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50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妈别气坏了身子,有钱人不都一样啊,心肝不黑赚屁钱。梅姐是见我弟昏迷不醒,用不上了,才不管不问。妈你相信我,等我弟哪天醒来,梅姐、常顺就吓死了,保证屁颠颠地送医药费来。”
  “唉,都昏睡三天了,胡大夫总说没事,可咋就不醒呢。这人要死在我们家里,我们娘俩可就没活路了……”
  “嘻嘻,妈我告诉你,我弟身体强壮着呐,才死不了。晚上我帮他擦尿,臭小子人还昏迷着呢,那……玩意就硬梆梆的呢,应该很快就能醒了……”
  母女俩捂着嘴在暗夜里切切笑成一团,我脖子略感燥热。感觉下身夹着啥,动弹一下,原来自己腿裆夹着一个圆壶,小丁丁被放在壶口里,身下还垫着一团布,分明是尿布。老天,原来老子这几天就是这么过来的,心里涌上一阵忏愧之意。但山一般疲倦再度袭来,我不知不觉又一下子昏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午时,风扇滋滋地摇晃着,热风扫过面颊感觉烘人,身上黏滋滋的,原来我已经一身汗。外面热火朝天的样儿,叮叮当当响,是走廊上的切菜声、炒菜声和妇人们的说话声吵醒了我。
  “陈嫂,中午吃肉啊,炖得真香哪,小东西还没醒哪?”
  走廊内叮叮当当地炒菜声中,一个大嗓门的妇人高声问道,言语中充满忧虑。
  “唉,还没呢,真伤得不轻呐。这桔子她表弟,从乡下来孤山打工,让砖头砸了腿流了好多血,老板不闻不问的。好在胡大夫说没事了,可就一直昏睡不醒,还得在家里住几天呢。她兰子妈,等小东西醒了,晚上让桔子与你家小兰一块挤挤好么!”
  这是桔子母亲的声音,说话有气无力。
  “有啥不行呢,两人丫头好得跟一人似的,整天叽叽喳喳没完,让桔子晚上过来睡吧。唉,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呐,救命要紧,老邵刚发了四十块工资,不够你就说……”
  这是兰子妈的声音,能听出两家的关系很不一样。
  “不用了兰子妈,我们还能对付呢。我家桔子也不在舞厅干了,明天就要回帆缆厂上班呢。”
  桔子妈在广而告之。
  “不干就对了,要我说陈嫂啊,桔子可是好姑娘,上那种地方干是让人不放心。建国他二妹家嫚也不在海员俱乐部舞厅干了,当时让坏种欺负了,闹了一顿舞厅还不认账,只赔了五十块。现在小嫚自己在卖服装,都二十七八了还找不到对象呢,没人愿要……”
  几个妇人张家长李家短的,叨叨起过日子便没完没了。
  室内闷热难耐,我慢慢坐了起来,这才看到浑身上下光溜溜、汗淋淋的。尿壶里空的,可能桔子上午刚倒过。腿上的伤处还被白纱布裹着,一动就隐隐疼,嗓子眼里感觉火辣辣的。身下垫着尿布,席上还铺着一块塑料布。床头边的板凳上放着一只碗,里面有汤匙和大半碗象葡萄酒那样的棕红色液体。我端起来喝了一口,原来是红糖水,便咕噜咕噜一饮而尽,从嗓子甜到心头。
  头还有点眩晕,枕头旁边就放着崭新的小裤衩和背心,我的烟与几天前刚买的汽油打火机、钥匙、墨镜就放在旁边。床边的板凳另一头,是叠得整整齐齐的新海魂衫、一条牛仔大裤衩。我知道那是桔子给我准备的,便慢慢起床穿衣。大裤衩长及膝盖,正好遮住裹着纱布的伤口。

