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48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激烈的肉搏骤然而止,大刚子左臂刀伤又被扯开,纱布下血流不止,他扔掉棍,右手捂着伤臂委糜地瘫坐在沙发上。王驹子更是受到重伤,但我并未轻饶了他,“这是为郑英大姐、桔子姐、王秀姐!”我轻哼一声,向马建等四个内保呶了一下嘴。他们瞬间跟上,一人两记重拳,“嘣嘣嘣……”几声巨响,一顿乱拳猛椎这头牲口的啤酒肚。
  王驹子“哇”地再度喷出一口秽物,他抱着裆部大脑袋一头砍到在一边的麻将桌上,竟然生生将桌子砸趴。“哗啦”一声巨响,麻将桌又从沙发背上瘫倒到另一面的茶几上,茶几上的空酒瓶、烟灰缸、茶杯等溅落一地。正在玩着空酒瓶的傻大汉跟着坐在地上,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嘟着厚嘴唇象顽童一样撅着嘴大骂王驹子,“死逼……死逼……你赔我……你赔我……”接着又自顾玩耍起来。

  不得不说王驹子抗击打能力超级强悍,他脸色惨白,剧烈的疼痛令他脸上肌内如波涛般阵阵悸动,豆大的汗珠子不停地坠落,但却依然挣扎着慢慢倚着沙发斜坐在地毯上,双唇颤抖着认输,“不……不打了……兄弟不是两位英雄对……对……对手,兄弟愿……愿当孙……孙……孙子,马……马上给钱……”
  “哼,晚了,老子养不出你这不肖子孙!”从来心高气傲的王驹子都愿意当孙子了,但我轻蔑地看着他,“说吧,是不是柯云露派你来的?不说也行,老子不会杀你,但会剁下你两只手。”

  没有人不害怕被剁去双手,王驹子也一样,他反射性地将双手深深地压在肥大的躯体下。即便这样他也一言未发,愣是没有吐出幕后的主使是谁!
  我一脚将他巨大的身躯踹趴下,扯出他的右胳膊踩在地上,冷声道,“再问一遍,谁派你的?”王驹子现在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浑身都在颤抖着,可依然一言不发。这狗日的是条汉子,我没有再做无用功,右脚猛踩向他的右胳膊。只听“咔嚓”一声,胳膊骨折了!
  我力气已经用尽,身体感觉要瘫软下去的样儿,便留大刚子和桔子他们善后,自己叼着烟努力保持精神抖擞状,走出包房来到一楼,地毯上、楼梯上留下一个一个血淋淋的足印。楼下门厅内刚消费完走出包房或安全房的客人有十六七人,众人都知道楼上发生了大事,而且已经被银河的内保平了,他们不再惊慌四散。
  见我右腿上插着刀就走下楼,走动时浸满血的鞋子发出“瓜嚓”“瓜嚓”地声响,无不感到骇然。常顺、梅姐和姑娘们都焦急地看着我,梅姐战战兢兢地迎了上来,手指着楼梯上的血脚印,“陈三兄弟,咋样了?血……血啊……” 这娘们都快吓傻了,腿一软差点墩到地上。

  我努力让自己站得挺直,尽可能平静地说,“没事梅姐,大刚子和桔子他们在收钱。包房毁了,这几个东北人另赔偿包房所有损失费。你去忙吧,我到后面自己弄一下就行。”说着,就叼着烟走向走廊深处。
  刀还插在皮下,每走一步都如火燎一般,辣辣地钻心疼。后院檐廊上,未走的十几个舞女战战兢兢恭敬地站在走廊两边,且都一一颔首问候,“陈三哥好!”我心里大爽,都是天都市个顶个大美女啊,绝大多数比我大,这会都恭敬地叫我哥。我象首长检阅一样频频点头,丁香仓皇走出人群,小手扶着我走进内保室。
  丁香扶我在沙发上坐好,嘴里说“稍等”,便又冲出去,很快又带着一个舞女提着药箱推门进来。见我已经抽出刀,伤口血汩汩涌出,牛仔裤的裤腿已经湿透。丁香吓得直哆嗦,战战兢兢地说,“惠英你是护士,快……你快啊,快止血包扎一下……”这个叫惠英的伴舞女郎是一个很有风情的美少丨妇丨,正式职业是大港区医院护士。刀扎得并不深,只是穿皮而过,我抽下刀后便血流不止,手根本就捂不住,她和丁香吓得手忙脚乱,想用纱布裹紧止血,但如何止得住啊。

