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53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呵呵,这就是新泡上的桔子啊,么的都拍屁屁了,圆圆的翘翘的馋死人了。”张华山奸笑一声,意犹未尽地睃着正推车出站门的桔子。
  我已经鄙视到懒得叱他,等二人坐到大树底下的石凳上,刘希玉泡上茶,我问,“前几天晚上到底咋回事?”
  老子昏迷的那几天,差点让人瓮中捉鳖,这让我恨由心生!

  张华山说,“你出来后与田昊干了一架,吓了我们一跳,我和希玉、尚河商量了一下,就一直派小鬼盯着你。你在银河受伤后,陈玉救了你,陈红日发现有人打听你,感觉晚上要有事。我就带着铁军、英雄等二十多弟兄赶了过来。到后半夜时果然来了三辆车,于是就打了起来,对方十几人,没占到便宜,后来丨警丨察来了,大家撤退不及,柯云露的人被抓住四个,我们被抓住二个。”
  “抓去的人呢,关在哪个派出所?”我忧心地问。
  刘希玉颇感纳闷地说,“放了,挺震惊,感觉这风向是不是要变了。过去条子逮住我们,会往死里整。可这回我们被抓去的人天亮前就悄悄地放了,而柯云露的人却被关了进去,咋天放了二个,另两个听说查出有大案在身,已经送拘留所去了。”
  张华山也说,“而且这次动手的是市局刑警支队一大队,这让我也吓得不轻。那天晚上他们在大港有案子办,顺手牵羊帮了我们的忙。石头,我们从来没人与他们有来往啊,你是不是和他们有啥交易啊,可别瞒着我们。”
  果然是陈沙河这条老狗,么的剃头挑子一头热,老子与他哪有啥交易!
  能动用刑警支队的力量,这老家伙绝不是凡人,更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逼迫我按照他们画好的路线图行动。看来庄氏旅游与实业集团和泰东装饰家具公司之间的吞并与反吞并之战,已经超越了两家企业,成为泰东省两股强大势力之间的较量。不管我李三石愿不愿意,在陈沙河等人的眼里,我似乎已然是一枚棋子。

  张华山和刘希玉仍云里雾里的,巴巴地看着我,可我现在还无法对他们说破。
  三年咫尺天涯,现在一朝聚首,我们兄弟间有太多的话要说。我简单地说了提前释放的经过,现在我自然急于想知道众弟兄的情况,但这二人心事重重,唉声叹气,一付潦倒落泊的样儿,甚至还在不自觉间露出一丝仓皇之色。我能够想像,我被关进少管所这三年,这群由扒手、小偷组成的铁道混混们,一定象一群人人鄙视的过街老鼠,惶惶不可终日。于是我主动问,“是柯云露、朱九桶?渣土生意出事了?”

  刘希玉黯然点头又摇头,张华山情绪低沉,他站起身道,“嗨,愁有个鸟用,三两句说不清。走,去孤山喝一杯,哥给你接风,天塌不下来!”说走就走,他们兴冲冲将我“押”着出了门,刘希玉用自行车驼着我,三人向孤山区方向蹬去。
  到天完全黑下来时,我们仨人才一路蹬到了孤山区的春潮路上。又往西走到内蒙路路口附近,拐进一条深不见底的黑暗小胡同内。这里是天都市有名的小吃一条街,街道两边都是老旧的平房小院,门前挂着录相厅、饭馆、茶室等招牌。

  到一家没有招牌、门头破烂的小饭馆前,张华山、刘希玉支好车子锁上,我们走进了院子。小饭馆不大,墙壁、地面脏兮兮,都是黑色的油腻。刚下过雨,院里还有几处积水的水洼。厅内七八张桌子,边上三个包间,明亮的灯光下,几个大吊扇滋滋地转着,很凉快。已经有几桌客人,吵吵嚷嚷、海阔天空地喝酒吹牛侃大山,声音很大,他们似乎都认识张华山与刘希玉,频频起身握手点头打招呼。

