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57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于冰则吓坏了,她爬上坑耳朵紧紧地贴着听筒。仓促之间睡裙卷到了腰上,臀部露在外面,红色的小裤衩紧紧勒在屁股,她似乎一点未觉。周铁军抱臂站在坑下,他知道于冰迟早是我李三石的女人,便扭头看向门外的夜空。
  电话里白云山一边呻吟着,一边讥道,“轻点……疼哪……你特么是兽医啊……呵呵,你小子急了,看来老子请这丫头来是对的了。别急啊兄弟,陈小春磴了你,现在这小嫚就是你心肝。想她就来天都变压器厂,我们当面谈谈渣土生意的事,呜……真特么疼啊……你个死丫头别瞪眼,一会老子要炖了你下酒……”
  天都变压器厂在山阳镇,是白云山的二弟白云河在承包经营,白云山竟然将多多绑架去了山阳镇。电话里传出赵多的骂声,骂得不堪入耳,一会又传来她略带惊慌的声音,“石头你不准理这王八蛋,我咬掉他一根手指……他想抓我逼你就范,老娘不许你装怂,就是不答应他,气死他……有能耐让他带人去打……”
  我和于冰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我的天哪,这特么是一个只有十六岁的花季老娘。从小就生活在苦难中,这死丫头心机一万,不管在学校还是在村里,谁惹了她她准动刀子。山鸡这回可算是砸了,是特么绑架了一只雌刺猬。这丫头知道小石头出来了,她是料定白云山不敢奈何她,才敢当众咬下了他的手指!
  骂骂咧咧的赵多没声音了,肯定是嘴又被堵了起来,白云山的声音响起,“李三石呵李三石,呜呜,不是老子么的说你,你看看特么你找的啥对象,两条腿的女人死绝了不成,这哪是么的女人哪。呜呜,你狗日的不会轻点,疼死了……你个兽医……”
  我忍住怒火打断他,咬牙道,“白云山你竟敢绑着她,莫非你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一回老子会褪了毛让你成一只烤鸡,会让你下半生不得安宁……哼,既然多多说不理你,那老子就要再琢磨琢磨,明天给你答复吧!”
  “喂喂,别……”
  我不理会白云山的诧异,“啪”地扣掉电话,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这死丫头还真会出戏,娃娃亲,呵呵,当我李三石的娘子够格。只不过现在不成,太小了还得再长两年。白云山这戏彻底演砸了,他绝没有胆量伤害多多,原想抓了她逼老子就范,现在自己却伤了一根手指头,也算报应。但这事又很微妙,我还不能把他逼急了,否则多多就会受皮肉之苦。
  于冰和周铁军一脸不解,于冰摸摸我脑门,“得赶紧想法解救,熊孩子你笑啥?小心肝让人绑了,你不会气傻了吧?”
  我打落她的手,没好气地对她说,“死一边去,酸滋滋的。你和春香嫂子、夏姐监视好那两只鸡,她们是山鸡派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白云山原来想绑的应该是你,这两个暗门子就是眼线。或许见你这华山派人护着,才临时改为绑架多多。”

