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60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釜底抽薪?对,对对……”
  张华山“啪”地一声,突然手拍了一下炕桌,吓了众人一跳。他连声道,“嗨,石头你提醒了我,这绝对是妙计啊,狗日的逼到老子走投无路了,咋就没想起这一层呢!”
  所有人都看着他,尚春香啐道,“一惊一乍的,看你俩那怂样,二十好几的人了,你们能不能有点男人样儿?”

  张华山嘿嘿一笑,便又说道,“说起来,这段局长还就是被白云山用女色拉下水的。那段时间白云山经常请段某人到澎湖湾舞厅跳舞,每次都是由项东升的小姨妹天山红陪着,一来二去二人就好上了,人都传说他们有一腿。项东升小姨妹我见过一次,南城区区委副书记王汉如的女儿,大专未毕业,二十出头,长得跟挂历上的姜黎黎似的,还有点象慕容老师……在我见过的女人中是最俊的,那气质,啧啧啧……”

  竟然说到我妈妈头上,我怒视他一眼,这牲口竟然赌骂发誓道,“石头我说真的,还真有点象……”
  还是这副臭德性,这牲口长着一张憨厚的脸,远近看着都象个憨厚的老农民,可思想却与他的爷爷张朋山、父亲张玉山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似乎从娘胎里一出来就好淫,恨不得长在女人的肚脐之下,他自己并不以此为耻。刘希玉曾说过这货有性瘾,是一种病,天生离不得女人一晚,因此我已经不屑和他计较。
  倒是尚春香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没好气地脆声啐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能不能吃相好点,一说起女人那哈拉子快到掉炕上了,啊?!”

  张华山没顾上还嘴,接着说,“这个天山红先是在新联酒店当大堂经理,跟了庄西风后又当了庄氏集团副总经理,负责业务运营,新联酒店在她手里现在是海滨一线生意最好的五星级大酒店之一。听说市政府接待北京和省城的大官,全在新联大酒店办,那档次是天都最高的。”
  五星级大酒店的领导,天都市的高级白领,南城区区委副书记的女儿,竟然先后给西毒和高官当情人,这名头够响了,也让我大为不解,“这么厉害的女人,西毒咋会舍得放手?”
  按照庄西风的淫邪本性,他是不会管什么窝边草、什么别人的老婆的,只要是有点姿色的嫩妞或小媳妇,尤其是年龄比他大的少丨妇丨、俊嫚、甚至是美艳徐娘,他是一定要弄上手的。天山红号称天都市第一美女,西毒为何要选择放手呢?
  刘希玉噗哧一笑,道,“石头你刚出来是不知道,这个天山红是她有一年去新疆回来后自己起的名号。现在在天都市,天山红为人瞩目,少有人知道她的真名叫宁舒舒。这可不是个普通娘们,她在江湖上绰号叫‘死亡之恋’,奇毒无比,鼎鼎大名,据说沾过她的男人没个有好下场,西毒对她松手也就不难理解了。”
  “天山红……死亡之恋,野罂粟?”我震惊地看着他。
  野罂粟其实就是罂粟,只不过它是生长在自然环境中,是野生的罂粟。据说在中国,野生罂粟最多的是在天山顶端,因此被称为天山红。它披着华丽高贵的天使外衣,却是一个代表魅惑、绝望和死亡的魔鬼,因而它的花语又被称为“死亡之恋”。其实植物本身并无罪恶,仅是自然界亿万物种中的一员,但如果你经受不住它的诱惑,或者仅仅因为贪婪和好奇,而向它伸出双手触碰了它,这便是你沉沦的开始,你的人生将再难回头,一生也就毁了。

  刘希玉点点头,“西毒弄死楚良控制新联酒店后,第一个睡的娘们就是这个天山红。说起来,这女的父亲王汉如是堂堂副区级干部呢,但她被庄西风霸占后,王家是望族,却没找西毒算帐。而且,王汉如后来当了南城区常委、副区长、副书记,新联在这娘们经营下效益奇好,很快就盖起了大楼,成为天都市的新地标。江湖传说,说庄西风霸占她后,一度被人暗中追杀,生不如死,最后只得选择忍痛放手。泰东省内那些公子哥儿虽然仰慕她,却也无人敢追求。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她后来竟然成了实权人物段老狗的情妇,具体原因我了解不多,说不上来!”

