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49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话我可不敢接,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刘晓蓬是泰东省著名散打选手,与他的父亲刘风平是一对恶魔,我根本不是他对手。再说我一个小混混,又能让她如何当牛做马啊。本想也劝她离开这风月场,可刘家父子正缠着她,天都市就这么大,她又能到哪去,于是话到嘴边就咽了回去。

  夜已经很深了,我和桔子走出银河,舞厅外立桩的人早撤了,今晚看美女的两拨小青年仍有数十人,很少见地没有互相开撕,他们知道舞厅里出大事了,朦朦胧胧的路灯下,他们远远地观望着,还主动分开了一条道。
  我们默默离开,一直走到泰山路街心小花园时,桔子忽然“呀”地一声停住了,身体摇晃着就要倒下。我赶紧扶着她,“桔子姐,怎么了?”桔子抱怨道,“谁让你走这么快,腿伤了流这么多血还跟逃命似的,我脚崴了一下,得歇歇……”
  我知道她是故意要让我休息一下,只好扶着她在花坛边的石凳上坐下,自己也坐在她身边帮她捏着小脚按摩着脚脖子。脚崴得并不重或者根本就没崴,一会就能动弹了,此时我清醒了,黑暗中头也不那么晕了,便移到离她二三十公分地方坐着,点起一支烟。
  “干吗坐那么远?”桔子嘴里不满,屁股慢慢挪过来。她将头靠在我肩头,痴痴地道,“是不是讨厌姐了,姐身子脏子,躲得那么远啵?”我鼓励道,“桔子姐,你就只当不小心被小蛇咬了一口,在我陈三心里,你美丽,神圣,是可爱的小姐姐。”
  “哎呀你怎么还这样比喻呀?”桔子羞愤不已,刚才在银河我就这样安慰她。她跺着脚说,“陈三你放心,姐不会去死的,家里还有生病的妈妈,老胃病腰都疼弯了,我没了老妈就一天也活不成了……”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吸了烟头又昏沉沉的,心慌气短,困意如山,身子感觉冰冷彻骨,一阵阵隐隐哆嗦。眼皮千斤重已睁不开,桔子似乎在说着自己的过去,我一句没听清,头一歪佝偻到一边,眼前一黑,身子倚在她身上就一下子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两个女人小声吵架的声音惊醒了。此刻我睡在一张铺着凉席的小床上,鼻子嗅到熟悉的香气。后半夜微感凉爽,不是那么闷热了。思维一活跃,便想起了银河那生死一战,事过境迁,现在心里才感到后怕,隐隐感觉到是那么恐惧。这一架老子赌胜了,让柯云露的诡计再度落了空,也毁了北霸天的好事,这梁子算是更深地结下了。

  现在,有黄征在电视上说的话,柯云露明着不敢收拾我,但以曹啸野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的凶残本性,是不会给我李三石留活路的,报复迟早会来!
  忽然反应过来,那幽幽的香气是枕巾上的,与桔子身上的香味一样啊。原来我现在正躺在桔子的床上,那这里肯定就是她家了。老天,她家可是在四楼啊,她那么瘦小,是怎么将我一个大男人扛上筒子楼四楼的?
  室内一片黑暗,但因开着窗子,朦朦胧胧能看清蚊帐外还有一张床,床上面的蚊帐内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在小声骂道,“家里没个男人,孤儿寡母的,你把门窗开着,大姑娘家家的就不怕有人进来啊?”
  “切,妈你是不知道我弟有多厉害,谁敢来那是找死!”这是桔子骄傲的声音,说得我心里甜甜的,倍感骄傲。
  “我弟我弟的,不羞臊?这次太玄了,他流血那么多,幸好输血后没事了,我到现在心还在跳呢,当时真吓得腿软。嫚啊,300多块钱是你赚的,妈不是心疼钱,这要是这小伙死在我们家里,人家大人来要人,你个死丫头不得偿命哪。前天夜里还有两拨人在楼下公园里死磕,你看那一地血,过去可从来没有过这事……”
  这家里不会有别人,这略显苍老的声音,肯定就是桔子妈了。两拨人打架?这信息让我暗暗心惊,也感觉心里一热。派到银河的四人让老子弄得灰溜溜的,柯云露如何会受此羞辱,一定会派人查找我的下落。而现在能保护我的人,也就是张华山、刘希玉和兄弟们。
  “偿命就偿命,反正花多少钱我也得救。小弟是为救我受的伤,妈你别担心,钱我还有,也是我弟赚来的。不够我就回银河下海伴舞去,小弟要死了,我也不活了。”

