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56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夏姐,传话的人呢?”我问。
  夏姐反应过来,拍拍膝盖道,“骑着摩托车,戴着头套,就露着个两眼睛。在外面巷口,非要见到我才说话,说完就开走了。看我这喝点酒误事,我该扯着他问个究竟哪!”
  张华山、刘希玉也都恍然大悟,来人一定是项东升本人,这分明是在给我们通风报信。而且说的是反话,晚上攻击的目标一定不会是去烧车。张华山下决心道,“车行的弟兄不动,公司也不能放松,我让他晚上来闹!”
  老子现在只有华山渣土公司、春香车行、冰冰发廊这点可怜的产业,张华山曾和项东升有君子协定,两家可以斗,但不允许对老弱妇孺下手。假如项东升真的是来给我们通风报信,那白云山攻击的目标一定是春香车行。其实,不管是西留侯村还是孤山村,白云山想弄这些地方,占不到便宜。
  一箱啤酒已经喝完,酒足饭饱,道上规矩不能破,这接风宴后自然不能少了女人。夏姐已经洗得清清爽爽的,换上一身艳丽长裙,但一想到刚才她与张华山调情时的猥琐一幕,我本不想领情,但又不敢,便由着她牵着我手到后面一间干干净净的小屋。
  这是夏姐平时住的地方,她打了一桶水两人洗了一下便上炕。也难怪张华山、刘希玉都和她有一腿,这娘们真是个宝,她知道我腿没好结实,就不让我动,整整一个小时时间,她柔情似水,几乎将我融化。我意犹未尽,她却抱着我依依不舍地道,“石头哦,嫂子真想留你在这住一段,可现在不太平,你得出山哪。今后啥时想嫂子了你就来,嫂子都会给你。”
  离开小酒馆,张华山、刘希玉又带我走向青山路。
  于冰的小发廊就在离内蒙古路不远的青山路,张华山、刘希玉原来的计划就是最后再送我去于冰的小店过夜,让她或小宋她们彻底榨干我三年的陈货,当然名称很好听,叫去晦气。三年前我挽留并收留了她后就进了少管所,这三年她一直在孤山村开着小发廊。不管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于冰一直把比她小四岁的我当成依靠当成自己的男人,这是铁道帮的秘密,外人并不知晓。
  其实在阳光背后的那黑暗世界里,这种畸形的情缘俯拾皆是。而且我有感觉,这或许就是于冰的意思。今晚她或会自己亲自上阵,先让夏姐这猛女当先锋,减轻她的负担。可毕竟是名义上的小嫂子啊,当着张华山的面,老子还没有没脸没皮到那地步,人伦禁忌令我断然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于是,他们就带我去了内蒙古路一条巷道内一个隐蔽、安静的小院。外面破烂不堪,但里面的房间却干干净净,这是两个十七八岁的暗门子租下的小院。两个妞都是东北人,长得水嫩嫩的,下海时间都不长,来到孤山区也才几天。
  我伤未好结实,打架的事本就不需要我,张华山二人送我到暗门子的淫窝后,就匆匆忙忙赶回车行去了。我一斤多孤山醉已经上头,让夏姐勾起了火,正是兽性勃发之时,便与她们盘桓、激战不休,杀得这两个女孩丢盔卸甲,频频求饶。
  自古贪淫必有祸,孤山村是张华山的地盘,其它势力插不上手,老子也是大意了,一轮战斗未毕,忽然感觉背上冷飕飕的。当一个妞正趴在你身上让你忘记人世间一切烦恼的时候,突然你发现,有一支冰冷冷的枪口顶着你的脑袋,你说那该是多悲摧的事儿,老子这会就这感觉。

  只不过那枪口没有顶着脑袋,但我知道这个小院已经被猛人控制,而且凭感觉我也知道来者是何人,一定是出大事了。我掀开身上的女孩,一把扯过海魂衫和裤衩套上,并拉过被单盖在两个女孩身上,这才冷冷地门帘外道,“不要装神弄鬼,进来说话吧!”
