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风雨沧桑路》
第62节

作者: 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赵小亦一边打着毛线球一边道,“你哟个鬼,谁让你是个丫头片子呢,再心疼迟早也是人家的人。你要是个能顶门立户的小子,妈也疼你。”
  接下来几天,天都市负责房产建设管理的重要官员,房产管理局第一副局长段淡食就小鬼缠身了。人活天地之间,最可怕的是你还蒙在鼓里,却已经在不知不沉中被人暗中算计了。
  这段时间,天都市委落实《**中央关于整党的决定》,轰轰烈烈的整党已经拉开帷幕,党组织对党员干部约束趋紧。段淡食是实权部门负责房屋建设和管理业务的实权人物,应酬自然很多。但现在他晚上出去应酬的时间少了,下班后大多数时间都是按点回家,甚至还陪已经内退的老婆一齐去菜市场买菜,一起做上可口的晚餐,晚饭后再一起溜弯,一付本本分分、家庭生活循规蹈矩的领导干部形象。

  段淡食年轻时曾是有一定造诣的文艺青年,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现在年龄大了,业余生活也给人健康而有活力的印象。他脸庞红润,腰板挺直,慈眉善眼,满头银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理成大背头。岁月的积淀让青春远去,但却让他修炼成威严睿智、端庄严肃模样,自有一番不同凡响的长者风采,否则也不会吸引天山红这样的白领丽人。

  他每天穿着带有蓝色白条纹的运动衫晨跑,先到海边迎着潮湿清闲的海风顺着防浪堤、或小区的绿化带慢跑上一个钟头,然后再到小公园与一众爱好者打打太极。周末上午一般到13中打乒乓球,下午到小公园拉拉胡琴唱上一嗓子。海关旁边的小公园松树下就是他和唱歌爱好者的舞台,“妈妈花前做年饭,香味漫出竹篱笆;爸爸花前贴对联,巧裁春光灯上挂。战士爱花更护花,腊梅吐艳香万家……”

  远远听着,段局长声音优美流畅,辨识度极高。那通畅透明的高音,浑厚结实的中低音,极富激情和感染力,有着极强的穿透力和磁性,仿佛蒋大为第二。
  但小鬼陈红日有了重大发现,这奥秘就在这晨跑上。天山红的家恰好就在紫阳墅苑靠海一侧的海景房。这里绿荫覆盖,凭海临风,浓郁的海滨风情,正是人们晨跑健身的好去处!
  小鬼则是一身皱巴巴的运动装,每天早晨混在西镇晨练的人群中。他很快就发现,段淡食每天顺着海边的填海大堤由东向西跑一段,然后会突然从福清路扭头向北,跑进台西紫阳路的紫阳墅苑小区,来到三号楼前,然后小跑进入二单元。而二单元顶楼,恰好就是天山红的家。每次他在天山红家里约呆上一个小时,再下楼到海关小公园打太极放松一下,心满意足地回家吃饭更衣,提着包坐他的黑色专车上班。

  以他的年龄每天凌晨**一个小时,看似很有节制,其实是催命的死亡之恋!

  丨毒丨品容易让人上瘾,一个被生活塑造成视自己为野罂粟的美女,一定更易让男人欲罢不能。所谓旁观者清,天地之间是否有超越年龄代沟的真爱我不知道,但这个天山红,分明是把自己当做跛足道人手中的风月宝鉴。
  身为飞天大盗阳春圣手的关门弟子,打探一个美女的私生活,小鬼陈红日这趟差事效率奇高。他曾在段淡食将开门的天山红直接抱进室内后,轻轻地打开保险门,亲耳聆听了二人的淫戏之声,看了一场现场直播。
  紫阳墅苑是80年代中期天都市第一个高档商品住宅小区,由于该小区九座楼被海关买了不少,因此天都人都以为这是海关开发的小区。其实房屋产权单位是泰东省华鸿进出口公司,建设单位为市城建一公司,简称一建。房屋建成后,一建总经理岑国范移民香港,后又再移民澳大利亚,于是摇身一变成澳大利亚籍香港商人。而庄西风的情人岑梅也有澳大利亚国籍,正是岑国范的亲侄女。
  小鬼嗜色如命,看到好戏的同时,还不忘了正事。他顺藤摸瓜,偷偷潜入华鸿大厦,查阅了华鸿用于打理关系的房屋“分配”密档。这可是绝密档案,由公司丨党丨委书记木晃亲自保管的华鸿核心机密。华鸿共有十七套房子用于处理“关系”,领受人特别注名是省、市在职领导,经手人一栏则都写着“段淡食”。而天山红所住的这套房子的去向正是市房管局监理处,领受人一栏内,“段淡食”三个字清晰记录在案。

