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43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宋军冷哼道,“这块玻璃也就几十块,100块赔偿你们损失,900块买你一条狗命。小子你记住了,如果你敢把今晚的事说出去,老子就再花900块找人做掉你!”说完,看都未看我,提着包起身,龙行虎步扬长而去。
  我仰靠在沙发靠背上,闭着眼悠悠吐出一长串烟圈。他的话我只当是个屁,老子一条贱命再贱也不止900吧,况且这破事我跟谁说去。我在回味晚上的这一幕,眼镜男的话明白无误地说明,这个宋军确实就是李枫云的丈夫,泰东装饰家具集团的董事长、当家人。可他竟然与荆拥军共用一个情妇,这十分龌龊,信息量又太丰富了,他们之间到底是啥关系,总感觉这里面似乎隐藏什么阴谋。

  陈沙河和赵小亦院里子分明都想让我进入泰东装饰家具公司,可第一次见这个不着调的宋老板,让我更加坚信肖凤的话是对的,老子真不该去趟这滩浑水。
  当然我也是第一次领教徐炳青这个交际花,潇洒地游走于三个男人之间,其中两个男人正为她大打出手,争的竟然是晚上的陪睡权,而她却能大言不惭地说未来几天要去陪第三个男人。这女人在泰东装饰与庄氏集团这场商战中,一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关键人物。这得是一个多么有战斗力的女人呵,这让我忍不住嘿嘿嘿傻乐。
  “小鬼头,你傻笑什么……啊?!”
  桔子的声音响起,象被火烫着了似的惊叫了一声。

  我睁开眼,只见桔子推门进来,双眼直视着茶几上的一堆钱,象触电了似的赶紧关上门,还“咔嚓”一声从里面锁上了。我正兴奋着,说,“啧,我不是说叫你才能进来吗,你真讨厌,打扰了我回味刚才这故事。”说完,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便将徐炳青这个女人简单说了一遍。
  可桔子压根没认真听,她风风火火地将室内巡视一遍,然后走到沙发上坐下,两腿都忘了并拢,露出里面紫红色的小裤衩,让我惊鸿一瞥。或许是怕露出痕迹,她穿的是时髦的小三角。一对秀目睁得圆圆的,完全忘了自己已经走光。她沾着唾沫点了一下,秀眉弯起,眸中似乎感觉难以置信,用震撼的表情看着我,“就坏了一张玻璃,几十块钱搞定,你讹了人家宋老板整整一千?”
  我不悦地反驳道,“你这叫咋说呢,我哪讹了,100块赔舞厅损失,那900块是买我一条命,这钱与银河无干!”
  “啊,买命?!”桔子又是尖叫一声,象触电似的从沙发上蹦起。

