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58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喂喂,丫头,别睡了,你到家了……”项东升扶着她想摇醒,可她歪歪扭扭地根本站不直,原来就没醒。
  我顾不上和项东升打招呼,赶紧伸手将她接了过来,将她横着抱起,还伸手在她肉肉的小屁股上恨恨地掐了一把,可她睡眼朦胧地瞅了我一眼,嘴里嘟囔一声“讨厌”,竟然又蜷在我怀里美美地睡了起来。
  “项东升,你狗日的自投罗网……”
  周铁军三人则不由分说,挟着项东升的双臂将他控制起来。路英雄一脚踹到后腿弯,项东升膝盖一软,高大的身躯轰然跪在地上。
  其实,以项东升的能耐,我们这些人未必能控制住他,但他没有挣扎、反抗,而是望着我一言不发。这老小子是在观察我,朦朦胧胧中我能分辨出,他脸上还带着笑。
  我略一犹豫,怀里的赵多被众人吵醒了,她挣扎着下地,“瓜达”“瓜达”走过去打落周铁军等人的手,将项东升扶起,嘴里对众人叱道,“他救我,你们还抓他,真是狗咬吕洞宾。”
  周铁军等人只好放开项东升,现在我最希望这丫头醒了便扑到我怀里痛哭一顿,这样我也就有理由收拾一顿项东升出出气。可让我大跌眼镜的是,这丫头却抓着项东升的胳膊,象女儿依偎着慈父一样的亲密,胸前那小峰峦分明顶着项东升的胳膊上,嘴里还细声细气地柔声道,“项大叔,谢谢你救了我哦。哪天到家里,我让妈妈杀鸡,请你喝西留侯地瓜烧。”
  项东升则象父亲或兄长一般,抚摸着她已经乱糟糟的马尾巴说,“好闺女,大叔记住了。快回去再睡会,别让你妈妈着急。告诉你两个爷爷,我老项得罪他们了,改日带牛酒登门,向两位老前辈谢罪!”

  赵多脆生生地说,“大叔别这样想,你去看我就行了,不用谢罪,那我走了哦。”说完,马尾巴甩动着,平静地走到我面前柔声说,“石头啊,项大叔背着山鸡偷偷救了我,还亲自送回来,你们不准再为难人家。快派人送我回去,人家睏死了。”
  赵小亦家的小院就在村子的另一面铁道边上,我摆了一下手,时春城亲自送赵多回家去。这父女相别似的一幕,弄得我们所有人目瞪口呆。车下围着二十多个弟兄,都不知所措,面面相觑,不知哪儿出了问题。
  只有项东升闲庭信步,掏出烟点着悠悠吸着,不舍地望着已经走进村内的赵多背影,嘴里道,“石头老弟,云山一时糊涂,坏了两家的规矩,还搭上一根手指,都快被这丫头咬断了,就剩一点皮连着。我老项抢出了丫头,毫发未伤,现在我愿意代云山受过,你们可以按协议剁我一只手!”
  到底是条汉子,说此话时他声音平静,眼都未眨一下。赵多都说了不准为难他,现在说这个还有意义么,我挥挥手让众人散了补觉,并请他进屋,给他泡了茶。
  “得罪了,石头老弟。得罪了,各位兄弟!”
  项东升上炕后再一次一一抱拳谢罪,态度诚恳。
  周铁军冷着脸说,“老项,别来这一套。你打伤了我们那么多人,尚河现在还躺在炕上,又绑了多多,你们做得了初一,我们就做得了十五,咱们走着瞧。”

  项东升开始叫起我小名,他说,“石头,我们两家一向有协议,祸不及老人、妇女、孩子,这个规矩不能破啊。我今天来,就是代云山受过的。柯云露逼他吃了你们华山渣土,可我们一时半会根本做不到,他是被逼急了,原来和我商量着就做做样子,我咋晚还亲自给你们送了信。可没想到,他竟然背着我出此下策。铁军、英雄,拿刀吧,老项自愿领罚!”
  周铁军、路英雄面面相觑,都扭头看着我。伸手不打笑脸人,项东升背着白云山抢出赵多,我们怎么可能再要他一只手,那也太不仗义了。
  我看着他道,“老项,谢谢你救了多多。请转告白云山,这事没完,老子只记他一个人的账。想吃掉华山渣土公司,那就真刀真枪来干。上一次你们打伤尚河和几个弟兄,我们吃了大亏,本来这仇老子迟早是要个说法的。但今天我不会为难你,你救了多多,够义气,我李三石知恩必报!”
  项东升却冷笑道,“那是赵尚河逼的,我不拿枪逼着他,他跟疯子一样,一把铁锹能打翻我们所有人,那可就要死人了,天也就塌下来了。石头,我和老白与你们从来无仇,相反我们都敬重你义薄云天,重情重义。柯云露对你们恨之入骨,我们也是被他们逼的,不弄垮你们他就没完没了找我们麻烦。听我老项一声劝,跟我们一起干算了。只是名义上加入云山渣土,你们所有车子、机械独立经营,独立核算,我们一分水头不抽,一切只是表面上的,你看如何?”

  周铁军、路英雄顿时先炸了,一通怒骂、斥责。周铁军掷地有声地道,“想吞了华山渣土公司,你们做白日梦吧。别以为有西毒当靠山就想为所欲为,迟早有一天,不拿下柯某人人头,我周铁军算白活一场!”
  众怒难犯,项东升耸耸肩,尴尬地看着我。
  这动作有点象电影上的外国人。我给他一支烟,说,“老项,我知道你也是忠人之事。但我们与西毒势不两立啊,怎么可能加入云山渣土,这事不要再提了。你转告白云山吧,老子出来了,让他精神点,老子只记他一人的过。识相点送一只手过来,否则从今天开始,他每一天晚上都不安全!”

  天亮了,我放项东升离去,恰好小鬼也骑着自行车回来了。周铁军便交待说,“红日你这段时间就一件事,每天晚上要彻底搞清楚,山鸡这狗日的躺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
  “好嘞。”陈红日摩拳擦掌,他最爱干这种香艳的差事了。
  我摆摆手制止了他们,三人都诧异地看着我。我斥责道,“还当真了,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两家猛掐谁最高兴?老子只不过是让他生活在恐惧之中,吓吓他罢了。解决两家的事,我们得另想法子。山鸡也并不想与我们结怨,是柯云露逼的,如果我们对他下手,岂不是要逼他站到柯境界一边彻底与我们为敌?建议诸位都读一读书,尤其是主席的《论持久战》!”
  三人都现出委糜态,说起读书他们就为难死了。当然准备与山鸡结成统一战线的想法,我现在还不能说,说了他们准炸!
  支部书记张玉山听说我来了,早饭前提着烟袋背着一只手,晃了过来。我们一起在渣土公司吃了早饭,玉米面煮山竽干,就咸罗卜条。张玉山是从赵小亦家来的,他告诉我,“石头,我问了一下,多多说山鸡没为难她。这丫头并没受委屈,还咬掉了山鸡左手小手指。嘿嘿,给两个老家伙当了几年孙女,都特么学坏了。这事啊我看也就罢了,你们不准对人家女人孩子动手!”
  周铁军、路英雄、时春城、陈红日四人都冷着脸吸着玉米糊糊,他们一直认为张玉山、张华山父子从来自私,他们只关心西留侯村、高家坳村这一亩三分地,只要这里别受到祸害就行。
  折腾了一夜,虚惊一场,现在我摇摇欲坠,就想找个清静的地方补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