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42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妇人感觉没趣,便气咻咻咚地放下杯子,吐出一团烟圈,扭头轻声啐道,“宋军、王凯,一个大老板一个讲师,让人看着还要打,丢不丢人?你们再打我自己走人了,晚上我回家自己睡!”
  出自美女口中的“自己睡”三个字,如同一味药,两个男人突然不打了。打斗声、谩骂声戛然而止,身材高大的宋军捋一下头发,整整领带,青年人从地上爬起,慌忙从地上拿起眼镜戴上,两个大男人仍在互相瞪眼较劲,妇人在烟缸内摁灭烟,很淑女地抱着臂,啐道,“滚过来坐下,我有话说。”
  两个男人如同一高一矮的两条哈巴狗,巴巴地先后走了过来,在两边的沙发上坐下。他们的衣服都皱巴巴的,两人还象斗鸡一样互相隔空较着劲。王凯显然吃了大亏,两眼被打成了熊猫眼。室内空调滋滋地响着,空气很凉爽,可他们两人却一头大汗。我看清了,宋军五十左右,身材魁梧,一表人才,大背头已经捋得一丝不苟,一付大老板派头。而眼镜男则象一个教书先生,二十八九岁,年龄比妇人略大。

  只听妇人先对眼镜男骂道,“王凯你混蛋,我还没答应嫁给你,你凭什么跟踪我?我是你什么人,我晚上和谁来跳舞和谁约会你有什么资格管?”

  “炳青,这是个老淫棍,他是在玩弄你的感情……”小伙窘迫地擦着额头的汗,想犟嘴提醒她。
  “你特么放屁,你骂谁是淫棍,再骂信不信老子弄死你……”宋军大怒,屁股翘起,就要再度爆发的样儿。
  妇人怒骂道,“行了行了,还有完没完?!王凯你听着,就这么定了,你以后再敢跟踪我,还谈个屁,我俩一刀两断。”王凯闻言,顿时低下头蔫了。
  “老宋你也混蛋,男人没个好东西!”妇人掉过头来又斥责宋军,“王凯是我男朋友,他来找我你吃什么醋?你凭什么打人?本来,我今天约你来是谈公司事的,谁让你对我动手动脚的,你一个大老板变成一个醋坛子,丢人不丢人?”
  宋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会肥脸变成紫色的猪头,嘴上强道,“炳青……这,是这个四眼贼先动手的好不好,你怎么骂起我来……”
  “他骂你打你不该吗?”妇人声色俱厉,一句话给堵了回去,“他就是个穷酸老师,直肠子,没你那些弯弯绕。你那会要不强搂人家坐你腿上,还非要脱人家衣裳……他开门后会打你?啊?!”
  当着我一个外人的面,妇人说这些时脸还是红了。宋军理屈词穷,他用手整理一下被汗水粘着额头的乱发丝,拢了一下大背头,看了一眼我,遮掩着自己脸上尴尬的笑,嘴里局促地小声说,“小徐,对不起了,大哥一时糊涂……”