  窗台上放着一面小镜子,那是桔子用来梳妆用的。我照了一下,自己都吓了一跳。眼窝深陷,面色腊黄憔悴,无一丝血色,短短几天老子就瘦了一圈,象换了一个人。老子这是从鬼门前转了一趟啊,拿过墨镜戴上,人顿时精神了不少,又多少找到了一点过去装逼时的感觉。
  忽然感到有点尿急,就伸脚蹬上自己的凉鞋试着下床走动一下,将尿壶端到床下,又将塑料布和破尿布卷起放到一边,准备一会扔掉,再将床铺平整。就这一会又大汗淋漓,腿上伤口已经洇湿了隐隐疼痛,痒得钻心,头一阵晕眩,便一屁股坐在床边点上烟,闭着眼吸平静一会。
  一贫如洗!
  睁开眼,略微扫视一下这间返城人家陋室,映入脑际的就是这四个字。
  这是筒子楼内的一间房,也就二十平方的样儿,墙壁黑乎乎的,叮着几只苍蝇。室内挤放着一大一小两张破木床,我睡的是桔子的小床。床下码着杂物,两床间靠墙放着一只油漆斑驳的老柜子,门边一个赵小亦家那种农村小方桌子,三条板凳,再无旁物。窗台上摆着六七个新盐水瓶子,我摸摸手腕,左手胶布还粘着呢,看来这几天我一直在吊水。室内虽紧巴巴的,却收拾得干干净净,很温馨。

  “孩子你醒啦?哎呀呀床我收拾行了,你快坐着歇着,别垰着……”门推开了,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这是一个面色苍老、憔悴的妇人,汗水已经湿透了她的衣衫,脖子上挂着毛巾,脸上汗流满面,正端着一口铝锅走进来,见我在吸烟便惊喜地道。

  我窘迫地站起,这妇人身材矮小,比亭亭玉立的桔子要矮一个头。她有着一张农村妇女一样的沧桑脸庞,皱纹如洋槐树斑驳的老树皮,记录着春夏秋冬的寒暖,这样一个真实年龄或许也就四十多岁的女人,来到大城市会被认作五十多岁的老妇。我知道这是桔子妈,便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声音哽咽地道,“大姨,我就是乏了,不碍事呢,谢谢您和桔子姐救我一命!”
  妇人将钢精锅放在桌子上,对我上下看看,伸手帮我抚顺了领口,又抚摸着我的脸,似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嘴里说,“小东西啊,身体是真好呵。早晨你就动弹了一会,眼还睁了几下,我约摸着你上午准能醒,这不专门炖了鸡。唉,人哪能流那多血啊,小脸蜡黄没了人色,这躺几宿就缓过来了。你坐着平平再动弹,身子还虚着呢,一会喝点肉汤垫垫,不能一下就吃饭。”
  她揭开锅盖,顿时香飘满屋。我鼻子一酸,眼里便噙上泪花,嗓眼里有点哽咽,“大姨……您和桔子姐都是好心人,不然我这回怕醒不过来了……”
  她拿起肩头的毛巾擦一把脸上的汗,一边往碗里舀汤,一边打断我,“不准乱说孩子,不吉利啊。你救了我闺女,你们是好姐弟,大姨很感谢你呢。你姐去买猪肝去了,你受伤不轻,胡大夫说失血的人得吃猪肝补补,还得好好养几天才能动弹。哦对了呢,走路不能着急,先去厕所洗洗汗凉凉,回来趁热把鸡汤喝了!”
  说着,从床下端出一个脸盆给我,里面白毛巾牙刷都是新的。见我戴着墨镜,便不解地说,“眼还没好么,大夫说你没得红眼病哪?”

  我接过盆,心里一热,鼻子发酸,流着泪恭恭敬敬地起身给妇人又鞠了一躬,“谢谢您大姨,我全听您的。眼睛快好了,就还是硌得慌!”
  妇人开心地笑了,皱纹便从眼角蔓延到整张脸庞,无法掩饰。她也从没想到要去掩饰,对于一个从没用过面油更别说是化妆品的女人来说,她是不会每天对着镜子感慨岁月无情的。她又摸了摸我的脑袋,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眯在一起,但总会透露出一点与众不同的信息,这一点跟桔子如出一辙。她给我拭去眼角的泪珠,感叹道,“那就戴着罢,唉,怪不得桔子对你恁好,一看就是个好小伙。一会汤凉了,去洗一下,别走急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