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54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菜都是现成的,短短几分钟后陆续就上来了,先是一大盆白菜心拌海蛰头,一大盘炖猪脚,一盆小葱拌豆腐,然后是海带肥猪肉炖粉条,最后是鲅鱼丸子紫菜汤,最后是满满一大汤盘的炉包。这些菜,算不上高档,但却是小店压箱底的货色了。当时混社会的人别看咋咋呼呼似乎都很牛逼,其实以穷人居多,真正混出头的没几个,一般情况下吃不起好菜,所以这些小店也从不准备那些名贵菜肴。

  服务员拖进来一个大个风扇,房间顿时凉快了些。一会夏姐冲了凉,换了一身素静的蓝色碎花衣裙进来,一屁股就坐在我身边。菜好,酒够劲,人美,我们敞开胸怀,甚为快意。但张华山、刘希玉、夏姐三人带来的消息,却令我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我被关进少管所这三年,张华山他们混得惨不忍睹。刚开始那半年最为惨淡,柯云露为泄愤,曾派人常住孤山区,对原来跟着我混的人看到一次打一次,往死里打,有两人被打得终生致残。张华山的车行、于冰的小发廊都被砸过,只到半年之后,车行和发廊才重新开起来。朱九桶的人在天都港和铁道沿线更猖獗,逮住这些野孩子往死里揍,有三人被打断了腿,躺了几个月。众人惴惴不安,如丧家之犬作鸟兽散,有五人失踪后再无踪影。

  所有人都知道,这五人肯定是被朱九桶、刘晓蓬、柯云露等人弄死了,张华山派刘希玉、陈红日调查了几个月时间,却未找到任何线索。
  不抱团取暖就是死路一条,实在混不下去了,张华山便一直带着众人躲在西留侯村和高家坳村,在自家的窑厂干苦力。但孤山乡有三家窑厂,他的窑厂生意清淡,糊口都难。好在张华山的舅舅刘培喜现在是市房产局下属的城建总公司的副总经理,下面有第二、第五建筑公司,简称二建和五建,刘培喜负责房屋建筑施工管理,是实权人物。父亲张玉山老俩口不敢再让他到外面鬼混,便亲自出面,恳求刘培喜将张华山安排到五建当合同工。但舅舅给了面子,却只是将工地拉沙子的拖斗大卡车承包给张华山一辆。

  因此从1984年春天开始,张华山便开始从郊区沽河边沙场往城内拉河沙,送到二建和五建的各个建筑工地。这辆带拖斗的渣土车就是张华山、刘希玉、赵尚河带着十几个小弟在轮流干,这些孩子这才告别了偷鸡摸狗的扒窃生涯,运渣土成了他们谋生的饭碗。
  一车沙子八吨,在郊区沙场进价只有十八块,拉到市内卖给建筑公司二百二十块,一天能拉两趟,刨去油钱和车辆损耗以及人工,每天的纯利二百五六十块。如果是一个人干,这在80年代算是暴利生意了,可张华山要养活三十余弟兄和他们的家人,便只能人歇车不歇,一天保持三趟。虽然辛苦了点,但只要肯出力,就能稳赚不赔,让各家勉强能糊口。
  那时混社会的人主要谋生手段是偷盗和扒窃,张华山一次到少管所看我,我曾叮嘱他无论多么苦也不能让大家再去当小偷、扒手。因此,张华山又用二万块钱盘出窑厂,刘希玉、尚春香、于冰都拿出自己多年积蓄,但还差一万块钱。于是,尚春香不顾父亲宣布与她断绝了关系,偷偷跑去求母亲,从亲戚那里东拼西凑借了一万块钱。张华山凑齐四万块,又买了一辆新车,正式成立云山土石工程公司,两辆车一齐干,后来又添了其它工程机械,承接土石方工程,生意这才真正有了点起色。

