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41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条子如临大敌,三人呼啦一下呈三角形将我围在正中。
  路戎三十八九岁,身高约有一米八五,戴着墨镜,嘴角线条硬朗,一表人材。他冷哼一声,围着我转了一圈,嘴角漾起鄙夷的冷笑,然后抬头眺望着天上的流云,轻声讥道,“嗬,我们见义勇为的好青年从宫里出来了,戴上墨镜人模狗样的,挺残嘛。”
  三年前我和路戎手下打手朱九桶经常交手,朱九桶没少吃下胡,一度在大港无法立足。那时路戎是大港区刑警队副队长,可对我却一直抓不到把柄。因此在心理上我并不怕他,于是我不卑不亢地问,“路队长好,您大清早的截住我,就为了损我?”

  路戎直视着我,冷笑道,“损你?你特么太高看自己了吧。截住你不为别的,是让你长长记性!”路戎话未说完,我身后的两个便衣便动手了,他们对我一顿爆踹。
  我未敢还手,顿时被踹倒在地。此时路边有几个老头老太在向这里观望,我便高声地责问道,“你们凭什么,丨警丨察就可以平白无故打人?!”
  路戎挥了一下手,两个便衣这才住手。路戎扔掉烟蒂,恶狠狠地说,“丨警丨察只打坏人不打好人,对你这样的痞子混混,老子就是霸道了咋的?听说陈小春曾经是你女友,我警告你还是忘了她,你和你那些小崽子敢在大港乱折腾,老子分分钟弄死你!”
  我躺着一动不敢动,再强嘴只会让皮肉受苦。真是冤家路窄,这里可是路戎的地盘,他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把老子拾掇进去,这种事路金锁、路戎叔侄俩可没少干,他们就是一对披着公丨安丨外衣、混进公丨安丨队伍的黑老大,是特么一对恶魔。好在路戎可能还有别的事要干,撂下一句狠话,又威胁了我一顿,三人便上车扬长而去。
  从地上爬起,我的肺都要气炸了。陈小春抛弃了我,已经成了路家的儿媳妇,我本来就没打算去找她。路家欺人太甚,望着远去的吉普车,我暗暗发誓,假如陈小春愿意,现在老子一定要与她发生点啥,给路家一堆混蛋戴上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真是背运透了,咋会遇上这么个煞星。整个下午我都闷闷不乐,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无处发泄。晚上到银河上班,夜里十一点舞厅子夜场刚开始不久,三楼的咖啡厅又出了变故,原来是包房内两个客人为争一个女人正大打出手。舞厅这种地方,争风吃醋的事随时都会发生,没人当回事。大刚子向我呶了一下嘴,意思是这种小事让新人去练练手,于是我便起身穿过院子进入前面的小楼。
  一楼舞厅内大门紧闭,隐隐传出《南屏晚钟》舞曲声,这节奏又是慢二。又是香艳的内衣贴面舞,三年前这种跳“贴面”的场子就被称为流氓舞会、流氓舞场,“严打”时都被以流氓罪抓起判刑。最著名的就是西安的马燕秦,因组织家庭流氓舞会在“严打”是被捕,两个月前才刚刚枪毙。现在“贴面”舞和黑灯迪斯科都被视为“流氓舞”,属于严禁之列。但在如此巨大的震慑力下,“贴面”和黑灯迪斯科却是银河舞厅子夜场的标配和招牌,由此可见银河的后台是多么硬。

  曹啸野的门路令我刮目相看,开这种涉外舞场没有强大靠山根本玩不转。

  我上了三楼,包房隔音很好,室内的打斗在走廊上只能隐隐听到一丝动静。咖啡厅经理郑音今天没来,桔子和王秀带着几个服务员正焦躁不安地等着内保。见我上来,王秀赶忙小声介绍说,“这个宋军是大老板,以前常带秘书来跳舞、吃西餐,好长时间不来了。今天他们晚饭后就来了,没跳舞,点了酒菜果盘,一直在包房内。后来一个戴眼镜看着文质彬彬的帅小伙硬闯上来,挨个包房找人,谁都拦不住,进了包房不一会就打开了,是那女的找服务员叫保安。”

