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61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他正在气头上,此时给他解释不会有作用,我没有想着说服他。
  接着,他就将火力对准了张华山和刘希玉,“两个笨蛋,人家都打到西留侯村了,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绑架了多多,你们竟然啥都没发现,这到底是咋回事,啊?当初我们和项东升有过默契,生意归生意,大家都不对女人、孩子下手。山鸡先是欺负了于冰,现在又放肆到去绑架多多。项老虎的一条腿由我来办,可你们必须让白云山付出代价,否则那还得了?”
  这混蛋心里有气,他不敢对我放肆,便又冲着张华山怒吼,将所有的怨屈不平都发泄到他身上,“整天想着娘们,心事不正用,你要认真动动心思我们至于这么惨……”刘希玉见他正要掉转枪口,便想避出屋外,赵尚河怒道,“你给我也站住。自从你得了尚春香那妖精,看看你象个啥?当初那个令人生畏的阳春圣手哪去了,啊?让人欺负到鼻子了,就屁没一个……”
  张华山和刘希玉没有和一个病人过不去,但总骂不是办法,赵尚河又拉着我的手说,“石头啊,你出来了,我们就有了主心骨了。得想想法子啊,要让山鸡知道他捅了马蜂窝就要付出代价,如果不让他受到报应,他会没完没了对付我们。”
  我安慰他,“老赵你不要生气,那对伤腿恢复不利。要静心养伤,我们正在想办法,先治好伤腿再说。你放心,我们已经有办法对付他们。”
  “是吗?那……”按照混混界规矩,他现在已经自身难保,机密事他不能打听,于是问了一半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我们临走时,赵尚河的老婆兰春英将我们送出老远,她暗暗垂泪,对我们说,“老赵是个糙人,整天喊着要报仇报仇的,说话太冲你们多带谅。石头你得管住他啊,我真怕他腿一好就和项东升去拼命。”我点点头,悄然将两张五十块大钞硬塞到她手里。
  三年前,刚嫁到赵家的兰春英花容月貌,性格活泼,对我这个十四五岁的小叔子格外亲。三年人间烟火,美丽姑娘兰春英已经变成了持家少丨妇丨,矜持寡言,家庭的重担现在都压在她瘦弱的肩头,我给他的一百块死死攥在手心。
  离开白沙村,紧赶慢赶,终于在天黑前赶到西留侯村赵小亦家。
  我们前脚刚到,张玉山老俩口后脚也到了。老书记张朋山夫妇先后过世,张玉山子承父业接任支部书记,在孤山区威望甚高。爷爷、庄爷爷都在,宁小鱼早就过来帮着准备晚饭,酒菜已经摆上了炕桌,就等着我们到开宴。两个老土匪给赵小亦家每个房间都装了吊扇,现在这座知青小院是西留侯村最凉快的地方,妇人们没事就喜欢围到这里打毛衣、缝补衣裳或聊天。

  晚饭时老人们兴致很高,细细问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我只得将打了田昊、收拾了四个东北人的事一一说了一遍。当然,陈沙河想让我去泰东装饰家具公司的事,我没有说。他们大发感慨,庄爷爷则大骂自己的孙子庄西风。饭后众人一边坐在坑上听中央台的《新闻与报纸摘要节目》,一边吞云吐雾高谈阔论,议论最多的,当然是多多被绑架的事。
  庄爷爷在骂我和张华山、刘希玉,“几个笨蛋,竟然让人打到家门了。这要搁过去,我和铁汉两人就能平了他们。”我们被骂得无言以对,气氛有点尴尬。见大家都不接腔,老土匪骂了一顿才将精力集中到电台的新闻上。
  张玉山和爷爷都看了我一眼,两个老人一声未吱。赵小亦上身穿着蝙蝠衫,下着黑色紧身踩脚裤,廊形线和腰线使纤腰那么小巧。她喂完猪也进来坐在坑沿,手里打毛线球,我腻在她身边,举着双手帮她拿着毛线,象母子俩一样小声说话。“婶,西毒那混蛋这段时间……没来骚扰罢?”我问。
  其实,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但覆水难收,这又是横在赵家、两个老土匪和我们所有人心中,一个永远的痛,回避不了!

  “唉——”赵小亦长叹一声,深深低下头。
  今天人太多,这话题又实在不应说,张华山、刘希玉都装着在听三个老人侃大山。可我从婶的这声叹息已经听出,西毒这混蛋这段时间一定来骚扰过她。
  人无耻、可恶至如此地步,真让我悲愤之余,实在无言!
  或许多多被绑架,赵小亦被吓得不轻,她抚摸一下我脑袋,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对我说,“石头,婶是从坟里爬出来的人,啥苦都能吃的,你不要再担心婶。咋天晚上你爷爷、庄爷爷住在农场村,白天晒麦子翻场院太累,晚上我早早睡死了。也不知山鸡是咋弄开的屋门,闺女让人抱走了我都不知道。幸好余余夜里起来上厕所,才发现姐姐不见了,当时我吓得一屁股就坐地上了。石头,婶不想再得罪那畜牲……”

  庄西风仍没忘了她,她是让山鸡的绑架惊着了,女儿就是她的命,多多、余余要是出了啥事,她也就没法活了。我不知如何安慰她,我现在其实拿西毒是一点办法没有,只好说,“婶子你放心,山鸡的事我绝不会让它再发生,你先不要和爷爷他们说,我们已经想好了办法。”
  赵小亦忽然又轻声咯咯笑了,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罢就是一只弄不死的蟑螂。这死丫头也一样,遭这一大顿罪,回来除了喊头晕,睡了一觉起来跟没事人似的。”
  我和张华山、刘希玉都笑了,我故意说,“那当然,要不你们咋让我们做娃娃亲呢。”
  “没正经!”赵小亦敲敲我脑门,又叮嘱我说,“桔子是好姑娘,救命之恩你要报答人家,要当成亲姐姐一样。听起来她那婆家真不咋地,唉这将来日子不会好过,到时你要帮帮人家。”
  我明知她的话带着试探的意味,还是频频点头,说,“婶你放心,那是我姐我会的。”
  下头房内,宁小鱼和婆婆张刘氏、赵多、赵余四人在炕桌上打升级,宁小鱼故意挑火说,“多多,你石头哥这都回来这么多天了,也不来西留侯,你要不是被山鸡绑了,他肯定还不来,这眼里根本就没有你哩。这要是华山敢这么对我,我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赵余象炸了一样起哄,“就是啊就是啊姐,嫂子不说我都忘了这茬,这规矩不能破,赶紧搓衣板侍候。前面有一个陈小春,不看紧点,这后面还不定有谁呢。”
  众人都笑,已经十六岁的赵多闻言红了脸,但却给妹妹一个爆栗,小嘴里对宁小鱼落落大方地说,“嫂子你少挑拨离间,我干吗要剥了石头的皮。我跟你说,我是放风筝的,石头就是那风筝,再满世界蹦达也在我手心里啊。”
  场面上大话虽然说得潇洒,一会她借口上厕所溜了出来,坐在我身边,悄悄伸手狠掐着我的腋下的嫩肉。几个老头仍在高谈阔论,张华山、刘希玉不敢吱声,赵小亦噗哧笑出声,小声骂道,“死丫头你别没轻没重的,没石头威名震着,项东升会偷偷送回你?”
  赵多穿着蓝色白条纹的运动衫,闻言只得松了手,抱着自己的双膝娇笑道,“哟哟,妈我是不是你亲生的,难怪我和妹妹连名字都取成多余。咋天我让人夜里抱走了,没见你伤心害怕,哟这会就心疼了,也太偏心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