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59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早饭后我离开西留侯村,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回到七八里外的孤山村。但我没有去于冰的小院或尚春香的车行,张华山和刘希玉听说我放了项东升,肯定会骂娘,小发廊一定吵开了锅。原想躲到夏姐那睡一会,但我顺道又走进了那两只嫩鸡的淫窝,她们是夜生活动物,现在应该还在睡懒觉,但经历了夜里的一通变故,她们肯定已经逃走了。敲开院门后,果然破烂的小院内只有乡下老妈妈在看房子,说着双山口音,两只雏鸡已经不知去向。

  我令老太关好院门,任何人叫门也不准开。双山小老太佝偻着腰一脸诧异,脸上那些沟壑拧巴到了一起,或许还以为我这个孤山小哥有啃老陋习呢。我没理会她,进入两只雏鸡做生意的上头房,一头扎到炕上就大睡了起来。一觉睡到下午二点,我是被饿醒的,便起来去了于冰的院子。
  此时于冰的小发廊生意兴隆,飞机头、泡泡头大流行,里面五六个姑娘正在做头发,沙发上排队的还有好几个。身上扎着围裙、正给一个姑娘卷绑烫头的小宋,见我骑着车子来了,从里面冲了出来,抱着我的胳膊发嗲道,“石头你回来啦?我听说多多被绑了又放了,都吓死了。你们是不是一夜没睡?于姐院里一堆人,都吵开锅了,于姐发狠要收拾你和夏姐呢,快在姐这里打个盹再和他们吵去。”

  里面的丫头们都在伸头望,吓得我赶紧告别她走向后院。
  后面院内张华山、刘希玉正和尚春香辩论,对我放了项东升,张华山正在大发雷霆,骂骂咧咧。于冰见我便叱道,“你死夏**比里算了,还来我这干吗?”嘴里骂着,便狠掐了我一把。我懒得理会她,直接去了厨房,于冰和尚春香给我留着饭,吃完进入正堂,脱鞋上坑后尚春香给我到了茶,我呷了一口,便用不悦的目光看着愁眉苦脸、且脸色不善的张华山和刘希玉。
  所有人心里都有气,这两个混蛋都是一言不合就动刀子的主,我不能给他们发泄的机会,果然他们让我看得愣了一下。两家越闹越玄乎,局面差点失控,让柯云露、荆拥军等人坐山观虎斗。现在连绑架女人孩子的下作招数都用上了,还有什么事不能发生。上午在两只雏鸡家里补觉时,我已经做出决定,这事老子再不能袖手旁观了。
  张华山吸着烟在生闷气,随时会爆发。刘希玉先打破尴尬说,“石头,你为啥要放了项东升,这事就这么完了?我们得还以颜色……”

  我严厉地问,“我没说完了,你想还以颜色我赞成,怎么还?!”
  绑架多多一事真把我吓着了,我仍在气头上,便带着气说,“项东升坏了山鸡的事,硬是将多多偷送了回来,其情义重于天,我却再剁掉他一只手,那我李三石特么成了啥人?遇点事你们就知道拼,就知道说狠话硬碰硬,冤冤相报,打来打去,现在连女孩都被人家绑架,下回该绑老人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是不是也要去绑白云山的老婆孩子?”
  二人一夜未睡,白天也没捞着补觉,现在脸色发青现出疲惫。此时更被我的一连串责问问住了,一时尴尬无言。尚春香说,“石头说得对,我也是这样想的,说了你们也听不进去。山鸡的双山总部有民工200余人,他弟弟的山阳变压器厂有工人800余人,我们只有几十号人,硬拼肯定是不行的,得想其它办法。”
  “闭嘴!”张华山见尚春香插嘴,便火刺刺地呛了一嗓子,“男人说事女人不要插嘴,那你有啥办法说说,总不能下回把你和于冰也绑了,我们也屁都不放一个?!”

  “听听女人话对你有好处……”尚春香可不是好欺负的,一句给怼了回去。
  这要搁平时,她一张巧嘴能言善辩,能让张华山、刘希玉哑口无言。但这回她一点没顾得上对付张华山,却蹙眉看了我一眼,顺着自己的思路问他们,“石头的话提醒了我,各家老小就是我们的软肋。那白云山的软肋是啥,就不会动动脑子,难道你们与白云山斗了几年,就没发现他老婆孩子以外,有什么其它要命的事么?”
  要命的事?
  二人怔了一下,一齐看着我和尚春香。
  到底是文化女人,我赞赏地看了一眼这个美丽的小嫂子。
  我对张华山和刘希玉道,“春香嫂子说得对,既然打不过,我们不妨换个思路,不能一条道走到黑。项东升外号项南亚虎,真动起手来,恐怕我们三人加上铁军、英雄、春城一起上都斗不过他,此人比山鸡重情义,可以暂且放下。那山鸡呢,我刚出来说不上来,你们应该知道啊,这牲口最怕啥,他的罩门在哪?”
  二人一时无言,一起蹙眉作思索状。我和尚春香击中了他们的痛处,这几年他们光顾着与白云山、项东升过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沌,绞尽脑汁,穷于应付。对山鸡来说,什么事最致命,他们还真没想过!
  张华山思忖一会,说,“白云山的渣土队有三十多辆车,百余人,都住在双山大埠岭公司驻地。这混蛋除了贪婪、凶狠外就是好嫖,不要说双山了,就是孤山村这些卖货,差不多都被他嫖过。”说着,他扭头睃了一眼于冰。
  “你有话就直说!”于冰脸红了,对张华山呛了一嗓子。
  她低下了头,一会猛抬头看着我,那眸子内有屈辱、仇恨和不甘,对我说,“石头,尚河在姑山大桥被打伤后,山鸡狂到了极点。有一天晚上,华山、希玉都到西留侯村去了,山鸡突然到我的发廊,赶走了所有客人,欺负了小宋她们三个后,又到后面欺负我。”
  说着,她眸中冒火,又面向张华山啐道,“还有脸说起这事,现在我名义上还是你女人吧,你个牲口连自己名声也不要了。我让人欺负了,你连屁都不放一个,要不是夏姐拼了命,那天晚上山鸡会折腾死我。”越说越气,声音一下高了八度,手竟然拿起炕桌上盘内的水果刀,敲着桌面怒吼,“你还算男人么,么的我前世欠你的,真想拿刀劈了你。”
  我真怕这臭娘们说到心酸处有恃无恐捅张华山,幸好没有。这二个大男人可算倒了霉了,让两个女人收拾得体无完肤,被骂得灰头土脸,尴尬万分,无言以对。
  于冰是真伤心了,她在嘤嘤啜泣,尚春香拍拍她的背安慰。终于,刘希玉打破尴尬,窘迫地说,“唉,确实丢人,抱歉了冰冰,我们没保护好你。这几年我们一直吃山鸡下胡,绞尽脑汁和他斗,还真没琢磨他有啥仇家。他的家住在体育场旁边的三纺宿舍,老婆在三纺当厂医,两个小孩都在三十七中上学,老大是丫头,学习很好,快考大学了。父母、弟弟妹妹、老婆孩子都是本分人……”

  于冰开的是正经发廊,她不是**女,但凡是开发廊的年轻女人,一般都有点姿色,都难免会被流氓、混混欺负。但于冰被山鸡**,还是让我怒不可遏。因此我火刺刺地打断刘希玉,“你有完没完,么的上点道,老子还没下作到打人家老婆孩子主意的地步。白云山没把柄,他的后台、靠山是段某人,房产管理局的大领导,总不可能也是圣人吧。现在官场上,还有干净的官么,我们何不来他一个釜底抽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