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55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张华山有刘培喜撑腰,他对白云山的肆意挑衅自然不予理会,于是两家开启血腥的争斗模式,从此再无太平之日!

  那天张华山的两辆车途经姑山河大桥时,便被云山渣土公司的两辆车堵住。双方都是有备而来,于是爆发一场激战。猛张飞赵尚河悍不可挡,被对方用火铳轰了一枪,左腿鲜血淋漓,仍手提一把铁锹带众人击退云山渣土公司的人,并打伤了白云山手下的两个人。事情正不可收拾的时候,恰好项东升赶过来了,他大怒,喝住云山渣土公司的人,并从驾驶室内抽出了双管猎丨枪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刘希玉的脑袋瓜。

  混混打群架,一旦对方亮了枪,便高下立判。这一仗,张华山只能认栽,赵尚河负了重伤,三个工友轻伤,渣土车也受损。
  张华山报了警,按说持枪火拼是大案要案,但孤山区分局只是立了案便再无下文。此后赵尚河一直躺在家里养伤,张华山、刘希玉东拼西凑交了医药费,总算保住了被他的左腿。当老大不易,我进了宫后,张华山、刘希玉步步艰难,他们盼星星盼月亮,咬牙等待三年劳教期限过去。
  按说以这群野孩子过去的战斗力,怎么可能打不过白云山的渣土帮,再说刘培喜势力很大,白云山如何会这么不买账,这不合常理。李明瑞是副市长,孤山区分局可以不理会计委主任黾羡巢,但断然不敢无视副市长李明瑞的权威。这群野孩子当年先是跟随庄西风、后是跟着我李三石敢于挑战混混界各山头,何尝吃过这窝囊亏,听完二位叙述,我十分不解地看着二人。

  现在说起来,所有人都觉得窝囊,老大哥张华山被我看得无地自容,刘希玉也面孔紫红。
  夏姐则手指着张华山、刘希玉的脑门啐道,“小石头才离开三年,你们就让弟兄姐妹们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了。一天到晚就是对女人上心,见面三分钟,那贱手就到人家肚脐下三寸去了,不就上下三个洞么,和你家宁小鱼、赵小篮不都一样啊!”
  宁小鱼是张华山的妻子,赵小篮是刘希玉的老婆。夏姐骂得二人灰头土脸,只剩下尴尬地嘿嘿讪笑。
  骂毕,夏姐又扭头对我柔声说,“石头,春香、于冰啥都跟我说了。大家都盼着你出来,你总有办法的,现在你出来了,得想个法子啊,再这样下去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确实,离开我小石头,遇到这些过不去的坎,张华山等人便束手无策,压根就玩不转。尴尬了一会,刘希玉挠挠头解释说,“石头你可能还不知道,山鸡与柯境界是拜把兄弟,庄老板的后台可是千家诚哪,人家自然不尿刘总了,我们我们又能怎的啊?”
  这消息让我怔了一下,觉得难以理解。
  刘培喜是政府官员,权衡利弊后他强咽下了这口恶气也能理解。其实不要说他刘培喜一个小小的市政建筑集团老总,就是李明瑞、黾羡巢这样的高官,一般也不会开罪公丨安丨局第一副局长、主管刑侦的刑侦专家千家诚。白云山是混世魔王,有奶便是娘,他投靠西毒我也一点不吃惊。可项东升可是连柯云露、刘晓蓬都不敢惹的猛人,素以重信守义扬名江湖,他怎么会容忍、甚至跟随山鸡卖身投靠西毒呢,难道仅仅因为西毒有千家诚当靠山吗,还是他对白云山这只山鸡压根就没当回事?

  说到心酸事,夏姐一度哽咽,她说,“石头啊,我就可怜那失踪的五个小兄弟。有人说他们是去外地混去了,有人说在天都港‘做生意’时让朱九桶逮住沉海了。华山本来生意做得好好的,现在工程也不能包,沙子也弄不成了,人总得活下去,铁军和英雄他们只得拿起老营生……”
  “老营生”其实就是扒窃、偷盗,这三个字如一柄利剑,顿时刺得我心里流血!

  小时候跟着我和庄西风在铁道沿线混的孩子,主要靠扒窃铁道和港内轮船上的货物为生,很多人是很小的时候就从外地流窜来天都混社会的,连家在哪里都不知道。现在铁路和港口公丨安丨管得严了,便以在市内扒窃为生。
  天都是旅游城市、避暑胜地,游客多,所谓穷家富路,出门在外的人都会随身带有一定数目的现金。每到夏天来临,熙熙攘攘的游客,就成了小偷们眼中数不尽的肥羊。天都经济发达,工商业繁荣,是中国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一年四季中展销会、贸易会、洽谈会络绎不绝,扒窃、盗窃是天都市混混界最主要的生存方式。
  我对此恨之入骨,与庄西风分道扬镳之后,我就严令任何人不得再扒窃,而是让张华山带着他们酿酒、搞窑厂、开车行,做正经生意。张华山还到宁小鱼的家乡墨城县农场村包了二百亩水田,让十几个弟兄在那种水稻。可眼前的现实又让我对张华山、刘希玉实在恨不起来,我只是直直地看着刘希玉。
  刘希玉脸红了一下,赶紧摆手说,“别看着我啊,尚春香就盯死我了,再加上一个赵小篮,这两个死娘们就象个克格勃,我想下水也没机会啊。”

  也是三年前,刘希玉追到尚春香后,曾当着我和张华山、赵尚河和于冰的面下了毒誓,天都市混混界再无阳春圣手,从此金盆洗手再不染指偷盗行业。张华山替刘希玉证实,“石头你别乱怪好人,希玉要干老本行,我们还会过这苦日子啊?”
  我点点头,这话不错。以刘希玉的道行,如果他重新下海,那么铁道帮怕是能偷遍整个泰东省,可那风险也就更大,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脚的,一旦出事,我们所有人也都将灰飞烟灭。
  酒喝得差不得了,三瓶孤山醉已经进了肚,菜也吃得差不多了。张华山又命提进一箱啤酒漱口,就在此时,一个服务员进来,趴在夏姐耳边嘀咕了一顿。夏姐出去一会,又掀开门帘走进来,说项东升派人来传话,说一个月期限早已过了,如果今天夜里12点之前还不答应入伙,那就一把火烧了华山渣土公司仅有的两辆车。
  “什么一个月,入啥伙?”我惊问。
  刘希玉恨恨地说,“一个多月前,山鸡曾派人送话来,说给我们一个月时间,两家必须合伙,否则将对我们下狠手。后来我们通过内线了解到,原来是庄氏集团开会时,山鸡曾受到柯云露当众训斥,骂他是废物。林亦非则给了一个月限期,必须兼并华山渣土,让李三石的徒子徒孙去喝西北风。这几天,我们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铁军他们严防死守。今天听小鬼说你能动弹了,我和华山就赶紧去找你。”

  张华山怒道,“铁军、英雄他们已经严阵以待,狗日的步步紧逼,这是最后通牒,那就来吧。这脓包一直鼓着,迟早是要破头的,早破早了。通知车行的弟兄都过去,今夜干脆公开干一场,想烧车没那么容易!”

  说着狠话,他们三人都直直地盯着我。
  张华山的两辆渣土车和一辆铲车就停在华山渣土公司院前,这座院落位于西留侯村北头的公路边。白云山如果果真是要今夜行事,还会事前来通知吗?而且还是项东升派人来传的话,以项东升这样的顶级杀手,会帮着白云山以大欺小,真的来烧华山渣土可怜的两辆车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