  “你个不争气的,半夜三更把一个血淋淋的大小伙往家扛,脱衣擦身,擦屎端尿,你爸临死前也没见你这么孝顺过。小弟小弟的,女孩家不知羞臊,这邻居知道该怎么说,文家该咋说,还敢要你?”
  “不要正好,嗨,本来我就不想嫁呢,谁稀罕似的。他妈脖子上戴着个十安架,这辈子一整个就来赎罪的。小文三脚踹不出个屁来,妈你就看着我去受罪,这和卖身有啥区别,我还不如跟丁香她们一起伴舞呢……”
  这是桔子的声音,声音分明充满期待或别的什么。
  “不要正好?你说得轻巧,欠着人家万把块呢,没有文家你妈早没了。这叫知恩图报,怎么是卖?不害臊,不懂男女有别啊,你多大了还这么作,想烂在家里?你爸要活着,这回看不把你屁股打烂……”
  妇人骂着,接着响起“啪”地一声,桔子屁股上分明挨了一巴掌。我在黑暗中咧嘴笑了,桔子屁股那么圆那么翘,虽然黑夜里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肯定那肉肉的屁屁一定在颤悠,好想也来上一掌。
  “妈你也真是,我害臊啊,我让你帮着你又不帮,他都昏过去了,流那么多血……算了,反正你想打就打吧,我主意已定,小文不要我,我就跟我弟过一辈子……”
  桔子一点没恼,她决绝地说,让我听着心里一阵温暖。
  妇人长叹一声骂道,“上辈子欠你们的,跟你姐一样不争气。你姐不听我话非要嫁给姓张那小子,提锣拐鼓的再回不了城,就烂在乡下罢。没一个争气的,我掐死你个没见识的,也不想想,文家一旦不要你了,名声也就臭了,还有谁愿要你?”
  桔子赌气道,“切,没人要正好,谁都会嫌我,就我弟不会!”

  “你是想气死我啊,笨丫头。这小伙细皮嫩肉,仪表堂堂,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不过想玩你哪会真的要你,你这是往死里作,真是气死我了!”
  桔子妈显然是生气了,她还在掐桔子。那些微声音,听得我心里一阵阵揪痛。
  桔子却在切切笑,小声说,“妈你有气就掐我吧,别憋在心里,反正我不能不管我弟。我又没说要嫁给他,我都比他大两三岁呢,我们只是相依为命。明天你就跟邻居说是我表弟在工地负伤了,在我家养伤。”
  “唉,就屁点地方,天天往外端屎端尿的,怎么堵人家嘴啊?”桔子妈呃了一声,似乎气得不轻,愁道。
  “了不得等小弟醒了,我到小兰家里睡呗,妈我给你揉揉,求你千万别生气了。我的事我有数,这辈子我们姐弟会互相照应,保证不让你操心。我们会挣钱给你看病,我们家的日子也会一点一点好起来,妈你要相信我……”
  桔子说得不容置疑,她说的是“我们”,这让我听得心里一热,黑暗中泪水滚滚而出,身上到处疼一动不想动。桔子妈又骂道,“这个梅老板、李老板真是黑了心,见死不救,这种人钱再多也没好下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