  一个沉闷的声音响起,“打扰了石头,事太急,不得不冲破你好事。”
  这是周铁军的声音,我顿时汗毛倒竖。周铁军在道上绰号神弓周和周一枪,他身怀绝技,当年曾差点被朱九桶在大港内活活淹死,被我救了后便跟我混。一手弹弓号称神弓,指哪打哪,百发百中,威力巨大。因此被他弹弓瞄上,和被枪顶在脑门那恐惧感是一样的。
  周铁军、路英雄、时春城虽然听张华山、刘希玉、赵尚河招呼,但这三人当年被老子收服前,他们本来就是一个盗窃团伙,是干细活的,因此他们对粗俗的张华山、赵尚河从心里不买账。如果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他更不可能从西留侯村跑到孤山来直接找我。
  我走出内室时,高大挺拨的周铁军正抱着臂,在正屋坑下转着圈。我感觉大为不妙,便惊问,“咋的,他们还是对华山渣土动手了?”
  周铁军摇了摇头,却递过一张纸条,急道,“石头,项东升声东击西,他今夜就没有派人去西留侯烧车。小亦婶子刚才找到公司,说多多夜里被白云山抱走了,这混蛋还留了张纸条。我让她不要担心、不要报警,便急忙骑车赶了过来。”
  “啊?抱走多多?!”我一惊不小。
  抱走是道上黑话,也就是绑架的意思。白云山狗胆包天,竟然绑架了赵多多,这完全出乎老子的预料之外。
  细看纸条,上面果然是白云山亲笔留言,“老子已经用一台大花轿接来了赵多多,且照顾得很好。限李三石天亮前与我通电话,否则老子可就给她开苞了。”纸条下留着一串电话号码,落款是“白云山”。
  我怒火中烧,但却迅速冷静下来。这可不是项东升的风格,项东升在道上素来以义气为重,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绝不可能干出这等事,甚至也绝不会允许山鸡将黑手伸向妇女、孩子。这一定是白云山狗急了跳墙,在铤而走险。这只山鸡么的真是太嚣张了,老子浑身的血已经开始澎湃!
  半夜疯狂,腿上的伤口又隐隐感觉疼。我快步走出这座低矮的小院,并小声说,“这两只雏鸡是山鸡手下人,不要动她们,让尚春香、于冰、夏姐监视一下。”
  周铁军大惊,“啊?敢把手伸到孤山,老子去废了她们。”

  “省省吧你。”我从不对女人下手,便冷笑道,“有些女人比蛇蝎还毒,但这是两个无辜的鸡,是被逼的。不要对无辜的女人动手,这是规矩,她们也是迫不得已。”
  来到于冰的小院前,小发廊已经关门,小宋等三个女孩忙了一天早已经睡下了。我们翻进院子,周铁军将于冰敲了起来,于冰见到我便抱怨,“石头你也真好意思,出来也不来见我……”说着,就抱着我当着周铁军的面啵了一口。我拍拍她的背安慰一下,推开她脱鞋上坑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刚接通,没等我说话,白云山象死了亲娘,又象被开水烫了似的呜呜呻吟,带着哭腔的声音先响起,“李三石,我操你八辈子祖宗,你都特么交的啥人,老子跟你没完……呜呜,老天哪,呜呜,疼死老子了……这死丫头哪是人哪,么的就是头小母狼,她特么咬掉了老子一条手指头……”
  我心中的怒火瞬间不翼而飞,差点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夜晚很安静,周铁军和于冰也听到了,都明白电话另一头正发生着什么,便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我努力控制住没笑出声来,嘴里怒吼道,“白云山你个畜牲,你竟然敢对小女孩下手,你特么还是人吗?老子正告你,我必须马上听到多多说话,你狗日的敢动她一根毫毛,老子会挖了你白家的祖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