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51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撇撇嘴,“哎,大姨,我这就去。”端着脸盆,又弯腰拿起床下的塑料裹着的那团尿布,慢慢走到走廊上,将塑料团扔进垃圾桶里,红着脸向忙碌的妇人们点点头。扭头向楼下看去,在几棵泡桐树荫下,一个卖凉粉的汉子担子搁地上,正戴着大草帽做生意,分明是小鬼陈红日。我瞅了他一眼,见他忽然也扭头望向楼上,便转身走到公用厕所里解了手,打水将身上仔细擦洗了一遍。
  等我洗漱完一身轻松地出来,走廊上菜香扑鼻,做饭的妇人们正看着我议论纷纷,桔子妈正好炒好了蒜苗要端进去,我接过说,“大姨,我来!”

  端进屋,见桔子已经回来了,正撅着腚在窗台上的杂物里找东西开酒瓶,风扇吹起裙裾,露出俏丽的大腿和圆臀,这死丫头又走光了,这回穿着水绿色的丨内丨裤,绷得紧紧的。见我在端盘子,她慌忙直起身抚顺裙子,接过盘子放到桌上,小嘴里欣喜地说,“天哪终于醒了,谁让你端了?身子虚赶紧坐下。小鬼头你吓死我了咯,这些事不准你干!”
  “姐你别担心,我身体超级棒,我就是困哪,睡几天全没事了。”刚才又惊鸿一瞥,我不是有意的,但却不敢看她的眼睛。接过瓶子,见是二瓶号称喝了不上头的兰陵大曲,便用牙费力地咬开一瓶的盖子。
  桔子啐了一口,又心疼地说,“还吹呢,躺在那象个死尸,脸又黄又白,一点血色没有,吓死人了。输了一天血,挂了三天吊瓶,还嘴硬。唉,也怪姐不懂,那天晚上送你去诊所就好了,及时输血得少受多少罪啊……”或许是见我开瓶利落,又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妈说你上午准醒,让我去买瓶酒。我可提醒你,你身子虚,只准喝一点点……”
  “不让我喝你还买,馋我啊?”我略感失落。

  桔子握着小粉拳敲敲我脑门,“农村时老规矩,家里来客,总要弄杯酒装装样儿。等你躯体还原了,姐随便你喝行了吧!”说着,话锋一转又恨恨地道,“刚才我都气死了,李常顺、梅姐这对牲口,不闻不问还躲着我,我差点把柜台给砸了……”
  “姐,你刚才是去找人家梅姐算账去了啊,还打起来吗?”我问。
  桔子将风扇对准我,嘴里恨恨地发作道,“我才不屑和他们打,这俩口小抠油,哪有这样的,压根不管你生死。胡大夫说医药费、营养费最少得大几百块呢,可他们躲着我,象躲瘟神面都见不着。小弟你放心,这事没完,不赔医药费姐饶不了他们。”
  常顺和梅姐都是道上人,怎么会不管,否则没人给他们卖命。这几天他们在擦屁股,要和北霸天周旋,要收拾、装修被损坏的银河,要治疗被破了相的郑音和受伤服务员,每一分钟都要比我难过啊。我劝说道,“你不要去吵,他们现在更难,工钱和医药费不会少的。”
  桔子说,“我让英子告诉梅姐,说我弟不仅没死还醒了,你们少给一个子儿,他会把你这破银河折了。”说着,又紧张地小声说,“喂,前天夜吓死了,傍晚时就有两个男的见人打听有没一个受伤的青年住这,碰上李大婶……噢,就是我朋友邵兰她妈,还以为是你朋友找你呢,就告诉了人家。结果夜里楼下两拨人打得鬼哭狼嚎的,吓死了,丨警丨察来了才都跑了……”
  “是谁报的警?”我问。
  桔子说,“夜里家家吓得不敢开门,电话在院内小铺前,报个鬼呐,是丨警丨察自己来的。”
  我明白了,陈沙河果然没有放过我,这老东西也在监视我!
  两人在屋面小声说着话,此时只听外面兰子妈低声问,“她婶啊问你个事呢,你外甥真壮欸,那红眼不要紧吧,还会害羞呢小东西。快回城了吧,有没找对象啊?”
  桔子妈撒了一个谎,也小声说,“是啊,他是独子,他们家肯定要回来的。小东西长成大块头了,象他爹,性子还好,有没对象我说不上,一会问问……”
  兰子妈说,“唉,谈了一阵,那小子火箭鞋喇叭裤,天天拎着录音机,泡舞厅跳迪斯科,就没个正形。我让兰子与他断了……”