  渣土工程虽然脏,却从来都是由黑道控制着的生意。二建、五建合并成城建总公司,原来两家企业的渣土工程都是由外号叫山鸡的白云山垄断。白云山原是天都第三纺织厂的保卫处长,后来因为把一个女工肚子弄大事发,人家告到了市里,他被撤消职务,便干脆办了停薪留职,开始专门混社会。
  他利用自己的远房姐夫、市房管局第一副局长段淡食的关系,一直承包着五建和二建的沙土、渣土工程,成立了云山土木工程公司,人称云山渣土公司。白云山讲义气、路子广、朋友多、头脑活,市房管局下属的几个建筑公司沙土和渣土工程基本都被他垄断,手下有重载大卡十几辆,有起重、挖掘、水泥搅拌等工程车,挖沙、土石方生意规模很大。

  项东升加盟云山渣土公司后,让白云山如虎添翼,胃口也就越来越大。说起来,在天都市道上,项东升是一明一暗两大奇人之一。暗的是飞天大盗阳春圣手,名声如雷贯耳,除我和张华山、尚春香等少数人知道就是刘希玉,天都公丨安丨和百姓无人知道。
  而明的就是项东升,他来自何方,有何背景,从事过什么职业,都无人知晓。但不管哪个山头上的猛人,如柯云露、朱九桶、刘晓蓬、荆拥军、解东方等魔头,都从不会主动惹他。道上都传他是泰国金三角贩毒集团的顶级杀手,犯了事逃到天都隐藏。更令人惊奇的是,已经三十五六的项东升还是个宠妻狂魔。他五大三粗,脸膛黝黑,没有正经职业,竟然娶到了市政协办公厅副主任王汉爽的女儿、号称海云区一枝花的王晓月为妻,两人恩恩爱爱,已经有了一个四岁多的女儿。

  现在张华山横插了一杠子,白云山有了项东升的加盟,不能容忍别人染指二建和五建的河沙供应和土石方工程。于是他专门在黄海饭店办了一桌,宴请张华山的舅舅刘培喜,由段副局长作陪,想说服刘培喜给个面子,辞退张华山的渣土公司。
  段淡食与刘培喜是多年的同事,当年段淡食在房管一科当科长,刘培喜在监理科当科长,二人都是实权人物,仕途上也是主要竞争对手,刘培喜胜在比段淡食年轻了五岁。可后来段淡食被任命为副局长,而刘培喜却被下派到下属的房建第二建筑公司当总经理,二建与五建合并组建总公司后,他才又成为总公司的副总经理。实权大了,实惠也多了,但行政位子还是正科。
  不巧此时刘培喜已经今非昔比,他搭上了副市长李明瑞、市计委主任黾羡巢这两条大船。城建总公司总经理王万达长期因病住院疗养,刘培喜刚刚被提为市房屋建筑总公司丨党丨委书记,并以副总经理的身份主持工作。如果不出意外,下一次换届必成为主管房管业务的副局长,而段淡食到换届时已经接近退休,不可能再上一个台阶。因此刘培喜对已经过气、即将退休的段副局长心里并不买账,但刘总八面玲珑,自然也没把事情做绝,他承诺二建、五建的沙土工程仍由白云山承包,但要允许张华山经营一块。

  刘培喜的理由也说得过去,城市在飞速发展,城建工程越来越大,老白你们吃肉,也要让人家喝点汤啊不是!
  其实张华山要分一杯羹也不是什么大事,白云山生意很大,不过是少赚那么一星半点。可刘培喜记着旧仇,明里暗里丝毫不给段淡食面子,这态度令段淡食和白云山颇感受辱,不禁勃然大怒。流氓就是流氓,堂堂的山鸡岂能允许别人剜他的肉,更不能允许人家骑在他头上屙尿。因此表面上两家一团和气搭成了协议,但暗地里白云山在段淡食的默许下,却派自己的副经理项东升传话给张华山,提出华山渣土公司必须尽快并入云山土木工程公司,不允许再擅自经营,扰乱市场,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