  于冰小脸吓得煞白,但瞬间眼珠子一转媚眼如丝,风情万种地柔声笑问,“哎哟喂石头啊,绑多多是剜你心头肉,绑我他算的哪门子账,你以为山鸡彪了傻了?”
  周铁军扭头笑,我瞬间感觉脸上发烫,动这种心眼我斗不过她,便投降道,“行啦行啦小嫂子,也不看看啥时候,把你那套叠叠收起啦。赶紧办正事,通知华山、希玉和车行的弟兄们,天亮前做好准备,再弄二辆面包车预备着,老子要去会会这只伤尽天良的瘟鸡。”
  安排完毕,我和周铁军就蹬着脚踏车赶到西留侯村。我没有去赵小亦家,去了也没法安慰她和两个老土匪,还尽让他们着急,便直接来到华山渣土公司。
  这是一座靠近公路的小院,不远处就是西留侯村的窑厂和酒坊,张华山选的这地方我挺满意。路英雄、时春城二人正在等在门前,见我和周铁军骑车来了,路英雄急道,“石头,红日刚才打电话回来,说多多确实让山鸡绑到山阳镇,在变夺器厂招待所203,没受委屈,就关着。弟兄们已经准备好了,二十几公里,天亮前我们把人抢回来!”
  我坐在坑头,黯淡地点点头,此时我最担心的是多多受害。项东升肯定不在,否则他绝不会让山鸡来绑人。没有项东升左右,白云山急头了什么事都能干出。
  这个正屋也是张华山、刘希玉、赵尚河当年开窑厂时的办公室。为了赚几个补贴家用,不出车的兄弟有时还会在窑厂出苦力。我让众人都去眯一会,自己和周铁军就这么倚着墙坐在坑上,闭会眼想着心事。
  “石头,山鸡会不会为报仇故意害多多,我们要不要报警?”周铁军憋了半天还是忧心地问。
  我恨恨地说,“铁军甭担心,两家恩怨,报警对多多不利。别看这死丫头说话细声细气,可心野着呐,以为自己了不得了,也该吃点苦头熬熬性子!”虽然在与白云山通话时我说尽了大话,现在也在说着气话,但其实这也是我现在最担心的问题。

  几年前白云山就被我狠狠收拾过一次,那时项东升还没加入他的云山渣土,他也未投身到庄氏集团,做渣土生意挣了钱后就开始膨胀了,这混蛋好淫,便四处疯狂寻芳,臭名远扬。有一次他盯上了到第一海水浴场游泳的陈小冬和陈小春姐妹俩,竟然潜在水下摸了陈小冬的屁股。这还不算完,还开着212北京吉普连续几天在一中门前堵。
  我大怒,带人差点没把他揍死,只到跪地求饶才罢休。张华山还把他的北京吉普给开走,卖了三千块。在天都市混混界,除了庄西毒、北霸天、路阎王这三只恶魔,其余小团伙基本都是我们这群铁路野孩子手下败将,三年前被关进少管所前,老子从来就没拿正眼瞅过山鸡。如果不是项东升后来加盟他的云山渣土,云山渣土又加入了庄氏集团,他是没胆量与张华山斗的。
  已经到了后半夜,必须迅速拿定主意了,争取在天亮之前行动。我把这事左右权衡了一遍,小鬼既然已经找到多多下落,白云山自以为聪明,把多多绑到山阳镇而不是他位于双山镇的鸡窝(公司总部),这反而让我有了机会。天都变压器厂有职工近千人,可晚上都下班了,厂里的保安与山鸡带去的人不会太多,最重要的是他以为我不敢突袭集体大企业,因此只要出其不意一定能救出赵多多。

  这一架老子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得救出多多,再给山鸡一个教训。
  凌晨四点,周铁军推醒我,村子里狗在叫。天乌黑一片,朦朦胧胧中看到,院前车场上二十多个弟兄已经集合。事隔三年,他们再次见到我都很激动,不停打招呼、握手。周铁军小声说,“华山、希玉带着车行十七个弟兄,在孤山村集合好了,我们出发吧?”
  我正要上车,公路上车灯雪亮,光柱由远而近,一辆小汽车从黑暗中疾驶而来,到公司院前扭头下了公路,一直开到两辆渣土车、一辆工程边,才“吱”地刹车停下。这是一辆白色的212北京吉普,下车的人竟然是项东升。

  周铁军、路英雄、时春城三人呼拉一声围了上去,项东项叼着烟,没理会他们,却返身拉开后车门,从车上抱下一个娇小的女孩。细看正是赵多,果然是在床上睡觉时被人抱走的,上身穿着吊带小汗衫,下身只着一个肥大的大裤衩,脚上趿达着一双男人的大拖鞋,头发蓬松,此时佝着脑袋睡得正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