  我们被带到里面挂着黑门帘的一间小屋内,刚在方桌子边坐定,年约三十五六岁的老板娘端着茶壶走进来招呼,先与我打了招呼,再一一上了茶,热情地问,“石头你想吃点啥?”
  这妇人叫夏红,是西留侯、高家坳两村有名的混世女魔头,是张华山远房嫂子,两人一直不干不净。张华山淫邪地伸手拍了一把妇人的肥臀,猥琐地道,“夏姐拣最拿手的仅着上,再热上三斤孤山醉,菜不够吃小心就啃这个!”
  老板娘“啪”地打落他的贱手,脸上却未恼,嘴里还咯咯地笑,说,“嘻嘻,浑身都是臭汗,都捂馊了你也不嫌脏。别撩我哦,把老娘撩起了你俩又装熊。不怕于冰、春香拿刀来砍,有种今晚都留下,老娘一个星期未开张了,看谁吃了谁。”
  这也太豪放了吧,这到底是谁在撩谁,我都不忍再看下去了。张华山看了我和刘希玉一眼,老脸红了一下,勉强吱唔道,“嫂子这一个星期就熬不住啦,大水哥没来交公粮么?以后么的少拿于冰说事,老子啥时怕过她,小弟得空一定来照顾你生意……”

  妇人叱道,“吹,使劲吹。男人不吹牛野猪也会上树,哪次听说小于来了你不是吓得老鼠见了猫似的,日一半刺溜软了,搞得人家不上不下的,么的个没出息的怂货。”
  两人公然调情斗嘴,言语粗俗不堪,无所顾忌。这就是西留侯和高家坳的山村陋习,老子早已经见怪不怪。但他们在拿小可爱于冰说事,这让我隐隐生怒。刘希玉则在一边滋滋偷笑,张华山睃了我一眼,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感到无地自容。他不是怕于冰,而是没脸见她,便嘴上说硬话。两人早已心凉,于冰也再不让他近身。
  女人心海底针,现在于冰心里只有我这块不懂风情的小石头。
  妇人风风火火出去招呼酒菜去了,刘希玉看出我脸色不好,张华山尴尬得要死,便主动解释道,“石头,夏姐浑号孙二娘。你别看她跟我们在一起不讲究,提上砍刀就是个孙二娘转世。那次白云山那混蛋来欺负于冰,我们都在西留侯,夏姐急了,手提两把菜刀差点砍了山鸡。十几个小伙拿着棍奈何她不得,被她砍伤两人,最后吓得落荒而逃,再不敢来孤山猖獗。”

  刘希玉却突然道,“呵呵,上次项东升的一个喽啰在这里喝酒,让华山、铁军、英雄三人撞见,几句话不投机,华山想揍他给尚河出出气,被铁军拦住。那天华山喝了酒后越想越气,又与铁军吵了起来,两人差点动手,夏姐气坏了,便叫来了于冰,她将两人呵斥了一顿,他们才罢休。”
  当面被刘希玉告状,这话题让张华山面子有点绷不住了,脸臊得彤红象猴屁股。
  这条小街虽然破旧但名气可不小,叫四旮旯。古老的孤山村,怕有几百年历史了,不少人家住的残破小院,都是明清遗存。这里位于城乡结合部,是天都市最大的棚户区之一,也是农民工进城落脚的首选之地。这小店也大名鼎鼎,叫孤山醉。小店就以西留侯酿造的土酒孤山醉为名,自然这里主要供应65度的原酱西留侯地瓜烧。
  三年时间,世界变化很大。与那些隐藏在小巷深处的小酒店一样,这里一般都是混社会的人聚会的固定场所。张华山出来混后,在孤山区混出了名,孤山街他的据点很多,其中夏姐这酒馆便是其中之一,十分安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