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45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四个东北大汉都赤着臂只穿着大裤衩,嘴里哈着醺人的酒气,肉瘤脑袋大金链十分瘮人,一律左手拿着弹簧刀、右手提着椅子腿,与大刚子的人推搡在一起。马建见我在一楼发号施令,便脱口大骂,“陈三,让你狗日的看着楼梯,你大晚上架着墨镜乱晃悠,凭什么放开他们啊……”

  我没理会马建这个墨城市的乡下小混混,对大刚子冷静地道,“刚哥,放开他们。老子就是李三石,谁特么敢下楼梯,那就是个死!”在这一片撕打吵嚷声中,我声音不大,但那冷酷的声音象寒冰,冷静得让他们心里颤抖。包括那四个东北大汉在内,楼梯上、大堂内的所有人顿时都愣了一下,一齐看着我!
  “让开!”大刚子看着我坚定的目光,觉得诧异,心里似乎明白点啥,虽然仍将信将疑,但还是选择相信我,喝令挡着楼梯的众人片身让开一条缝。
  王驹子身上刺着一条张牙舞爪的大青龙,嘴里叼着烟此时还站在楼梯顶端,闻我与大刚子的对话,竟然“噗哧”一声笑了起来,用怀疑的口吻说,“咦,李三石会是你个小白脸?长青下去遛下,片去这哭包怂一只耳朵,让他当一条独耳长虫,送给关爷当见面礼吧,俺们再回关爷麾下!”
  最前面的大汉领命,笑看着我呵呵乐道,“你是李三石,哪咋不哭呢,呸,小奶狗特么吹牛叉……哥几个瞅瞅,看这小奶狗这小嫩脸,啧啧啧,快赶上刚才那高个小美妞腚白了……”
  另三个大汉闻言,则齐声哄笑。笑得是那么放肆,根本是目中无人。
  长虫就是蛇,它是没有耳朵的,长一只耳朵的蛇更是怪物。而大汉嘴中的高个小美妞,自然指的是桔子。
  士可杀不可辱,我知道这是大汉在分散我注意力,但这恶毒的谩骂让我血在奔涌,杀心顿起!
  容不得我多想,最下面的大汉刚才还与大刚子等人纠缠在一起,现在瞪着酒后血红的眼珠子,嘴里哈着酒气,脖子上金光闪闪,嘴角挂着讥笑,腿脚歪歪扭扭却十分嚣张地向我走下来。他右手椅子一条长腿舞起,左手寒光闪闪的弹簧刀凌空划向我的右脖颈。我看得明白,也魂飞魄散,这混蛋醉了,那刀并没准头,这哪是要片耳朵哦,这是要取老子的命呐!
  这一幕令门厅内男人女人尖叫声一片,当一股酒味扑鼻而来,我略闪身躲过大汉刀锋,没等大汉回刀,右臂轰然一声承受住了大汉的椅子腿猛击,左手则闪电般地拎起立柱边一排白色陶瓷花瓶中一个细高腰花盆,抡空准确地拸到大汉的肉瘤一样的胖脑袋上,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嘣——”一声闷响后又“哗啦啦”一声脆响,长花盆断为两截四分五裂,盆里的虎皮兰、苹果花和泥土、陶瓷残片天女散花一般散落一地!

  楼梯上的大汉皮实得很,竟然一滴血没流,但脑袋受到重椎,身子摇晃了一下,“嗷……哇……”一声呕出一口带白沫的秽物,双目惊惧、茫然地看着我和一楼门厅内的众人,瞬间委糜地停止了反抗,手中弹簧刀悄然落地。厅内和楼梯上的人顿时都鸦雀无声,浓烈的酒臭味弥漫开来令人欲呕。刚才还如下山猛虎般的大汉现在变成了一只温顺的猫,身体慢慢地仰面倒在了楼梯上,象面条一样软绵绵的,竟然一下子晕了过去!