  桔子坐在床边,双手撑着床沿,红裙子下一双大白腿晃悠着。我坐在她身边,她看着我坏笑,小声讥嘲,“是不是很得意呀,兰子是我闺密,在东镇书店上班呢,事业单位,公家人,人长得可俊了哦,听说现在好几个帅锅追她呢!”
  我遮掩道,“我哪得意了,管她篮子篓子的,我现在就是饿死了,赶紧大吃一顿,再回陈公馆大睡几天。对了姐,那晚你怎么把我弄上来的?”
  桔子敲敲我脑袋,柔声叱道,“你个死猪真重啊,突然一下就不动了,开始我以为你玩我呢。晚上哪有个人,幸好你个傻大个那会还有点意识,又在我家小区前,我愣是又扶又搀硬把你拖上来了。上楼后一头砍下就不动了,软绵绵的,好在我妈有经验,她说你是流血多晕过去了,得赶紧找医生,我就连夜去敲了胡大夫诊所的门……”
  说着,情不自禁地抱着我的脑袋啵了一下额头,我瞬间感觉幸福透了,便伸过嘴去。她敲了一下我脑门推开,啐道,“死一边去想美事……”听门前有脚步声,吓死了赶紧想躲开,可是晚了,桔子妈已经端着一锅米饭走了进来。
  桔子若无其事地接过锅,桔子妈把一切看在眼里,只是不悦地看了一眼自家闺女,却也未责备我们。她慈祥地对我说,“坐下孩子,你身子虚,吃饱了赶紧躺下再歇着养养。”

  午饭用蒜苗熘了猪肝,又炖了一只小公鸡,烧了一个紫菜汤。这是陈家第一次有客上门,自然很隆重。酒也倒上了,这是待客之道,但我身子虚,三人只是少饮了一点点意思意思。室内闷热如蒸笼,只有桔子不出汗。母女俩个把猪肝、鸡腿、胸脯肉不停搛到我碗内,我说大姨、桔子姐你们也吃。桔子妈说你身子虚,听话不要客气,全吃了大姨高兴!
  我答应了一声,虽然头晕目眩,还是振作精神,大块朵颐。鸡炖得很透,嘴巴贴着鸡腿,然后猛然一吸,滑溜溜的肉和粉条便一下子滑进嘴中,满嘴油腻,然后就飞快扒饭,趁着这股油荤一口气解决掉大半碗饭,很快便陶醉地拍拍肚子,抹一把脖子上的汗水,说这顿饭对我来说仿佛天底下最美味的东西。其实我早看出了,桔子妈和桔子津津有味地啃着骨头,把多数肉都剔给了我,这可能是她们回城后第一次杀鸡吃!

  “好孩子,看你这就精神了,大姨真高兴哪。”桔子妈和桔子都高兴地笑了,桔子妈则很自然地用手轻轻掩住嘴。其实就算不遮掩,她也有一口洁白牙齿,一点都不像其他满嘴熏黄的返城妇女们。
  如果仔细观察这个在农村生活多年的妇人,就会发现她原来指甲修剪整齐,说话语调平缓,神情温吞轻柔。贫寒人家,宠辱不惊,我想到了这四个字。这让文人骚客艳羡不已的字眼,似乎在这个贫寒妇人身上不温不火地熏陶出来了。春来秋去一念间,如花美貌终难敌似水流年,艰难的岁月压弯了妇人的腰,让她落下了一身病痛。她认命,绝不会象那些多愁善感的矫情贵妇们,动辄哀叹花容月貌为谁妍,春恨秋悲独自怜。她甘于清贫,安心乐命,也只有她才能教导出桔子姐这样的可人女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