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39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天都市属于季风海洋性气候,夏日白天气温高,到了晚上海风清冷,暑气顿消。从晚上八点开始,生意渐渐进入高丨潮丨,门前马路边汽车排成一溜长龙,更多的是自行车,排成五列长长的队列,帅哥美女笑语喧哗进进出出,舞厅成为那时最令人心驰神往的地方。晚上十点,舞场开始清场,一批一批小青年们结伴离去,这时舞场门票变成20块一张,“子夜场”开始。
  舞场普通场门票才3块,子夜场20块门票是天价,让聚集在银河门前等着看美女的小年青们,被挡在门外。迎宾曲旋律中,高级轿车络绎奔腾而至,各路成功人士纷纷携美女粉墨登场。二十余白天和晚上的普通场未曾露面的高端舞女,身着飘逸的轻纱进入舞场。门前停车场上轿车已经停满,从市内各座饭店宴饮完毕转场而来的本地高端客人和各国醉醺醺的海员越来越多。
  我是音乐发烧友,对晚上这香艳盛景十分好奇,便在《南屏晚钟》标志性的音乐声中进入舞场溜了一圈。富丽堂皇的舞厅内,迷幻的灯光映射下,中间的舞场上几十对男女正在翩翩起舞,美轮美奂。舞场四周的卡座内,未上场的男女都在饮酒或饮料、互相交谈,不时有男士牵着女士的手滑进舞场,一切都很文艺。
  一切都很文艺,原来子夜场与普通的舞厅没啥两样,搞得似乎很神秘。我正要离开,一只小手悄悄抓住我的左手,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舞女扯住了我。在舞场靠门右侧柱后一溜卡座中,正有约二十余名刚刚进来的伴舞女郎在候场,我被这个女孩拉坐在她旁边,其余舞女都交头接耳地看我,她们小声怂恿,说丁香拿下小帅哥。音乐很响,女孩趴在我耳边说,“你是刚来的吧,别走啊,好戏马上开演……”

  这让我十分窘迫,如梦似幻的灯光下,她们都穿着白色的轻纱,里面的红色丨乳丨罩、丨内丨裤清晰可辨,感觉到处都是洁白的肌肤,晃得我不敢看她们。见我紧张的样儿,这女孩与其余姑娘们切切笑,她趴在我耳边说,“小弟姐叫丁香,你别走哦,等一会最后一场姐和你跳……”
  话没说完已经一曲终了,场上的男士们很绅士地带着女伴下场。我看了一眼丁香,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一双会说话的大眼脉脉含情地看着我,慑人心魄。场上人刚下场,音乐画风一变,变得柔情万端又变幻莫测,我听出是这是迷幻舞曲LProgressive TranceIS,其实也就是当时高端舞场流行、也是被严禁的所谓贴面舞曲。此时舞厅大门已经封闭,灯光黯淡下来,不时有海员、国内男士抱着舞女们下场,男人紧紧地将女孩们抱在怀中,缓慢地移动着。