  老天爷!
  没有人相信小白脸陈三会是大流氓李三石,但刚才这一击绝对惊天动地。我一句多余的废话没有,嘴里吊儿浪当地叼着烟,一花盆拸上大汉的脑袋,直接开了大汉吃饭的瓢,这让大刚子和马建、杨滨滨和门厅内、一二楼上下的所有人,全都愣了,他们汗毛倒竖、魂飞魄散,厅内几个女人以为出了人命,“啊”地一齐凄厉尖叫起来!
  谁都没想到老子出手会这么狠,这要把人砸死可怎么办,不砸死开了瓢也得养一辈子,麻烦更大。王驹子和另两个东北光臂大汉也愣了,喝了一晚上酒,玩了一晚上女人,腰酸酸的、身子懒洋洋的,此时酒也醒了一半。他们虽然手握弹簧刀,可现在遇上一个如此不要命的主儿,根本不计后果。关爷和柯云露不是说李三石是个哭包怂的么,谁料比他们还要狠上百倍,这让三个亡命徒心里顿时都有点慌菜了。

  门厅内众客人作鸟兽散,女人在尖利嘶叫,不少人惊慌逃到舞厅门外。楼梯旁边摆着两排细长个的高腰艺术花盆,里面种着富贵竹、君子兰、橡皮树,现在这些陶瓷花盆成了我天然的武器。“小王八恙子,反了天了,哥仨一起上啊,剐了他……”王驹子虽然嘴上大骂,但包括王驹子自己在内的三个东北人已经隐隐心虚,气势上已经明显弱了下来。

  我心里隐隐恐慌,却神色平静地指着楼梯上晕倒的大汉道,“别特么给脸不要脸,在这打,你们会和他一样死得难看。听老子一句,抬着这倒霉蛋回317去还有得商量。不怕丢人,有种就下来吧,老子这回就想杀人,杀一个是杀杀四个也是杀,何况是杀四个酒鬼、色狼、**犯,只当是为民除害!”
  正所谓愣的怕不要命的,这个四个东北大汉竟然生生被我的气势震住,王驹子的酒完全吓醒了,身子摇晃了一下,努力睁开眼,略一沉吟,到室内三对一不怕弄不过我。于是他恶狠狠地扔掉椅子腿,“好,好好,咋就回317七吃咯嚓,有种咋别抄家伙,唔们个顶个干,看哪个磕碜。今晚老子要把你个混蛋剁了,再把你这个破场子拆了,让你知道东北过山虎的厉害!”
  吓唬人是技术活,好在我吓唬成了。我不屑地道,“甭管你是虎还是猫,回包房再么的吹去。一会老子陪你们喝个够,老规矩,喝赢了今晚这妞算你们白玩了,钱老子出,算爷爷出钱给你几个龟孙子嫖。喝输了不拿钱,哼,老子会剐了你们几个杂碎,再炖了喂狗!”
  “哈哈哈,有人要和老子赛酒,哈哈哈哈……”王驹子仰头一阵大笑,笑得十分放肆,笑毕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我,“你不会真是李三石罢,说了不算是孙子哈!”
  王驹子竟然在激我,他以为我说大话呢。这混蛋一生噬酒,关山虎手下第一打手,在江湖上号称北中国酒圣,千杯不醉。听老子说要斗酒,他顿时眼睛一亮,仰头哈哈长笑。其实,正因为知道王驹子馋酒,且视“酒德”比命还重要,老子才有战胜他的信心!
  我仍需加一把柴,便装着心虚之态,迎着他讥嘲的目光,说,“不喝是孙子,一会再吹!”
  此时被打晕的大汉略缓了过来,身体动弹了一下睁开了红红的大眼睛,目光天真得象顽童,一付莫名其妙、人畜无害的样儿,听我说还要喝顿时来了精神,对着楼梯顶端的王驹子撒娇道,“大哥哇,好哇好哇,渣再回去再喝几瓶啵?”这一幕令几个东北人大为惊骇,这倒霉蛋分明已经被花盆砸彪了,王驹子向我勾勾食指,便带着他们三人返身上楼回了317号包房。

  客人们都震惊地看着我,舞女和服务员们躲在走廊深处,探着脑袋远远的看着门厅总台。梅姐是老板,她以为我上去必死,便走到我身边小声说,“兄弟算了,大刚子都打不过,姐不准你上去。姐认栽了,快放这几个犊子滚蛋。你已经拸彪一个,我们够本了,不丢人……”“不丢人?!”我逼视着梅姐,这娘们说得轻松,这四人分明就是冲着我李三石来的,不弄残我他们怎么可能走?因此轻蔑地道,“几个东北小毛贼特么的屁过山虎,砸了店,伤了桔子姐,就得付出血的代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