  宋军?!
  闻其名我顿时愣了一下。
  赵小亦婶子、陈沙河警官都有意或无意跟我说过泰东装饰家具公司老板叫宋军,难道此宋军就是彼宋军?!公司正在受到庄氏集团逼迫,前途堪忧,他竟然还有时间为女人争风吃醋?这一瞬间我是那么同情小寡妇李珉。
  309包房内隐隐传出瓷器或玻璃碎裂的声音,桔子有点慌神,小声叮嘱我,“这种事让他们赔损失就行,又不是我们银河的女孩,人家的事你不准掺和。”我点点头,推开包房门,剧烈的撕打声、叫骂声震耳欲聋,顿时传遍走廊。

  “宋军你个大流氓……乡巴佬……泰北老淫棍、老棺材瓤子,我草你……十八辈祖宗……”
  “你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有人生没人养的四眼贼,你爹妈没教你做人,老子替他们教……敢坏老子的事,再骂我特么……打死你……”
  里面的麻将娱乐区骂声不绝,桌子被掀翻,玻璃碎了一地。卫生间门前地毯上,一个身穿西服高大男子,大背头散乱堆在额头,正摇摇欲坠地骑在一个小伙子身上,双手紧紧掐着小伙脖子挥拳嘣嘣嘣地爆揍。而他身下的小伙子眼镜掉在一边,血流满面,双腿向空中胡乱蹬踢着,双手死死拉住身上男子的领带,脑袋左右躲闪着身上男子的拳头。
  这是个带卫生间的豪华包间,室内分成两个区,一圈大沙发围成一圈,中间是一个实木大茶几,上面摆着果盘、小凉菜、点心和一瓶洋河,沙发下垃圾篓边,有几团揉成团的卫生纸。里面是一个方桌,既可以打小桌球,放上玻璃后又可以当成麻将桌。沙发上端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美艳妇人,两腮桃红,象是刚办过事的样儿。秀发烫成大波浪,上身穿着紫红衬衣,下身着碎花缎裙,圆润的膝头白生生的大腿下分性感。此时她左手优雅地端着高脚杯轻呷,右手细长的手指夹着长长细细的进口女士烟,冷眼旁观着里面地面的混战,似乎对谁死谁活不屑一顾。

  古人说女人是祸水,眼前这位如假包换。我走进咖啡区在妇人对面的大沙发后站着,好整以暇地掏出一支烟,用打火机“咔嚓”一声点上,静观眼前这出好戏。
  妇人弯眉蹙起,放下杯子,将腿上的裙子抚了一下,但也只能遮住一半大腿,莹白如玉的皮肤上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辨。她拢了一下额头一绺秀发,这动作很随意,却有一种千娇百媚的效果。那好看的眸子瞪视着我,俏脸上漾起很复杂的神情。我分明从她的星眸中看到一丝惊讶,弯月般的眉头蹙了一下,又隐隐飘过惊喜。
  她脸上的变化只是一闪而过,但我能肯定,这娘们认识我!
  不,准确地说,这妇人认识我李三石。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她!
  只是一瞬间,她便恢复如常,脸现怒色。她问,“你是保安?”我点点头,“不是你让服务员叫保安的么?”妇人又诧异问,“那你不管管?”我灿烂地笑了,“姐姐啊,他们是为你打的,你都不管,我管得着吗?”
  “那你来干吗,看热闹吗?”妇人呛了一嗓子,挑衅般地道,“让你们李经理再派一个保安来。”看来这娘们对银河很熟,我未理她,“不必了,我们只管你们赔我们的损失就行,其余你们自己解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