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44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此时已经过了夜里十二点,普通的客人渐渐少了,仍在舞厅、咖啡厅玩的基本都是夜猫子或资深寻欢客,最后一般会和伴舞小姐结伴去大酒店开房。郑英见桔子、王秀一直未出来,便自己敲门进去,结果羊入虎口,被人家一把扯了进去,身上衣裳瞬间被撕碎、扒光!
  郑音是妈咪出身,曾在海员俱乐部酒吧当过经理,见多识广,她一进来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四个大汉玩了几轮现在已经力不从心,郑音便听凭他们作践、羞辱,还骚浪地说她办公室里有印度神油、缅甸性药可以让他们金枪不倒,哄着这几头禽兽放桔子出来拿药,桔子这才得空逃出来报警。此时三楼出事已经惊动二三楼各包房,楼梯上乱成一团,客人怕殃及自身或紧紧地关着门,或抓紧逃离是非之地。

  大刚子带着四个内保小哥出现场,让我守着一楼楼梯口。大刚子带着四个内保操着家伙气势汹汹地进入317包房后,马建和杨滨滨这两个蠢货竟然“严正”警告东北人,说这里是李三石罩着的场子,敢砸银河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但东北人是过江猛龙初来乍到生猛得很,听说李三石果然在这个场子欢喜若狂。为首的大汉手指着大刚子脸上叫嚣,“赶紧让那‘哭包怂’出来,你几个崽子不够格,再特么废话削你狗日的!”

  大刚子上哪去找“哭包怂”,他虽是练家子出身,但奈何其余四人畏惧被弹簧刀凿洞被打得四散而逃,他一人独木难支好虎难敌四狼,右胳膊也被弹簧刀捅了个洞,他捂着满手血派服务员下来报告,遇到猛人砸场子他们平不了,只有报告曹老板或报警两条路。楼上打成一锅粥,三楼一个男服务员逃跑不及,左脸上被划了一道血口子放了血。郑英为护着伴舞小姐,脸上也被划了十字彻底破了相。四个大汉开始往楼下冲,目标是一楼舞厅。大刚子带着众内保举着棍与他们对峙着并节节败退,眼看着就要被杀到一楼。

  此时一楼大厅内也一片混乱,常顺与马英正将一楼舞厅的客人清场。柜台上梅姐面如死色,手拿电话可求援电话并未拨出去。原来的后台大港区治安联防队长老朱因贪污折进去了,新来的队长老赵她还未拿下,政保科两个值勤的便衣早没了踪影,不能指望。银河本就是脏店,这时候胡乱报警这四个畜牲固然是死罪,可银河也是死路一条,是两败俱伤。

  而报告曹老板更是一条绝路,她太了解这个心狠手辣的北霸天了。当初她劈腿常顺,给曹啸野戴了绿帽子,可曹啸野发现后仅是不再动她,还她自由身,非但没处罚,还将这么重要的场子交给她和常顺经营。一个杀人魔鬼突然变成了“宽宏大量”的大善人,这不过是遮人耳目的勾当,梅姐知道她和常顺有今日无明白,随时会被这恶魔索命。
  浮山帮就是个草头帮,它的前身是一群改革开放之初从农村到天都靠拾荒为生的盲流,帮规粗糙狠毒,场子出事平不了下场便是死,死了甚至都不会有人认领尸体。报纸常常登出无名尸体认领广告,其实那些死尸很多就是这些混社会的人。她略一犹豫还是豁出去了,咬牙选择报警,宁可让丨警丨察抓进去判个十年八年,也不能让常顺落北霸天这个活阎王手里,否则将生不如死。
  但梅姐电话刚拨出,恰好被我发现,便冲过来摁下摁键!
  其实,从得知桔子受害时我就怒发冲冠。我一直记着肖凤大姐的叮咛,实在不想多事,对方来者不善,五个内保已经败下阵来,以一敌四老子既没那个胆量,更不是他们对手。可这些人就是冲着我来的,老子能当缩头乌龟吗,这就象有强盗闯进你的家里**了你的姐妹,只要你是个带把的男人,再无血性也得吱唔两声哪。
  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有时候也会万劫不复。此时你只需退一小步,在江湖上将再无立稚之地!