  “蜡烛……”我让丁香找来蜡烛点上,将弹簧刀尖在火上烧红,然后在丁香与惠英的尖叫声中,一下摁在血淋淋的伤口上。青烟滋地飘起,一阵醺人的焦臭味飘过,一个洞口血止住了。
  丁香端着蜡烛,我又冷酷地再烧红刀尖,再将另一端伤口烫成痂。二女心疼得嘤嘤哭出声来,我放下裤腿,有点疲倦地瘫倒在沙发上。头开始感觉有点晕眩,身体感觉疲惫、发冷,但却努力支撑着。
  英雄是不能倒下的,丁香将缸子端到我嘴前,我自己接过咕噜咕噜一气喝干,感觉身体稍好受了些,便对惠英说,“谢谢你姐,太晚了,快下班回家罢。”
  惠英依依不舍地走了出去,丁香吹灭蜡烛,小鸟依人般地坐在我身边,紧紧地抱着我的左胳膊,头贴在我肩膀上。我的头阵阵晕眩,浑身感觉寒冷,便闭目养神,努力恢复体力。她忽然抱着我的头吻着我的嘴唇,我睁开眼,见她闭着眼强行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不解,“丁香姐,你干吗这样?”
  她又亲吻了我一下,这才坐回我身边,倚着我的肩膀小声说,“小弟,我知道你是李三石,但我谁也没说。咋夜刘晓蓬在我那,说已经知道你在银河看场子。我担心他们会害你,本来想告诉你的,可一直没有机会……小弟,你快带着桔子走吧。将来,你要能替我办了刘风平、刘晓蓬父子,姐一辈子给你当牛做马……”
  “为啥?”我问。

  刘风平、刘晓蓬父子得把这妇人害到什么程度,才会不惜一辈子当牛做马,来换他们两颗人头。
  丁香眼里含泪,小声说,“这是两个畜牲,害得我家破人亡,却从来拿我不当人,每回父子俩变着法儿作践我,姐活得贱哪,连牛马都不如。恨我不是男儿,否则我想一口一口咬死他们……”
  就在这时,桔子提着一双干净鞋子和一条西装大裤衩风风火火地进来,丁香赶紧刹住话头。她和丁香一齐动手,将我身上染满血的衣裳扒了下来扔一边,七手八脚地用毛巾揩干我腿上、身上的血渍。“那些混蛋走了么?”丁香小声问。桔子说,“走了,灰溜溜的。两人还昏迷着,一个傻了,一个是被滨滨他们抬到面的上的,活该。”
  我头晕目眩,摇摇欲坠,浑身寒冷。费力地问,“衣裳哪来的?”桔子说,“是常顺的,新的,梅姐找的。”她和丁香替我换上衣裳,桔子才摇摇我的脑袋说,陈三醒醒,我们得走了。丁香见我没反应,想用小手摘下我的墨镜,我顿时咯顿一下清醒了,一下子制止了她。
  我打了个寒颤,浑身软绵绵的感觉无力,仰靠在沙发靠背上就想马上睡过去。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心里正在阵阵后怕。脸色苍白的桔子用小手拍拍我的脸颊柔声说,我去拿包,等姐扶你走。我不想说话,默默点点头,桔子就起身走了出去。
  我又扭头看着丁香,她此时娴静得如一滴水,也静静地看着我。我说,“丁香姐,我们走了就不回来了。”她点点头小声说,“这些人不会算完的,刘晓蓬也盯上你了,你们到外地躲一阵吧。三石,姐还是那句话,谁能弄死刘晓蓬,姐就给谁生孩子,一辈子当牛做马也甘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