  贴面舞,而且是香艳的内衣场贴面舞!
  一个黑人海员抱着丁香在摇动着,娇小玲珑的丁香被小山一般的黑人搂在怀里象个婴儿,那双黑手分明在搓揉着丁香的翘臀。此时,一对对客人也都络绎上场跳着贴面。灯光虽然暗,但还是能看出,有舞女们的示范效应,男士们一改绅士像,无不与女伴紧紧相拥,不停有中外男士带着伴舞女郎从舞厅侧门去安全房。见黑人带着丁香也从侧门离开舞厅,我没有等她,而是轻轻地走出舞厅。
  “怎么出来了?嘻嘻,她们没把你吃了?”英子与两个女孩在总台上,见我走出来,三个女孩都切切笑,她一脸坏笑不解地问。我没有理会她们,见大门外人山人海,便问,“外面怎么围着这么多人?”英子说,“嘻嘻,都是来看美女的咯。又没钱进来,只能在外起哄来劲。”
  门前的自行车已经少了三分之二,很多小伙已经离开。但大门前专门前来看美女的小青年仍围了有上百人,见到有女神级美女进出,便会响起一片口哨声、嘘声。大门外的街上马路边,摆了一排地摊。那时摆地摊俗称“立桩”,各有各的地盘,卖日什的、小电器的、衣服鞋帽、学习文具应有尽有。
  见不时有盛装舞女三五个一队走向楼上,我便也走上二、三楼瞅了一眼。原来,这些舞女都是去三楼的咖啡包房内,站成一排让客人揉揉捏捏、评头论足挑选的。桔子正在三楼楼梯口,抱着臂与一个三十出头的妇人在小声说话,见我上来敲了一下我的脑门啐道,“我正要去找你,英子说你进子夜场了,这种地方你再敢进去我揍你哦。”
  我赶紧解释就是熟悉一下情况,才不是去看美女,要看不如看你呢。桔子咯咯笑,这才饶过我,又向妇人介绍说,郑大姐,这是我弟弟陈三。我向郑大姐问好,桔子告诉我郑大姐是二三楼的经理,名叫郑音,是她的好姐妹。原来,桔子还是三楼咖啡厅的业务经理,王秀是二楼西餐厅的业务经理,总之都是梅姐手底下不小的官儿。
  80年代中期,天都市吃西餐在一段时间内是时尚。银河二楼的西餐厅一直客满,其实很多人不是吃西餐而是吃甜点、喝饮料。三楼包房区温馨高雅,客人与舞女成双结对,络绎不绝地进入后院的单间内深入交流。操各种语言的海员们战斗力最强,他们有时一人带两个、三个女孩进入安全房。完事后再搂在一起返回小楼,一般上二三楼喝咖啡、吃甜点或西餐!
  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让我一直处在震撼之中,我记忆中的世界还停留在三年之前,眼前的一切有股改天换地的感觉,不敢想象。天都市从德占和日占时代起,酒吧哪个年代都有,而且一般集中在海员俱乐部周边或前海沿一带。按说如此高端的涉外娱乐场所应该有涉外部门严格控制,起码要有便衣在这里应聘职务,好就近监视啊,但银河似乎没有。很快我就搞明白了,傍晚与舞女在安全房内探讨人生确实是条子,他们是大港公丨安丨分局政保科的便衣,本来是来值勤的,但现在早已不知去向。

  回到内保室,只见五个内保也全到齐了。见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中央,那个叫马建的细高个天都小哥给了我一脚,怒道,“喂新来的吧?滚起来,特么的有点眼力架!”另一个叫杨滨滨的天都小哥见我挪动屁股到了沙发一角,便向我一点头,分派道,“以后老弟每天要先来一会,把缸里的烟把、杯里的渣子都倒了,换上新茶泡上。呶,现在练习一遍呗!”
  马建和杨滨滨都是天都市郊区墨城县乡下人,却自称自己是李三石铁道帮的人。但我还是起身,先将饼干罐里的烟蒂倒了,又将五个杯子用塑料盘端到茶水间洗净,回来一一泡上新茶,再恭敬地一一端到众人面前。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老子把这作为人生的第一课,既然准备来打工糊口,就得学会当孙子委屈自己,那就从端茶倒水侍候大爷们做起吧!
  张汝山、陈林先在一边看着晚报,接着讨论起青岛市企业家张瑞敏怒砸冰箱的新闻。我刚才已经看过这个新闻,质量不合格的冰箱让张瑞敏一铁锤砸烂,这个有理想的企业家是向落后的冰箱生产告别,或许青岛海尔一个新时代已经开始酝酿并即将到来。我脸上露出钦佩的神色,张汝山、陈林又摆开象棋厮杀起来,而马建和杨滨滨则你一言我一语地将我教导了一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