  这明白无误地证明,这套房子居住使用权正属于段淡食。段淡食是华鸿这些 “重要关系”中级别最小的官,但却是一个关键人物,这些房屋都是通过他的手送给各级领导的。

  小鬼将秘档全都一一照了相,拿到了送段淡食进地狱的确凿证据,也就掌握了打开地狱之门的钥匙。刘希玉吓得不轻,将这消息告诉我时,我正端着碗蹲在巡道房前的大树下看蚂蚁搬家,闻言也惊得目瞪口呆,脑袋阵阵空白。手中碗落地碎了,一碗玉米糊糊让蚂蚁尸横遍野,还阻断了它们的搬家路。
  自古匪不与官斗,与官府作对是自寻死路。原只想拿到证据把段淡食抓在手里,现在却弄回来一大批高官官商勾结的贪腐证据,真是小看了段淡食,他身后有着非同寻常的一张强大关系网,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一个小混混能理解甚至掌控的范围。这是一枚超级丨炸丨弹哪,如果我李三石不小心引爆了它,泰东省、天都市将地动山摇,官场将会有一场强烈地震,一大批高官将要落马!
  这事有点玩大了,我们是小人物,根本玩不起啊。地狱之门一旦打开,段淡食是必死,那些高高在上的高官们也将身败名裂。一群小混混,比路边的草芥还要低贱,胆敢与这些强大势力为敌,我们随时会被人除掉,甚至杀手来自何方都搞不清楚!
  风险巨大,事关重大,我迅速告诉张华山和刘希玉,这些照片保管的如何,将直接关系我们所有人的生死存亡,任何人不得看,由尚春香负责保管,需存于绝对稳妥处。同时决定迅速缩小范围,陈红日退出,后面的事只能由我、张华山、刘希玉三人亲自出手!
  如此烫手的证据,尚春香是个稳妥的女人,她不敢大意,将其存于孤山区建行的保险柜内,万无一失。
  6月中旬一天下午,天山红还在新联酒店上班呢,我和张华山、刘希玉穿着房管局维修处的蓝色工装,带着楼子、工具和一桶防漏涂料,顺利进入这个封闭小区,到了三号楼二单元顶楼。我和张华山挑着修楼顶的工具,打开五楼走廊上的天窗上了楼顶,装模作样地一番“施工”。
  紫阳墅苑房子建筑质量高,让我大开了眼界。那时天都市民普遍住单位的福利房,一般都是破旧、阴暗的筒子楼。改革开放后生活好了些,人们一般也就是置一些新家具,将家里尽可能弄得舒服些。眼前的房屋可是华鸿公司的干部宿舍,在我们眼里这不是居室,而是艺术品,从外到内都是。原来楼房还可以这样建,原来不同阶层在生活水平上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差别!
  房屋外的保温层就有近十公分厚,外墙刷着精美的涂料。小区南边就是波涛汹涌、一望无际的大海,不远处就是绿荫覆盖的海军水上飞机场。站在楼顶,有一股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遥望着远处绿荫下一片片红色房顶。在陈旧、破烂、拥挤的筒子楼内出生的我,象刘姥姥初进大观园,震撼、艳慕、叹为观止。等将来有钱了,老子一定要开一家建筑公司,盖出象眼前这样艺术品一般的房子,让弟兄们都能住上宽敞气派的高尚住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