  我敲敲茶几,佯怒道,“一惊一乍的,你个死丫头有完没完,能不能赶紧收起那900块。这是买命钱我没法拒绝,是宋老板主动留下的。他说只要我敢把今晚的事说出去,他就会再用900找人做了我。呵呵,当然小弟我也没想拒绝,就是因为考虑到姐姐你哦。”
  咋天晚上送她回家的路上,她透露说她和妈妈刚刚返城。父亲在农村时生病死了,大姐在当地嫁人生子回不来了。返城后妈妈得胃病,胃切除三分之二,刚停了化疗。是同时返城的小文一家帮她们借钱才做的手术,为报答人家,她成了小文的未婚妻,很快就要结婚。
  “陈三你小脑袋有毛病吧,你考虑我干吗?”桔子走到我身边坐下,象大姐姐一样敲了一下我的脑门,又试一下我的额头,脸红了一下,一脸不解盯着我。
  我推开她的手,故意道,“我没毛病你少来,你要不要这900块,那就一起交柜上去吧,只当给梅姐做贡献。”
  一听说要交柜上去,桔子神经质地回头看一眼包房门。我说,“你关上门,一会王秀非来敲门不可。”桔子咬牙说,“少吓我,她来身上了,去厕所一时半会来不了。唔……反正这钱不能交柜上,凭什么啊……这样吧,那我先替你拿着。”说着,当着我的面,就掀起小衫,将钱分两半分别揣进两个紫色丨乳丨罩里。
  我再度惊鸿一瞥,两只玉兔圆润玲珑,骄傲挺拨,小蛮腰盈盈一握,平坦的小腹嫩白如玉,玎玲的肚脐眼儿道不尽的妩媚可爱和性感,不禁咽了一口唾液戏道,“哇,真美噢,姐别赖我偷看呵,是你让我看的。”说着唱了起来,“看见了看见了看见了——螺丝帽虽然小……”
  桔子忙乱地藏起900块,根本就顾不上自己走光了,或者她就没打算背着弟弟李三。掖好钱不放心,还走到卫生间去对着洗手台上的镜子左右转着看了一番,18张50块大钞,那胸比过去更挺拨了些,见没有明显异常又走了出来,拿着那100块说,“弟弟看姐姐总是难免的,小鬼头看了就看了吧,立了一功算奖励。不过你记着,刚才你敢说我小,这太打击我的信心了,这账是要算的!”
  “喂喂喂别赖好人哦,我是说螺丝帽小好不好,大白兔才不小……”我说的是实话,她羞涩地狠拧我一把,才一起走出去交差。
  回到内保室,我将情况说了一遍,大刚子鼓励我说干得不错,这种事就该这样处置,不能激化矛盾。杨滨滨却不屑地说,李三你个小子真傻里巴叽的,100块就放了?要我定要先揍他们一顿,然后让他们赔150块,少一个子儿打断一条腿。
  打烊后,送桔子回家的路上,她非要把钱给我。我恼了,强逼着她收下。桔子是穷孩子,何尝见识过这么多大钞,母亲要吃药、化疗,自己即将嫁人,四处要用钱。见我态度坚决,她收下钱,但却一再表示这钱算借我的。我借机劝她和我一起离开银河,可她却说再等两天,等这个月工资到手了,就跟我一起走,“加上奖励一百二十多呢,姐不能白替梅姐打工,凭啥?”我一阵为难,扔下她常顺就不会放过她,便准备陪她干到月底再走。

  但未等我捱到月底,第二天晚上三楼咖啡厅317包房就出大事了!
  按照春节时大港分局的整改规定,咖啡厅包房门上必须有小窗,是不允许在包房内干吸丨毒丨或嫖娼等违法之事的。但这天晚上九点多,317室进了四名东北客人,他们挑了四名漂亮的舞女,先是喝咖啡、喝啤酒打麻将,到了十点半时,开始逼问她们李三石在哪?女孩们一头雾水,当然没人知道。于是这四个混蛋用衣服挡着门上的小窗玻璃,就在包房内逼舞女们站在茶几上跳脱衣舞、裸体舞,并**、殴打了这三个女孩和一个少丨妇丨。

  桔子并不知道317出事了,走廊内的服务员听到了室内女孩们的惨叫和哀求声,值班经理郑英觉得不同寻常,便派桔子和王秀以送点心果盘为由进入房间看一下。桔子本想提醒他们不准遮挡门上小窗,但是她们刚敲开包房门,就被人家瞬间给拽了进去,门又轰地关上了。一个身上刺着青龙的大汉问她们李三石在哪?桔子和王秀自然也说不出来。结果四个流氓又兽性大发,**并羞辱了她们。
  银河本就是欢场,这里的伴舞女郎、服务员干长了一般都难免会和客人发生这种事,何况后院的安全房是干啥的谁都清楚。即便在三楼咖啡厅包房内,只要双方愿意,那玩了也就玩了,你交钱走人,舞厅一般会睁一眼闭一眼。但这四个家伙是滚刀肉,**可是重罪、死罪,可他们玩完便又饮酒、划拳,吵吵嚷嚷,根本不怕舞厅报警,也没把看场子的内保放在眼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