  这令我也万万没有想到,堂堂高官王汉如的女儿不仅曾经被庄西风**、霸占,而且现在又成了半死老头段淡食的情妇。想起妈妈慕容明被这个狗官玩弄了几十年,老子胸膛就似要爆炸了一般。世上最无耻者莫过于王汉如,现在他如花似玉的女儿成了世人的笑料,这特么的真是现世报应啊!
  刘希玉又道,“问题是谁能追杀猛人庄西风呢,刚开始我们都以为是项东升,这家伙是枪手,都传说他是顶级杀手,也只有他有这能耐。但后来项东升竟然加入了云山渣土,与山鸡一起投入庄氏集团的怀抱,坊间这一猜测也就不攻自破。”
  我突然忍不住想笑,而且一定笑得很狰狞。老子有一股强烈的好奇心和冲动,想一赌天山红的绝世容颜,甚至想与她来一场死亡之恋。能让西毒松手的人,也只有项东升。世间果有此女,毒又咋了,牡丹花下死,也算是男儿的归宿。于是我问,“段淡食与天山红在哪幽会,一般是在酒店还是在家里?”
  “死孩子你憋的啥坏招,咋笑得这么恐怖、牙瘮?我警告你,不准算计女孩……”于冰瞪着美丽的眸子,表情诧异地道。
  我没理会她,张华山不解地问,“这个暂且还真不知道,希玉和小鬼要弄明白啥也不难,不过需要跟他几天。石头,你是想……”
  我没有时间与他们争吵,甚至根本没有时间瞻前顾后。山鸡逼迫过甚,现在这也是破局的唯一途径。我不会与他硬碰硬,老子要扒下他的底裤,看看他的后台到底是啥玩意。于是我一锤定音,“好,都别再吵了,让小鬼盯着姓段的,小鬼不行希玉你亲自出马。要找到他们经常在哪鬼混,一般什么时间去,呆多长时间等等,越细越好。还要注意,不能惊动他们。哼,老子要好好会会这个天山红!”

  老子从来不会认输,越是遇到越不过的坎,越会成为一个行动者。人生不顺心时常有,遇到坎了,甚至陷入绝境了,你哀伤、哭泣、祷告、跳河上吊、悲天悯人,一无所用。与其求爷爷告奶奶,不如冷静想明白一切,再专注于行动。三年前文化女人尚春香就对我赞赏有加,说我“木讷寡言却动如脱兔”。
  现在就是绝境,柯云露逼山鸡打压我们,山鸡无所不用其极,连绑架赵多这样的手段都用上了,如果老子不出重手,我们所有人将生活在惴惴不安之中,这日子还有得过么?因此,在得知天山红是王汉如的亲生女儿后,一个邪恶的计划已经在我胸中渐渐形成。乱世用重典,危难之时更需要行动,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在所不惜!

  大计既定,我和张华山、刘希玉骑着自行车,又赶到白沙村看望了赵尚河。
  这个让刘晓蓬、柯云露、朱九桶这样的恶魔都要畏惧三分的猛人,现在成了一只病猫卧在炕上几个月了,人已经瘦了一大圈。他的女儿由老人带着,见儿子要发火,老人赶紧抱孩子躲厢屋去了。当初下身被人轰了一火铳,铅子伤了他的左骨头,在孤山区医院做了手术却处理得不好,铅子没有全部清理干净,现在左大腿一直发炎膨胀化脓,再不能耽搁了,急需到海军401医院再做手术,把碎骨和铅子清理干净。好在猛张飞精神头和斗志尚在,说话声震得房顶土簌簌坠落,嘴里一迭声地赌咒发誓,要取下项东升的项上人头,否则他将誓不为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