  空气中隐隐有男女发情后的特殊气味,我冷眼旁观,这个叫徐炳青的妇人不简单,竟然能把两个男人调教到如发情的狗一样谄媚。只见她提起玲珑的红色小包,站起身气急败坏地道,“丢死人了,今晚我一个人回家睡,你们谁敢跟着我试试。都给我记着,明天老荆就从省城回来了,我得去陪他。你们应该知道他的厉害,再敢找我,他会要你们的狗命!”
  说着,拎着小包扭着腚敞开门,蹬蹬蹬地扬长而去。宋军和王凯果真规规矩矩地坐着,大眼瞪小眼,十分尴尬,却都没敢追出去。
  老荆?!
  我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的震撼却是无法形容。在天都市这一亩三分地,能让宋军这样的大老板吓得战战兢兢、而且还是姓荆的大人物不会多,除了庄氏集团的二当家荆拥军还能有谁?!
  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怪不得妇人刚一见到我时神情复杂怪异。
  柯云露被我摆了一道,田昊被我玩了进去,风月城被勒令停业整顿,庄氏集团名声受损,经营可谓损失惨重,这群牲口可能从来没吃过这么大亏,他们怎么可能会饶了我。而我到银河才第二天,荆拥军的情妇就勾引宋军到银河来跳舞、偷情,绝不会是巧合那么简单。老子可能给银河引来灾祸了,舞厅要出大事,这是我第一个感觉!
  这个徐炳青还真是个人物,宋军与荆拥军这两个大老板竟然共用她作为情人,也难怪这妇人美艳如花,风情万种,三个优秀男人轮流浇灌,这日子过得真的是美昵滋润。这瞬间我想起了自己的妈妈慕容明,在爸爸李成栋之外,不也一直与陈乐夫、王汉如保持情人关系么,我还有什么理由耻笑徐炳青?眼前的局面让我觉得深不可测,虽然还不清楚其中缘由,但凭直觉我便觉得一定与庄氏集团与泰东装饰家具集团之间的商战有关,泰东装饰家具公司也要出大事,而这个交际花一定是其中一个极为关键的人物!

  此时宋军点起一支烟,坐着一动未动。王凯站起身想追出去,我轻声说,“坐下!”王凯怒叱道,“是他打的我,不该我的事,你让他赔。我还有事……”
  我轻蔑地笑,“该由谁赔那是你们的事,在赔偿损失前,你们两人一个都不能走。”王凯不理会,手已经抓着了门把手,我上前挡住他,这浑毬竟然甩手给了我一耳光,脚下则乱踢。“真特么浑,你小子该揍!”我怒骂一声,憋了一下午的火终于爆发,我一把拧住他的右手,拎着他夹克衫的衣领左右开弓就是一顿耳光,只到将这个小白脸打得象狼一样的嚎叫哀求,眼镜也挂到一只耳朵上,才将他揪回来,摁坐在沙发上。

  “你……你你……保安怎么敢打人,老子要投诉……”王凯到底未敢反抗,戴好眼镜,抚着已经肿了的小白脸拿眼瞪着我,嘴里不停地嘟囔。
  我未理他,痛殴这小白脸一顿,感觉心里平静多了。便叱道,“老实坐着,想投诉一会到吧台再说,再敢炸毛老子对你不客气。”
  这小子是欺软怕硬的主,被痛揍了一顿后一声不吱老老实实地低着头坐着。

  室内气氛很尴尬,宋军将烟蒂在缸内摁灭,轻叹一声,捋了一下大背头,摆摆手说,“算了,小哥你让这小白脸走吧,老子看他就想揍他。再说你留他也没钱哪,就是个吃软饭的囊货,这儿的损失由我来赔吧。”
  眼镜男仍红着眼,反唇相讥,“你放屁,你不也是吃人家李枫云、李珉母女仨的软饭?哼,要不了多久,泰东家具被吞并了看你还牛……”见暴怒的宋军已经腾地从沙发上站起,这才匆匆逃出门去。临出门前还恶狠狠地盯着我撂下一句狠话,“小兔崽子,山不转水转,咱走着瞧!”
  宋军看了一眼腕表,从挂衣架上提过自己的黑皮包,从中掏出200块扔到桌子上,看着我。其实,室内也就坏了一块麻将桌玻璃,其余没有什么大的损失,连100块都用不了。但我未说话,他又掏出200,我笑看着他,指了一下妇人刚才坐过的地方。棕色的真皮沙发上,有一个烟头烫出的黑色小洞。
  那洞确实是妇人烟头烫的,但洞很小,仅是真皮的表层破了一点。宋军又豪爽地从包里又抱出一迭50块大钞,带着气“啪”地扔到茶几上,“够不够?”
  我面色平静波澜不惊,当然不屑理会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