一个汤,我打了饭一个人躲到内保屋内吃过。闻室外跫音,只见桔子拿着一个保温杯和一管氯霉素眼药膏和王秀一起走进来。刚认识一会我哪好意思要人家东西,可是似乎我们很有缘分,桔子一付小姐姐对小弟弟的嘴脸,我客气了几句,她竟然捏着小粉拳敲我脑门训斥。这动作让我眼里噙泪,感觉是肖凤大姐在关爱我一般。我不忍拒绝,便收下了杯子。那是崭新的唐山陶瓷保温杯,是她一个姐妹临离开银河的时候,送她的纪念品。

  在桔子和王秀眼里,流泪是红眼病的症状,她们非要帮我点眼药膏。我只得说点过了,好不容易让她们留下眼药膏走了。这让我好一顿紧张,这墨镜要是摘下来,让她们知道眼前这个“小弟弟”陈三竟然是特么刚上过电视的大流氓李三石,那还得了啊,肯定要在银河引起一阵轰动!
  下午两点正式营业后,舞女、服务员、保安、厨师、各路人马都来上班了,客人络绎不绝,舞厅门前一会就停满了两大排自行车。无数男女青年成双结队涌来舞场,多数年轻人都是自带舞伴,三步、四步,交谊舞旋律优美,舞厅内熙熙攘攘,超级火爆。
  到傍晚时,伴舞的舞女们先到了十六七人,小姐候场和休息室内莺燕婉转,叽叽喳喳,打打闹闹个不停。我算是开了眼界,这些伴舞女都是非常漂亮的天都嫚或少丨妇丨,上身多数穿着各种颜色的吊带小衫,露出性感的小锁骨和圆润的肩,下身一般穿着艳丽的长裙,有的仪态万方有的卖弄风*,端的是美不胜收姹紫嫣红。白天舞客很多,但多数女孩晚上才会来上班,银河果真是个美人窝!

  一楼舞厅内人们跳着交谊舞,二楼西餐厅没到饭点生意挺清淡,但三楼咖啡厅也满客,生意超级好。虽然还没到饭点,已有五六个熟客先是跳舞情浓后与舞女相携着来到二楼吃西餐,有的则搂抱在一起到三楼咖啡厅包房内,关上门喝咖啡吃甜点“小憩”。有的老相好在舞厅时便情深深雨蒙蒙地连价格都谈好了,然后从小楼的侧门进到后院,通过一段安全封闭的走廊进入安全房内关上门深入探讨人生。我目瞪口呆,别忘了那时候连暗门子做生意都得偷偷摸摸的!

  我上厕所时看着这一幕,这才搞明白,原来这后院的银河旅社是干这个用的。最令我震惊的是,其中一个搂着舞女进入安全房的客人分明是大港区分局的民警,虽然这个丨警丨察穿着便衣,个子也不高,还有点秃顶,但这货虎背熊腰,烧成灰我也能认出他是谁。三年前,正是此人负责押着我游街示众,那一天他至少踢了我十几脚,每一脚都疼到骨头疼得钻心,到现在都难忘。
  白天场由保安负责,晚饭后六名内保才来上班。黑暗降临,舞厅内便不时会有故事发生,一般是两拨有钱人家的小青年为女孩争风吃醋掐开了,极端一点的会相约到银河大门外的马路上大打出手,较个高下。一般遇到这种事好处理,内保们只需带着保安弹压下去即可,实在不行,就将他们赶到门外,让他们可劲打去。分出了高下,姑娘也就归胜利者了,银河万事太平。
  在这些内保小哥中,有两人是东北人,名叫张汝山、陈林,他们不爱说话,上班后便几乎一直在下象棋。陈林看出我闷闷不乐,便开导道,“陈三,老子刚来时与你一样,也不习惯,慢慢就习惯了。其实现在哪一行都竞争激烈,不管什么档次的舞厅、咖啡厅、歌厅、夜总会,如果不卖肉一准干不下去。客人花的是自己钱,你肉紧个屌啊,别特么少见多怪!”
  我赶紧陪上笑脸,努力装出见过大世面态。
  夜晚的银河,空气中弥漫着啤洒和香水的味道,打扮入时的男孩、帅哥,大腹便便、衣着光鲜、专门来舞场寻芳的官商阶层人士,都步伐急促行色勿忙汇聚到银河。一些盛装打扮像卡通娃娃一样的漂亮女人,三三两两,夹带着笑语香风款款相约而来。她们是舞厅的精灵,是外国海员、高端人士等寻芳客们的理想猎物,舞厅对她们一律免票。
  后院也比白天热闹多了,舞女一下子来了三四十人,将几间候场休息房挤得满满的,香风醺人,鸟语花香,咯咯咯的笑闹声惹人心醉。她们多数是天都本地嫚或少丨妇丨,有六七人还是天都大学的在校学生。80年代中期可没有现在的化妆术、整容术,那时都是原生态美女、尤物,天上丽质,莺莺燕燕,美不胜收。内保们显然很受她们欢迎,听说新来了内保小哥,便不时有人伸着好奇的脑袋往保安房瞅,与男孩们调情斗嘴说浑话,兴奋骚动了好一阵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