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52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接过桔子递过来的毛巾擦擦脸和脖子,心里暗暗起誓,老子不能再这么打打杀杀了,该老虎多赚钱。就凭这救命之恩,我也要治好老人的病,让她们母女俩住上好房子,还要顿顿有肉吃,再不受饥饿之苦!
  或许是天意,刚暗暗起过誓,梅姐果真就派人送医疗费来了。
  午饭后母女俩刚收拾好锅碗瓢盆,梅姐果真派杨滨滨和英子顶着日头来了,英子掏出整整2000块,当做我和桔子的工钱、医院费和营养费等,还转达梅姐的话,她和常顺太忙现在来不了,恳求我和桔子伤好后就回去。二人回去后,这母女俩人都一脸惊愕,看着桌上50块一张的超级大钞堆成一堆,似乎被吓着了一般,不知所措。
  那是个清贫的年代,对普通人家而言,拾元面额的钞票属于整钱、大钱,剖开都感到肉疼。伍拾元面额的大钞一般不多见,现在这眼前可是整整40张伍拾元大钞乱糟糟堆在一起!

  80年代中期,彩电和冰箱是普通人家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索尼遥控彩电每台1550元,新飞冰箱每台1600多块,即便是新出产的天都牌十八寸带遥控彩电,也需要1800多块。桔子妈平时连一日三餐都发愁,在这个妇人眼中,梅姐可是大老板,有钱人更抠门,可梅姐却让人一下送来了这么多钱,自然令她感觉震撼。
  我没理会这母女俩心里想什么,将钱拿起塞到桔子妈手上,算我这个弟弟给姐姐置嫁妆的钱。桔子妈推让着,眼睛却不时睃着桔子。可桔子一听“嫁妆”二字,脸上却有点恼,撅着嘴坐在小床上扭头生起闷气。
  当时年轻人结婚,已经开始流行彩电、冰箱、洗衣机、录音机新“四大件”,家境好的人家能置上一两件就很风光了。桔子和小文两家都刚返城,一贫如洗,桔子妈又生过大病,文家砸锅卖铁帮忙,说是借,其实就是提前给陈家的聘礼,他们结婚连一件都不敢想。有了这笔“巨款”,让桔子带着十八英寸天都牌大彩电嫁过去,该是多风光啊,我这个弟弟脸上自然也有光。
  就这么来来回回地推掇一顿,只到桔子点头了,桔子妈才暂且收下钱。
  楼下诊所的胡医生上来了,还带着一个提着药箱、穿着白大褂的圆脸女孩。桔子妈赶紧将钱压到自己的铺席下,母女俩招呼胡医生和女孩坐下。胡医生原是港口医院的退休医生,她给我号了脉,用听诊器检查了心肺,又察看了外伤,女孩则给我腿上的伤口换了药。桔子妈突然介绍说,这姑娘是胡医生闺女,叫刘小青,也是返城回来的,在读卫校呢,以后你们两个孩子多了解了解。
  此言一出,女孩顿时红了脸。我大约看出什么,便感觉有点局促不安。桔子妈请胡医生喝茶,我赶紧告别后逃出。

  桔子扶着我下楼,地面被太阳烤得滚热,树上的知了在聒噪。楼前的小广场边上,树荫下一圈人围着一个磨刀的摊子。磨刀的师傅戴着肮脏的灰色布斗笠,这是一个汗流浃背、看不出年龄的“中年”手艺人。见桔子扶着我走过,他坐在板凳上磨刀,抬起汗脸色迷迷地睃了桔子一眼,那目光十分放肆,然后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向我露出猥琐的坏笑。
  此人名叫陈红日,绰号小鬼,阳春圣手刘希玉的关门弟子!
  桔子还在叨叨唠唠抱怨我,说钱弄她妈手里想往外掏就难了,拿命换来的钱,以后你喝西北风啊?!我听凭她训斥,心里却大乐,就爱看小姐姐发火的样儿。桔子突然又换了话题说,“喂,我不准你和刘小青接触。”
  我一脸不解,这丫头思维转得也太快了吧。刘小青长得挺标致,看桔子妈的意思,分明是在给我们牵线呢。桔子却说,“你是不知道,她可不简单呢。到时我带你到别的诊所换药,总之就是不准和她来往。”
  呵呵,这死丫头吃独食,这就霸着、管着我了,是那种姐姐对弟弟的霸道。