  硬拼是不行的,我思维快速转动着,正在穷思应对这四个大汉之策。忽听楼上一个东北人瓮声瓮气地叫嚣,“李三石个哭包怂,躲在那个女人裂子里还不赶紧出来,你爷爷王驹子今儿不找着你,我特么日遍银河女人,再砸了个鸟舞场,哈哈哈……”
  大汉放肆的笑声震得一楼都隐隐震颤,吊灯上尘埃簌簌坠落,门厅内所有人都胆寒了。楼梯上,大刚子眼看挡不住东北人,便急问马建,“平时就知道吹,你们到底是不是李三石的人,都这时候了赶紧找他啊?”马建和杨滨滨吓得一句话不敢说。他们压根就不是老子的人,还找个鸟啊。
  王驹子?!
  听到这三个字时我心里硌顿一下,不禁暗喜,也瞬间看透了柯云露借刀杀人的伎俩。
  三年前,关山虎派手下干将王驹子带人夜里二点洗劫了孤山区北方国留商厦四楼的珠宝柜台。刘希玉偶尔路过,发现停在国贸后门的面包车正是春香车行失窃的在修车辆,便赶回车行叫人。当时我恰好在孤山村,当时就判断他们是对国贸动手了。于是我让于冰、尚春香报警,自己便和张华山、刘希玉带着车行的十几个弟兄紧急包围了面包车。我们提前解决了王驹子留在面包车上接应的三个人,并用刀扎穿了面包车的轮胎,割断了方向盘下的线盒。

  王驹子带着人撤退时,与我们发生混战,这群盗匪战斗力强悍,我们根本不是对手,他们到底还是突了出来。可面包车已经开不起来,就这么一耽搁,丨警丨察包围了他们,王驹子虽然逃跑了,但有五人落网。本来大功一件,却因我们有两个弟兄手痒了趁乱偷了两包首饰,结果功过相抵既不追究也不奖励。而号称千杯不醉、喝遍天下无敌手的王驹子当天晚上因饮酒误事,回去后受到关山虎处罚,被切掉了左手小手指,并将他逐出师门。

  这是一个很讲“酒德”的九指大汉,酒或许是老子唯一的胜机。
  因此见梅姐正要报警,我一把摁住了电话摁键,“梅姐,不能报警,这四个东北人我来解决。我劝你和顺子哥今夜就带钱走吧,隐姓埋名让姓曹的再找不到你们,否则你们躲过了今天也躲不过明天……”
  银河迭遭大难,梅姐不敢求北霸天救场,却要报警。以我对北霸天的了解,我已经知道梅姐和常顺的处境。
  “轰……咚咚咚……”
  楼上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打断了我的话。此时这四个东北大汉嘻嘻哈哈地与大刚子等人互相推搡在一起,已经冲到了一楼的楼梯顶端。一楼的楼梯顶端是花岗岩罗马柱,柱顶是一个在水流冲击下不断滚动的绿色水晶球,房顶的射灯照射下色彩斑斓晶莹剔透,价值不菲,也很有情调。但其中一个东北大汉一脚踢下水晶球,巨大的石头球轰然坠落楼梯上,然后顺着楼梯咚咚咚一路滚了下来。刚进来准备吃夜宵的几个夜客站在门厅内被吓了一跳,水晶球滚了一圈停在地毯上不动了,几个客人仓皇躲避才没有被砸到。

  也难怪西毒、柯境界一直骂我是哭包怂,老子望着楼梯上的大汉,心里隐隐生惧,膝盖竟然控制不住地阵阵发软。关山虎手下果然都是猛人啊,一对一的干,老子肯定不是这些大汉的对手。也幸好这些狂徒已经醉了,现在我把希望全部寄托在王驹子的“酒德”上,这也是我和银河唯一的机会。于是,我没有犹豫,嘴里叼着烟走到一楼楼梯的立柱前,对正死死拦在楼梯中央、用五根木棍构筑防线的大刚子、马建和杨滨滨等冷冷地道,“放开,让他们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