  走到普集路尽头,我们顺着天都海洋食品厂围墙转了一个大圆圈,转到商河路上。这里人车密集,熙熙攘攘,左边路边搭着一个大凉棚,下面是一个卖西瓜的摊子,一辆轿车吱呀一声停下。从车上钻出一男一女,男的是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手里摇着纸扇,女的穿着白色连衣裙,亭亭玉立,十分娇艳,男人的右手还拢着女人的小蛮腰。
  “丁香……”桔子刚要打招呼,我赶紧制止她。丁香分明看到了我们,但她却迅速扭过头去,嘴里撒娇说热死了,要吃西瓜,让这个中年男的精力都集中在西瓜上。男人指着一个大西瓜,卖瓜老汉抱起拍拍说熟得很,便上称秤。
  丁香这是在掩护我们,我胸口嘣嘣跳,带着桔子快速走过。桔子对丁香视而不见很不满,走出老远嘴里还感叹道,“丁香姐毁了,对象离了,房子、孩子也归了对象。男人没个好东西,现在来来去去都这男的开车接送,但他从来不进银河。对了不大对啊,听丁香说过她现在住延安路,咋从这边过来?”
  我没有回答,心里却仓皇不安。咋天一定是广东或上海的客轮到港,有重要客人来天都,咋晚这老流氓一定是带着丁香住在海员俱乐部宾馆陪客。
  这个男人叫刘风平,是北霸天手下,也是大港区延安一带有名的大流氓。他的儿子刘晓蓬与黑脸杀手解东方一起,是曹啸野的左膀右臂。刘风平在延安路二路上开着一家海苑舞厅,在延安路周边作威作福,收保护费,身家数百万。几年前,他到孤山区抢于冰当小老婆时,被张华山带着车行弟兄们教训过一顿,救下了于冰,两家从此结怨。刚才好险,如果被这老家伙认出我来,他一定不会放过我。老子现在弱不禁风,真要动起手来,如何会是这个老流氓对手。

  回到陈公馆,我又躺了三天,老坑道老俩口住过来服侍我,桔子妈每天都会做上好吃的,让闺女提着送过来。这三天过去,仿佛死死活活一个轮回,老子神奇地缓了过来,腿上的伤开始痒,是那种挠起来很舒服的痒。但痒得往心里钻,痒得想撞墙。这次受伤对我的打击非同一般,人瘦脱了形,现在犹如重生了一般。既然死不了,老子就要管人间的事,到第四天午后我就呆不住了,不顾老坑奶奶反对,搬过梯子我就上了滚烫的房顶。

  在烈日下爆晒一天,瓦片表面温度足有五六十度,我只能戴着手套,将烟囱边漏雨的碎瓦换了,同时用方形的黑胶片补了一下。房屋年代久远,很多瓦都酥了。三年前进少管所前,我用七码头煤场的破旧输送带剪成一块一块方形胶片,就堆在厕所旁边,已经在房顶上打了十几块补丁了。
  我这一故意露面,马上就引得“小鬼”上门了。
  傍晚时气温稍低,老坑道老俩口驾小舢板到港里捞垃圾去了,张华山、刘希玉骑着脚踏车闻风而来。恰好桔子穿着帆布厂的紫色工装,正骑着兰子的那辆旧的女式坤车,龙头上挂着篮子,叮叮当当地驶过了铁道闸门,正向巡道房门前磴过来,我吓得赶紧让两个小子躲到屋后灌木里去。

  原来桔子妈包了肉包子,让闺女骑着车送过来了。我接过篮子,好不容易把她哄走,两个小子钻了出来,四只狗眼色迷迷地望着桔子苗条修长、纤秀窈窕的背影。把篮子挂到梁上的铁钩上,我不满地道,“喂喂喂,你们让小鬼一天到晚盯着我,又大老远跑来堵我,不会就是来琢磨女人的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